在进入三级修学前,我的父母已经是学员了。他们了解到修学的好处后,便不断引导我。之后,我也“被迫”参加了西园寺的菩提静修营。但我始终抱着“这是迷信”的观点看待修学。这期间,我接触最多的词就是“福报”。
  “福报”是个好词,但我却十分厌恶这个词。在读书会,会有师兄对我说:“呀,你这么年轻就接触佛法,好有福报啊!”在西园寺,会有师兄对我说:“哇,你们全家都来参加,好有福报啊!”可以说,“福报”这个词贯穿了我接触佛法的整个过程,似乎已经成为陌生师兄和我寒暄的必备词。有时候都觉得,他们就差叫我“福报师兄”了。
  我之所以厌恶这个词,不是因为听腻了,听烦了,仅仅是因为在听到的一瞬间,从心底萌生出了厌恶。但当时,我没办法解释其中缘由。所以每次从读书会回来,我都会找出许多师兄们的不是,甚至当场和他们争辩。净化心灵的读书会,对我来说更像是辩论场。
  回家后,我也会就读书会的内容和父母讨论一番,与其说是讨论,不如说是质疑和嘲笑。最初我总会胜上几局,把父母问得无话可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自己没办法在这种比赛中取得优势了,父母的答案让我无法反驳,也迫使我去深入思考——“佛”到底存不存在?“佛”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从坚定的反驳者,变成了倾听者。和父母、师兄们的交谈,也渐渐从争辩变成了真正的讨论。我才意识到,我对佛法产生了好奇。
  在与父母将近三年的争辩中,我吸收了大量佛法正见,开始看到佛法在我自身显现的诸多好处。在大四毕业的那段迷茫期,也确实通过佛法解决了我对事业、爱情及自身价值的疑问。我明白,我没有任何理由不进班了。
  进班后,与父母的讨论也增多了,在不断的提问和思考中,终于涉及“福报”这个词。我开始认真观察自己的内心,观察我对这个词的情绪。最终找到了答案: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跌跌撞撞地了解着佛法,之所以会有这份厌恶的情绪,是因为给我传输相关信息的人无一例外都说我“福报很好,要珍惜”!所以听到他说我福报好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会说要珍惜,因此产生了厌恶。
  学佛后我才明白,我厌恶的不是对我说福报的人,也不是福报这个词,而是这个不珍惜福报的我。我打心底知道佛法是好东西,却不断地诋毁和嘲笑它。虽拥有令人羡慕的福报,却忽视了它。这三年,我越远离佛法,就越厌恶自己,而在意识层面,却把原因归结为对“福报”这个词的厌恶。这么说来,自己还真是可悲啊!以前,对这个词的厌恶让我质疑佛法,而现在,我需要它提醒我珍惜福报,精进修学。
  如果没有进班修学,我就没办法找出身上的病根。希望大家也能在进班前再问一问自己:我是不是还对佛法有那么一丝怀疑?如果有,那就来吧!在三级修学中,只有自己寻找到的答案,才是最有力、最真实的!
  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愿师兄们在菩提大道上越走越顺,排除障碍,精进修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