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声里忆江南,梦里尽是紫萝香。千里西园魂萦绕,醒来身后是异乡。
  怎不忆家园?
  多少次,在梦里,回西园。一殿一堂,一楼一阁,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历历眼前。壮阔的,悠远的,寂静的,清幽的,这尘世的净土,便是我喧哗的,浮躁的,疲累的心灵安歇处。
  终于等到五月的花季。我要回来了,我的西园,我的家。
  多少次,在梦里,情系恩师。一袭灰袍,目光如月,笑容灿灿,法音琅琅。晨钟声声,亲领的皈依定课里是您无限的慈悲;桡罄脆响,开示的法语里是您无尽的智慧。
  系念着,系念着,如深冬的雪,蛰伏的心。又如檐栏的风铃,等待第一阵春风唤醒,叮叮当当,欢乐不歇。
  终于等到了五月,菩提家园,我们要回来了,导师!又可亲见您的慈容,又可亲闻您的声音。
  多少次,在梦里,真真切切;多少次,现实中,如梦如幻。是您将我们从梦中唤醒,又是您让我们做如梦观。您掌灯,将我们前路照亮,您摆渡,带我们去彼岸。地图在手,伙伴左右,导师引领,解脱的路上不会迷失方向。
  世事流转,不问西东,多少佛子,跪拜佛前,至诚祈愿:皈依三宝,直至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