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觉彩

  为了争取我的婚礼可以办素宴,领证后,我一直以时间不够为由将婚期一拖再延,想给自己留下充足的时间说服父母接受素宴。
  去年清明回去扫墓时,趁着家里的长辈都在,我们第一次说出心里的想法——我们的婚礼必须是素宴,除了这条,其他要求你们尽管提。没想到,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当时爸爸虽然想说些什么,但被常年念佛的大姑姑给抢先打断了。她说:“我们在外面念佛,看到很多有钱人家都办素宴。”一句有钱人家都办素宴,说到父亲的心坎里了,也打消了父亲对素宴寒碜的顾虑,就这样,他们同意了,并且让我们按自己的意愿操办。
  接下来,在定酒店、包车,订喜糖、伴手礼和饮料等等一切问题上,都顺利得不得了,没走一丁点弯路。然而随着婚礼日期的接近,对境来了,父亲开始动摇了,叔叔也觉得我这样出嫁太委屈,小姨不断地告诉父亲素宴会引起哪些流言,身边只要有人对素食质疑一句,父亲就动摇一次。
  在一个周末的晚上,父亲再也忍不住了,跟我商量说,婚宴能不能改成荤的?我看他如此纠结,心里有点不好受,但我知道他的症结不在于素宴本身。我坚定地告诉父亲:“我不会改的,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发过愿,尽未来际生生世世不食众生肉!所以,我想兑现诺言,更不想让任何生命因为我的婚礼而丧命。虽然您不理解,也不认同,但我希望您可以像我小时候那样,鼓励我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再支持我一次,让我做个言而有信的人!”父爱如山,此刻得到了最好的诠释,他当即点头同意了,并且说,以后不论别人再说什么,他都不听,只支持我!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父亲对我的信仰开始有了些似懂非懂的理解,我看到了他眼神里的赞许!
  婚礼的前一晚,对境又来了,我开心地待嫁,当家里的其他长辈问起准备了什么烟酒时,我告诉他们,我的婚礼是没有烟酒的。家里一下子又炸开了锅,亲友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再次撮痛了父亲的凡夫心。那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多!我保持沉默,做着无声的抗议。最后我母亲跑到房间跟我说:“你爸打电话叫人明天一早送烟过来,你别跟你爸闹,他心里不好受,一边怕被人说,一边怕对你食言,买就买了,明天婚礼大家不抽就是了!”听完这话我鼻子酸了,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真惭愧,我只考虑到自己的喜好,却没有顾虑到父亲所处的环境和他为支持我所承受的压力!
  婚礼结束后,回娘家时,问题又来了,父亲跟我提起某某某跟他说了些什么话,不断地告诉我,有人跟他提出对素食婚礼的不满意。这是我第二次跟父亲谈我的信仰问题,我没有像以前那样数落他,而是真正地理解、深深地感恩他。当我表达出我对他的感恩时,父亲再一次柔软了,沟通因转换立场而变得极其容易。
  那一天我们谈到了无常、因缘因果,我跟父亲分享了身边发生的很多事,并告诉他我是怎么处理的。父亲听着我欢天喜地的分享,看着我从内心深处流淌出来的笑容,他满脸堆着放心的笑,他看到了在三宝怀抱下快乐的我、轻松的我、安全的我,这是他第一次没有把我的信仰喊作“迷信”。
  如今的他虽没有食素,但他却开始很自信地告诉他人吃素好,而不再觉得吃素没面子。面对亲友质疑我会不会营养不良时,他也会很自信地说:“瞧她的气色!”
  虽然父亲还没有修学佛法,但这万里长征终于迈开了艰难的第一步,我相信终有一天我可以如法地行孝,让他愿意接触佛法,进而修学佛法,改变生命,摆脱烦恼和痛苦!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同修道友!
  觉彩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