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心里有些不平静,想起轰轰烈烈的裂变、分阶段,师兄们的班要分阶段了,自己的辅导员可能一段时间后也不能带我们了,还有师兄想出家……其实这些变应该都是好事,但这些好的事情发生时,心却仿佛有些不安宁了。
  在去开会的路上观察,我这个不安来自何处,其实还是来自对常的设定。凡夫心不喜欢变化,哪怕是要变好。转念一想,自己的这些感情,与子女因工作或嫁人要离开时,其父母的心情又有什么不同?还是相同的。
  其实,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变的,也没有事情是当下才改变的。裂变也好,师兄出家也好,因缘也不是马上具备的吧。跟师兄们在一起久了,有了一种恒常的设定,觉得师兄们是好的,师兄们会长期相处。其实在缘起的世间,很难有一种固定的关系长久存在。我们对痛的觉察一般在当下,对乐的觉察却要在它变化时。这也是外境在对我说法,让我看清世界的真相。
  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内心的每一个感觉,如果活在当下,就会发现它们都在为我做提醒,让我看到和接纳世界的真相。本来想按时参加会议,时间却快到了。感觉红灯好像老长,心里又不平静了。当我观察这些来自何处,发现还是来自自己的设定。自己没有提前出门,种下一个好的因缘,却渴望一定要按时到达,等红灯也变成了煎熬。当我发现这一点时,虽然也在等红灯,心却平静了很多。也能发现,凡夫的心其实一直在波动,有着无数的设定,只是不细心观察发现不了而已。
  会议后回到家,看到家里比较混乱,就跟师兄说,“家里怎么不好好收拾一下?”我知道自己是起嗔心了,继续观察,为什么我有嗔心呢?还是自己的设定,觉得应该是清净的。转念一想,前段时间去了一个朋友家,朋友家有了小朋友后,家里好像混乱了一些,可能是小孩一边扔,家中一边收,说不听了,那也只能就这样了。这中间的心是什么样的呢?想起小和尚扫落叶,树叶扫了还是会落,那就继续扫而不生烦恼。这样一想,突然明白了。
  家里的打扫不也是这样吗?需要收拾了,收拾一下。脏了,再收拾一下。如果自己内心有一颗修行的心,打扫不也能成为修行吗?突然很欢喜平静地去打扫了。体会到只要有一颗修行的心,任何事都可以成为修行,任何事都可以很欢喜。
  修行也像扫地一样。叶子掉了,扫一扫;烦恼来了,扫一扫。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扫净了不骄傲,不净时不懊悔,不紧不慢,如风吹木棉,于摇曳中而行精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