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性不喜与人交往,不敢在人多的场合和陌生人说话。平时我总喜欢一个人在家读读闲书,写写风花雪月的文章。偶尔走出窄门,感觉外面的天光极为刺眼,我的眼睛便会产生不适,眉头便紧锁起来,瞧什么都不展眉,仿佛与天下人为敌似的。
  第一次参加读书会时,我一个人不敢去。家里的师兄将我送到臻颐堂门口,便“狠心”地离开了。她的这一举动将我送上了菩提大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是被家里的师兄“推上”学佛的快车道的。但正式进入书院后,听闻导师开示,说要在做事中修行才最有效果。应做之事中,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便是做义工。
  说心里话,我想去做义工,想通过这一行为检验我的修学,想让我获得的正见落实到行动中。但一遇事,我的胆怯心又猛然生起,我一个人不好意思去,因为一个人都不认识,见了人不知说什么好,怕自己手脚无措。没人引荐和带领,突然置身于他人的注视之下,感觉会落入尴尬境地。
  家里的师兄再次出手相助,但她的帮忙总是点到为止。她帮我加入了周日皈依共修的微信群,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一看全是陌生的师兄,大家都在接龙报名。我旁观了两三天,突然发现许多法名中有“心”字开头的师兄报了名,而且还出现了一位与我同班的“心谧”。哎呀,太巧了,我的法名也带有“心”字,我和这些师兄很可能都是去年皈依的,他们可以报名,我应该也可以报吧。同类项合并的热望顿时如潮涌起,于是,我在接近龙尾的地方快速报了名。
  到了周日早上,我一大早赶到三宝楼,“莫说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师兄们一大半早已就位。我和同班的心谧师兄打过招呼,便跟在慧苗师兄(他在我们开班时作过精彩分享,语言寓庄于谐,不时抛出一个冷幽默,给我留下很深印象)后面,干起活来,为共修前的舞台作一些布置,搬桌子、点燃供灯、出门放指示牌等。不一会儿,慧苗师兄叫我、法灏以及另外一位不知道名字的师兄去门口接引共修道友的光临。这位不知名的师兄昨天上班时站了一天岗,今天又和我们一起站在门口,腿脚非常累,但他的坚持令我动容。
  法灏师兄教我迎接道友的方法,我恭敬地学习每一个细节。站在门口迎接一位位冒雨前来的道友,听到有的道友进门时叫我“师兄”,或口称“阿弥陀佛”,感觉特别亲切和感动,我依次合十礼敬,内心涌起莫名的法喜。身体左侧的那盆罗汉松,它凌冬不凋,仿佛也是我的道友,在为我加持和鼓劲。对面照壁上的金色大字“悲智双运,自觉觉他”顿时于我有了不一般的深义。法在恭敬中求,当下即是。
  共修结束后,我和其他义工一起收拾桌子、玻璃碗、清理烛油。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工作方法:有活就干,轻重不择。整个过程中,又遇到了我们班的几位同修、辅导员、开班见面会上的师兄。熟人真多啊,起初担心落入完全陌生境地的担忧,一下子消失殆尽了。结束后与师兄张斌一起去用了斋,又体验了一番庄重和神圣。然后随他去花园办公室,下午他们小组共修,因时间尚早,我便到他们共修处休息。
  正巧那个办公室是我们进同喜班时开见面会的地方,我感到非常亲切。隔壁的学佛沙龙即将开场,我们便进去帮点小忙,铺铺垫子,叠叠盖布子。在忙活开后,里面的义工以为我也是来做义工的,便顺手发给我一件义工服,我便毫不客气地穿上了。准备停当后,一位师兄叫我和另一位男师兄到门口去接引。我打着伞,他穿着防雨衫,各就各位。他站东门口,我站办公室外的墙门外的指示牌边,恭迎大家的到来。短短半个小时之内,有许多人和我打招呼或者向我询问沙龙教室的位置,我一一应答或指引,感觉自己能得到这么多人的随喜,真的特别开心。慢慢的,我的眉间锁打开了,脸上充满了最自然的笑容,内心充满了由衷的喜悦。
  附近树上的鸽子稳稳落下,又轻盈飞起,仿佛它的翅膀也载满欢喜。原来利他如此简单,只要你付出一点真心,给别人一个微笑,作一个友情提醒,指一个方向,就能利益到他人。虽然我为别人只做了一点点,但是我获得了太多的感谢,我的内心也有了真实的改变。利他最直接的受益者,其实还是自己。通过做事,自己的内心变得明亮了,对十八字方针的理解也更深了一层。
  以前,我来参加水边林下读书会、学佛沙龙和皈依共修,总感觉自己只是一个路过的,想来就来,要坐便坐,想走就走。有时连着来,有时好久都不来,就像逛街式的学习,缺少定力,缺少感恩心,缺少对自己内心的观照,也很少随喜他人。今天通过两次义工,一次是正式报名的义工,一次是见作随喜、随缘而作的义工,让我认识到千经万典,行动为先。每次活动的成就,与大量义工默默劳动是分不开的。
  我平时喜欢读杂书,自以为理论知道的不比人少。但独学无友,缺少交流,特别是缺少心与心之间最真诚的、非功利的交流,所以内心极为封闭,很少向外界敞开,与别人之间有一层厚厚的坚冰,很难凿破。通过体验义工工作,发现原来交出内心是如此简单,只要真诚发心,迈出第一步,打破顽固的我执,就会让内心瞬间发生裂变。原来,心的天地这么宽,世界因心量的变化而扩大。我不愿再做路人,不再只是路过,只留下浅浅足印,未刻下深深心迹。我的眉间锁从此悄然打开,我愿意抛下这把隔离阳光的锁,走出自设的樊笼,微笑走天下,让林荫道上洒满斑驳美丽的阳光,让生命从此追随佛法,变得“一时明媚鲜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