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佛法之前,我的人生一直信奉“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大学毕业后,我找工作的标准是,哪个单位给的薪水高,我就在哪里工作。同学聚会时,大家会比较谁的收入高,好像收入高就格外有面子、高人一等。
  以前的我,每个月都是月光族。我总是不满足于当前的收入,不断地跳槽。为了多挣些外快,我甚至在休息日接好几份工作。我的身体开始发出警报。当我把挣来的钱都用来治病的时候,我开始反思,我活得好累,感觉自己就像笼子里一直奔跑的小白鼠,想停却停不下来。欲望无限,财富却有限,如果一直放纵自己的欲望,那么,我挣多少钱也不够花啊。为了挣钱不顾身体,金钱固然可以买到药品和治疗,但换不来健康。
  学了《佛教的财富观》,我意识到自己一直存在的观念是错误的:我觉得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只有自己吃掉、花掉,才真正属于自己。我购买漂亮衣服,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更多是为了炫耀。有些衣服买回来就放在衣柜里,并没有经常穿,时间久了,衣服过时了,家里也没有空间存放,最后只能扔掉。到头来,买到的是自己并不太需要的东西,而我挣钱的时候,却实实在在耗费了自己的时间、精力。
  为了满足自己的消费欲望,我把自己变成赚钱机器,时间久了,真的是在浪费生命,金钱变成了侵害自己身心健康的毒蛇。法义里说,人的福报有限,过分的放纵欲望,是提前支取福报。要奉行少欲知足,简朴的生活原则。现在我恍然大悟,人活一生,能吃多少、穿多少、住多少、用多少呢?正因为是“花费自己的时间、精力”挣的钱,所以我得合理使用,把钱用在刀刃上,不能浪费,作财富的主人,让财富成为净财。
  老家的房子面临拆迁,当得知由于自己的户口不在当地,有可能分不到房子、得不到拆迁款时,我很失落,甚至对婆婆心生怨恨,觉得婆婆偏向小叔子一家,没有尽力为我们争取。当时的我觉得要获得金钱,就得和亲人争,觉得家里人都欠我的,每天很郁闷。后来我明白了,是我对财富的过度贪著,让拆迁分房变成了破坏家庭关系的毒蛇。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天路上,修福为先。父母、公婆都是培植福报的恩田,我不但没有感恩公婆,孝顺公婆,反而还因争家产惹公婆生气,这样做,我怎么会有福报呢?法义中也讲到“收获是由播种而来,我们想要在人生中拥有福报,就要在深信因果的前提下广种福田。” “只有布施出去的钱财,才会真正属于我们所有。”我需要感恩公婆,孝顺公婆,逢年过节给她们孝顺金,这才是智慧的做法。
  回想自己曾经为了工作挣钱把孩子送到老家,让老人帮忙看养,让孩子变成了留守儿童,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现在,我不再执著挣钱,而是专心陪伴孩子们成长,因为我懂得了,金钱买不来孩子的健康成长,我们拥有的物质财富只是一份暂时的使用权或保管权而已。身死留财,智者不为,精神空虚的父母会给子女什么样的教育?想到这里,我更应该为孩子们留下精神财富,比如:智慧、慈悲、爱心和佛法的信仰,这才是孩子可以受用终身的无价之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