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做辅助员满三个月了。在做辅助员跟组期间,我得到了很大成长。
  记得在辅助员岗前培训上,对辅助员的定位是陪伴,要把模式传递给师兄们,做到陪伴、关爱、理解、引导。可一上岗,我就把这些全忘了。在做事过程中,一度出现很多烦恼。
  在跟组期间,我有幸同时跟了两个组。有两个,就会有比较。跟第一组时,我首先跟师兄们说的就是模式,让师兄们多看法义。另外,闻思时要做笔记,要做定课,对辅助材料要先思维。师兄们很乖,都认真照做,很省心。这下子,我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觉得跟组很容易,心里有个声音常冒出来——嗯,我还是很有能力的嘛!
  紧接着,对境来了。跟第二组时,第一次小组共修,我当时就傻眼了。五位师兄中,认真看法义的就一两个,其他的师兄几乎没看。我立马起了嗔心,很严厉地说:“你们怎么不看法义,想想你们为什么要学佛,为什么加入三级修学。”每次都这样说,收效却甚微,还弄得小组共修的氛围很紧张。小组里有位师兄跟我住一个楼层,但他从来没跟我主动打过招呼,甚至看到我就绕道而行。
  我的内心很苦恼,很多次真是不想跟这个组了。反思自己的行为,我发现是自己的凡夫心在作祟,觉得带这个组没有成就感。
  参加辅助员成长沙龙时,我把问题抛给了义工师兄们。大家给了我很多建议,告诉我如何更善巧地引导师兄们,我的内心坚定了很多。
  这之后,我改变了跟组方式,试着和师兄们站在同一角度看问题,去理解、陪伴、关爱他们,并适当引导。
  师兄们刚刚进班,对模式不熟悉,很多东西一下子改不过来,想想我自己,当时何尝不是这样。身教胜言教!我总是给师兄们施加压力,弄得师兄们很累。师兄们不看法义,我要多多理解、关爱。我不是有时也没看法义,为什么就能原谅自己,却不能包容师兄们呢?我的慈悲心去哪了?
  经过反思后,再来看师兄们没有闻思法义的问题,我不再一味指责,而是和师兄们拉起家常,帮助他们找出没有看法义的原因。师兄们刚进入同喜班,重点是营造良好氛围,大家同沾法喜。有的师兄来参加小组共修,虽然没看法义,但我也可以用好的心态来面对。只要他能来就好,可以慢慢引导!
  不离模式,注重氛围,我开始尝试和师兄们分享自己是如何用法义化解烦恼的。有几次,他们跟我诉说烦恼,我就试着用学过的法义来引导他们:看看导师在法义里是怎么讲的,我们翻一下书,这是我们学过的内容;我们要多闻思,要落实到心行中,否则都白学了,还浪费很多时间呢;要是用这个观念去看问题……是不是好一点。
  大家往往都表示认同。佛法讲的是世间的真理,宇宙的真相。如果有好好学习过,一定可以帮助化解烦恼。
  慢慢的,小组氛围好了起来,大家也开始有了法喜。记得一位刚进班的90后师兄说:“我怕我学佛后对工作消极,我还年轻,我得工作,赚钱!”可是,现在她跟我说:“师兄,我发现没有什么比学佛更重要。”
  另外,因为同时跟两个组,每天要不断熏习法义,我满脑子都是法义。同住一屋的室友说:“净荣师兄,发现您一个问题。您现在每天晚上睡觉不打呼噜,只说梦话,而且说的全都是导师小丛书里的法义呢!”
  还有师兄看到我说:“净荣师兄,您的笑容越来越多了。”(爆个料哈,之前的我每天都紧绷着脸。)
  我还发现,现在再遇到大的对境,自己比之前从情绪里走出来快很多了。
  真的很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这次做辅助义工,让自己的心行得到成长,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