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年活在常见中,我以为自己的一切都会永远那么好。
  我曾以为财富是永恒的。2012年9月份,我出来工作,可能那时的经济环境特别好,我的薪水很高,真是春风如意,事事顺心啊。我并不存钱,原因是,我认为自己还很年轻,会永远有钱的。
  我也曾以为身体是永恒的。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时我每天做很多事情,有的时候忙到凌晨一两点,第二天四点多就会起来;而且,我特别不注重生活细节,不去从每一个缘起爱护身体,经常不按时吃饭,不注意喝水,不注意保养……我骨子里的观念是,我还年轻。
  我的一切都是很好的,却因为没有正见,培养了错误的心行。师兄们经常赞叹我,哎呀,小小年纪学佛学得那么好,还有观察修的所缘境啊。那时深圳没有师兄做思维导图,我第一个做思维导图,还是艺术手绘板的;而且,我记性好,法义往往记得非常牢固;亲戚朋友对待我也格外客气,去他们家作客,一定做我喜爱的菜;父母也觉得我非常可靠,我也经常给他们钱……我真是洋洋得意啊!当然,学佛者要低调,这种洋洋得意我隐藏得很深。
  活在断见中的结果就是,几年后,当逆境来临时,我开始自暴自弃。我还隐藏得很深,毕竟自己还是辅导义工,优秀的辅导义工,我怎能消极呢?!
  这种繁荣的日子持续了几年。后来可能是因为经济环境不好,我开始赚不到钱了。起初,我认为是工作的原因,赚不到钱,就换一份工作呗,没有什么大不了,我还是觉得财富是永恒的;可换了几份工作之后,我还是没有赚到钱,投资也亏损很多。最近,换了一份工作,我很积极努力,结果还是被人家给炒了。于是,我开始自暴自弃,变得非常没有自信。
  另外,因为前些年的造作,身体不好的状态持续了一年多,经常走路都要扶电线杆;也经常上不来气,药我也不想吃了。
  我的一切开始变得不好。周围人不再赞叹我,这个姑娘,年级轻轻就一脸菜色;亲戚们对我的态度也不那么客气了,打电话来质问我为什么这么不孝顺,还让父母为我花钱;我总是听到周围人的责备,你这点小事情都做不好,你是没有未来的;即便我很努力地工作,人家也说,没有好的结果,就是偷懒。
  有段时间我没去工作,早上起不来,就以身体不好为借口;中午和下午我也很困乏,动不动就呼呼大睡。我觉得人生没得救了,但是我又不能表现出来。我是辅导员,还是别人口中优秀的辅导员。我怎么能这么消极呢?
  记得导师说,世界是缘起的,可是凡夫,对缘起的依他起相不能产生正确认识,于是落入我法二执,要么就是常见,要么就是断见。然后又产生种种错觉。导师还说,你能不能看到佛菩萨,能够感招什么样的果报并不重要。关键是你培养了什么心念,这对生命的影响是永久的……
      通过深入观察,我发现自己的人生就是这样。因为不能正确认识缘起的世界,我在顺境中培养了傲慢的心、常见的心;我在逆境中,培养了自卑的心、断见的心。因为没有正见的引导,顺境使人狂傲,逆境使人沉沦。
  其实,外在的一切都是梦幻泡影,无论是华丽的顺境,还是灰暗的逆境。这些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培养了什么样的心行,是负面的,还是正知正念的心行。
  以前,我真的很在意别人的评价,要么为此骄傲,要么为此自卑。其实,别人说我好或不好,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培养了什么样的心行。我不好,别人把我说得再好,又能怎样;我好,别人把我说得再不好,又能怎样?况且,别人的评论,都是外在的东西,而心行的成长才是对生命具有永久影响的。
  无论生命处在逆境还是顺境,都是缘起的。我应该关注的是,我为自己培养了什么样的心行。
  现在,我以缘起的观点来生活。我努力地工作,至于能不能赚到钱,我也不期待,反正我努力去做了;我怀着工作可以利益别人的心去工作;我努力创造缘起去改变身体状况。虽然身体是无常的,最终也是要坏的,但是我怀着最终也是要为道用的心,把身体照顾好; 我也要慈悲我身体上的微生物,各种虫啊,感恩他们的积极运作; 对于别人的评价,我也要感恩他们的关怀,我只努力去做,不再计较别人的评价……
  我要允许别人有期待;我要宽容别人;我要创造良好的缘起,但是我也要不执著会不会有良好的外在结果。
  外在结果都是梦幻泡影,但是我又不会因为它是梦幻泡影就落入断见,认为反正都是梦幻泡影,我就不去努力了。我所有的努力都要致力于改变和调整我的心态,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都是我培养善心善行的养料。我都要有正见和正念,都要有正向心行。
  现在我精神状态好多了,因为我要为我的生命创造一种良性的心理状态。当我为之努力,就感觉有了劲头,有了意乐。因为,我的生命是可以改变的。我觉得有了希望。而且我也想为别人做点什么,这个也可能是菩提心的意乐的加持,这个和我以前追求事业和自己成功的意乐是不一样的。
  复习完第一课,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来了。摆脱了自暴自弃的断见,我感觉人也精神了很多。我不再以精神好不好去评价自己的生命状态。如果我很困,我就去休息。休息也要带着正念去休息。总之一切我都要以我培养了什么心为重点。
  感恩三级修学,让我有了正见正念的生命状态。我再也不以外在的东西去评价自己的生命。我知道那些都会过去的。培养出的心行,才会长久地影响我,甚至是永远。所以我发愿要精进,要让生命充满正知正念,唯有如此,我才会有正确的心理,正向的生命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