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元旦骨干会议的开示

济群法师

   2013年,书院整个工作的开展,从团队架构到模式化建设,都迈入了一个新台阶。尤其是立足于修学处、修学点编写了一系列服务手册,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过去,我们虽然一直在倡导“班级是重心,辅导员是关键,修学处是纽带,总部是后盾”,但在书院开展初期,模式化尚未完善,很多工作重点还是会落到总部。而在总部和班级、学员之间,却没有形成有效连接,这就使得一部分工作无法落到实处。
   随着过去一年的努力,我们立足于修学点和修学处,对如何开展各项工作形成了一系列服务手册。这是对书院两套模式的具体实施,可以说,是修学模式和服务大众模式的操作指南。其中,包括《修学处服务手册》,及修学处各部门的《辅导部服务手册》、《修学部服务手册》、《传灯部服务手册》、《慈善部服务手册》,还包括《班级服务手册》。
   为什么会有《班级服务手册》?因为我们在贯彻书院两套模式的过程中发现,总部和班级之间出现脱节,这就无法将书院的精神有效落实到班级。在不久前的辅导员培训中,我们特别针对这一问题进行调整,重新定位了辅导员和班委的作用,使他们成为书院与学员建立连接的重要渠道。通过这个渠道,把书院的模式和精神传递到每个班级,每个学员。以往,辅导员是侧重修学内容的传承,在新的调整中,辅导员还承担着引导学员正确认识书院的责任,并通过各个班委配合,推动传灯、慈善等工作的开展。
   书院不是从上而下的行政机构,而是由一个个班级组成的修学平台。每个班都具备书院的基本功能,包括修学,也包括传灯和慈善。如果所有班级都能在两套模式的规范下开展活动,书院自然会起到“建立有效引导和营造良好氛围”的作用。所以,办好每个班级是书院的核心任务。
   有了这些手册,修学处、修学点各部门骨干只要照章办事,就能协调配合,共建书院。这是2013年的重要成果,为书院规范化、模式化、制度化、标准化、人性化的建设奠定了良好基础。再加上《学员手册》等,就可以让书院的每个部门、每个班级乃至每个学员都能明确自身定位、职能及工作开展流程。
   2014年,各地修学处和修学点,包括各委员会的工作开展,应该注意哪些方面?我觉得,以下七个方面是大家应该认识的。

一、以三纲、六和为管理思想

   每个团体都有自身的管理方式,这种方式又来自它所依托的社会背景和文化传承。那么,书院的管理是立足于什么思想?它和社会上的团队管理有什么不同?
   作为一个修学佛法的团体,书院虽然吸收了某些现代管理长处,但根本精神是立足于佛教戒律,依三纲为架构,依六和为准则。说到三纲,人们可能会想到西方的三权分立,其实两者是不同的。三权分立是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相互独立、相互制衡,主要是法律和行政。而佛教所说的三纲为上座(教育)、寺主(行政管理)、维那(法律监督),其中,又以教育为根本。也就是说,书院的行政从修学的管理到传灯、慈善活动,都必须在教育和法制的双向监督下开展。
   在菩提书院,辅导员相当于三纲中的上座,承担着辅导教育的职责。大家之所以能积极参与书院建设,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我们有良好的三级修学为基础。如果缺乏这个基础,缺乏对佛法的认同,是不可能把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无偿地、和谐地做事。这种统一是立足于对佛法的尊重,以及通过学法得到的利益。因为自己受益,就希望更多的人有因缘参与其中,由此受益。这一切离不开辅导委的努力。
   此外,书院还通过知察员对各项工作进行了解和纠偏,相当于三纲中维那的职责。为了保障两套模式的贯彻落实,自书院成立伊始,我们就在强调模式化、制度化和标准化的建设,并始终将此作为工作重点。但在实施过程中,各地能否忠实地执行两套模式?是否出现这样那样的偏差?都需要知察委保驾护航。知是如实了知,察是及时觉察。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盲点和局限,有时会在执行过程中偏离方向,有时会在处理问题时方法欠妥,这都需要知察委保持关注,及时提醒,使问题在出现初期就得到解决。除了主动发现问题,知察委还需要对受理的各种反馈进行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给出意见,提供给总部或各修学处,共同对问题做出正确处理。
   三纲是书院行政建构的特色,也是整个书院管理的指导思想。这一思想源自佛陀制定的六和精神。所谓六和,即戒和同修、见和同解、利和同均、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遵循这些精神,佛陀建构了清净和谐的僧团,并以此作为僧众和合共住的准则。
   社会上很多团体之所以矛盾重重,首先是思想不统一,各有各的想法。最后只能是谁权力大就听谁的,但权力大不等于正确,自然不能让人心服口服,纷争也就在所难免。其次是利益不均衡,机会不平等,从而引发竞争、猜忌和冲突。第三是制度缺乏权威性,没有摄受大众的力量,使团队七零八落,一盘散沙。第四是团队成员缺乏良好的心态和如法的言行,大家就会依各自的串习行事,彼此内耗,难以协调。
   而六和精神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些问题。在新版《学员手册》中,根据书院发展的需要,对六和作出了契合时代的诠释。戒和同修,是在制度上人人平等;见和同解,是把思想统一到三级修学和服务大众两套模式;利和同均,是修学机会平等,成长路径相同,每个学员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发心和能力在书院发挥作用;身和同住是代表行动的统一,不搞个人主义,服从团队安排;口和无诤是代表语言的清净,远离人我是非,常行利他爱语;意和同悦是代表心行的调柔,在做事过程中培养内在的感恩和慈悲。所以说,六和精神是书院清净和谐的保障。

二、辅导员的素质提升和团队建设

   菩提书院是一个引导大众修学佛法的平台,所以,辅导员的素质提升和团队建设是书院发展的关键所在。从一个班能否办好,到逐渐发展为修学点、修学处,每一步都离不开辅导员的努力。
   随着书院的成长,我们有了越来越多的班级,也涌现了越来越多的辅导员。相应的,辅导员的团队建设也显得愈发紧迫,愈发重要。没有合格的辅导员,不仅会影响学员修学,还会影响修学点、修学处的建设,甚至影响整个三级修学模式的落实。反之,如果辅导员学修俱佳,素质过硬,能够真正带好一个班,让大家从中受益。那么,很快就会出现两个班、三个班,让三级修学的种子在当地生根发芽。
   即使是目前发展较为成熟的修学处,对这个问题也不可掉以轻心。如果不重视辅导员的团队建设,书院的发展很容易成为泡沫经济,看似声势浩大,其实像流水一样,前门进来,后门出去。办的班虽然多,但流失的也多。长此以往,必将影响修学处的进一步发展。
   在2014年,我们会加强对辅导员的选拔、培训、考核,以及对新任辅导员的传帮带。此外,辅导员论坛和布萨制度也要落到实处。
   布萨是梵语,翻译成中文就是净住。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检讨自身不足,随喜他人功德,帮助我们清净如法地生活。布萨主要以自我检讨为主,也可指出他人的问题,但前提是具备良好的心态,完全出于对他人的慈悲爱护,不夹杂个人情绪,并且所说符合“见闻疑”的条件,这样才能心平气和、就事论事地解决问题。我们不仅要检讨个人存在的不足,也要检讨团队存在的不足。如果说解决问题是进步的保障,那么发现问题就是进步的起点。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才会真正重视布萨的作用,而不是当做一种可有可无的形式。
   总之,我们要把辅导员的素质提升和团队建设作为2014年的重要任务。这是一项长期的任务,需要持之以恒地做下去,因为它直接关系到书院的健康发展。

三、集体议事,让做事成为修行

   中国社会有着几千年的人治传统。所谓人治,简单地说,就是负责人说了算。这不仅容易引发我执,也会影响其他人的参与热情。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很多人都习惯于各行其是,没有养成团队意识,更缺乏主人翁的担当精神。
   菩提书院是靠大家共同创造的。我们要做这个觉醒家园的主人还是客人呢?如果做觉醒家园的主人,那就是轮回的客人;如果做觉醒家园的客人,那就是轮回的主人,贪嗔痴的主人。通过三级修学,想必大家都能认识到,走向觉醒才是生命真正的家园。这种认定就意味着你给自己的定位。你的定位是主人,才有机会成为主人;你的定位是客人,就永远只能是客人。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既要把自己当做这个觉醒家园的主人,也要避免当家作主产生的我执。因为这不是某些人的家园,而是大众共同的家园。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就要以无我而非有我的心做好主人。如果是以有我的心来做主人,团体中就会出现很多个“我”,势必带来种种冲突。这也是很多团体出现矛盾的根源所在。所以,我们要改变专制的、个人独大的做事方式,形成集体议事的方式。
   如果是一个人,即使再能干,又能做多少事呢?而我们要做的是无限的事业,这就需要发挥集体的智慧,汇聚大众的力量。所以,书院建立了执委议事制度。每个部门都由五名执委组成,修学处、修学点的相关部门也是同样。对于每项工作,都由议事团队进行讨论,集思广益,共同决定。而不是说,谁是总干事就谁说了算。
   对于书院的例会制度,各修学处、修学点要认真执行。例会制度是让做事成为修行的重要环节。各部门要每个月举行例会,相关骨干应该积极参加。通过共修菩提心仪轨,建立良好的发心,并培养团队议事的习惯,分享做事的经验,共同解决做事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从而保障书院的清净和谐。
   做事有两种结果,既可能成就我执,也可能成就无我。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差别,一方面和见地及用心有关,一方面也和做事方式有关。这种集体议事的方式,本身就是在弱化我执,帮助我们成就无我的修行。同时,也有利于激发大众的主人翁精神。

四、发现人才,共建菩提家园

   菩提家园是一个无限的平台,其规模完全取决于大众的力量。有多少人参与,它就能做得多大,就能让多少人因此受益。一个社会乃至全世界的改变,靠的是什么?就是其中的每一个人,这是组成世界的基本元素。那么人的改变又来自什么?就来自我们的心。只有内心改变了,才能改变我们的人生,进而改变社会,改变世界。
   我们要建设觉醒家园,就要通过传灯和修学,唤醒更多觉醒的心,汇聚更多觉醒的力量,这是书院发展的前提。在2014年,从书院总部到各地修学处、修学点,不仅要做好现有的各项活动,还要主动发现并使用人才。这将作为我们考量团队成绩的重要内容:你的团队有没有变得更强大?能否源源不断地吸收新生力量?还是人越做越少,最后就剩下几个在苦苦支撑?而其他想做事的人却没机会参与。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一定是偏离书院的做事方式了。
   怎样才能发现人才?首先要创造一个开放的平台,让学员都有机会参与传灯、慈善、辅导等各项工作。这种机会是平等的,只要学员发心,并有能力胜任相关工作,我们就要为他们搭建平台。一方面,使学员在实践中深化修学,得到成长;另一方面,使他们能够在书院发挥作用,积极推动各项事务的开展。
   书院未来的建设要从班级开始。通过辅导员和班委,把两套模式的精神贯彻到每个学员。同时,对班委进行相应培训,引导他们有效地落实模式,使班级和修学处成为整体。每个班除了加强共修,还要做好慈善、传灯等工作。比如慈善,重点是学员之间的相互关爱和提携。至于传灯,可以在做好班级传灯的同时,推动家庭沙龙及个人传灯。传灯委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设计,只要我们有心,就可以按照相关流程操作。此外,我们还鼓励以班级为单位,参与修学部有关传灯方面的拓展,或是支持一个沙龙点,或是承担一个异地传灯项目,推动某个地区开办沙龙,直到把班级办起来。
   总之,班级既是一个修学的团体,也是一个做事的团体。可以说,每个班都有一定的独立性,可以在修学的同时开展传灯和慈善。当然,这种独立需要统一在两套模式的规范下,而不是各行其是,各自为政。
   当班级各项工作启动后,我们还要做好学员参与做事和培训的记录,作为进一步发现人才的参照。通过这些实践,把有能力参与修学、辅导、慈善、传灯的学员吸收到修学点、修学处,成为各地骨干。进而推荐到总部,让他们在更大的平台上发挥作用。
   我们不仅要建设发现人才的平台,还要在使用人才的过程中,做好团队的传帮带和规范化,使他们在书院的两套模式下成长,让做事真正成为修学的组成部分。所以在这些工作中,要灵活性和原则性并行。因为灵活,才能博采众长,广纳人才;因为原则,才能保持方向,把握全局。

五、重视常规化、平常化的建设

   所谓常规化、平常化,就像三餐一宿,是生活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事实上,只有当修行达到这样的程度,才会改变生命的重心,才能成为人生的主旋律。否则,我们还是在轮回的轨道中,过着一种有佛法包装的世俗生活。
   大家通过三级修学,在认识上应该有了改变,但要真正调整生活重心,难度确实很大。无始以来,我们一直在无明惑业的驱使下,使贪嗔痴成为生命主宰。现在要改朝换代,让觉醒的心成为主人,势必会遭到贪嗔痴的全面反扑。所以说,人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当然,这个敌人其实不是真正的自己,而是我们的贪嗔痴。
   认清这一点,我们就要把两套模式真正落实到生活中。首先是把三级修学平常化,让个人自修和小组共修、班级共修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就像一日三餐那样,日复一日,不可或缺,而不仅仅是需要完成的一项任务。同时,把参与书院的辅导、传灯、慈善等义工活动,作为生活的常规内容。有些人会觉得,我们有工作,有家庭,能够修学已经很不容易,再也没有时间参与其他了。很多时候,有没有时间只是取决于我们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取决于我们在修学中的受益程度。如果真正从修学中受益,并且认识到参与义工的重要性,自然会以感恩的心回馈大众,自利利他。当参与修学和义工活动真正融入生活,我们才能转变生活的重心,乃至生命的重心。
   作为在家人,我们除了无始以来的串习,还在轮回中形成了很多伙伴关系,签定了很多轮回的合同。所以,要把两套模式落实为常规化、平常化的修行,还会遇到来自外部的阻力。基于此,在落实过程中,我们还要兼顾家庭和工作,继续承担这份世俗责任。如果不顾他人感受,反而会给修学带来诸多逆缘,甚至加深世人对学佛的误解。这是我们需要善巧处理的。
   最理想的状况,是通过自身的修学和改变影响整个家庭,使他们都成为菩提书院的一员。让轮回伙伴成为菩提眷属,把相互纠缠转为共同解脱,这才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也是检验修学的试卷。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曾考虑针对全家参加修学的学员,授予“菩提小家园”的表彰。通过他们的现身说法,帮助人们解除对学佛的误解。因为学佛不是要放弃家庭,而是让家庭更和睦;修行不是要六亲不认,而是对他人更包容。
   生命是无尽的积累。通过传灯和慈善,就在不断地长养慈悲。每天念兹在兹,想着这些,做着这些,心行自然在这方面成长。除了对书院两套模式的贯彻,我们还可以把所学的佛法智慧和慈悲心行带入生活,去接人待物,和光同尘。
   有位韩国出家人写了本《好婚姻靠修行》。事实上,不仅学佛需要修行,生活中的任何关系都离不开修行。决不是说你结婚了就会幸福,否则就没有“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一说了。因为我们都是充满烦恼习气的凡夫,如果不加以对治,不增加你的慈悲和宽容,两个人要在一起磨合是很难的。这就需要不断修正自身行为,让双方能够相互包容,彼此促进,建立相互增上的良性关系。书院很多学员在参与修学后,家庭关系都在不同程度得到了改善,包括夫妻关系、婆媳关系、父母和子女的关系等等。因为我们会更多地从自身寻找问题,进而本着慈悲心来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指责,反复抱怨。这就是好婚姻靠修行的最好例证,也从另一个侧面,消除了个别学员对修学常规化、平常化的顾虑。

六、培训上岗,推动模式化、标准化、人性化的做事方式

   书院虽然提倡“传帮带”,但这种方式涉及的个人因素较多,可能会在传的过程中出现偏差。有鉴于此,书院特别强调对模式的培训。有模式作为标准,我们就能时时加以对照,改过纠偏,避免因为个人因素带来的问题。
   自书院成立以来,各委员一直在组织相关培训。为了使这一工作更加规范化,近期,由总部成立了一个培训中心,对两套模式的具体做法进行落实。包括怎么做辅导,怎么做传灯,怎么做慈善,将形成一系列课程。今后,各部门骨干都要通过培训才能参与相关事务,以此保证书院各项活动的协调统一。
   义工对书院服务模式的学习,也要像参与三级修学那样,在态度上“真诚、认真、老实”,在方法上“理解、接受、运用”,最后达到“观念、心态、生命品质”的改善。书院学员来自社会各界,其中有不少也在担任管理工作,应该说,都有各自的能力和经验,也会形成相应的习惯和作风。但我们要知道,这些经验和习惯往往是以我执为基础的,而在书院做事是要帮助大家成就无我的修行,这就需要重新确立做事的态度和方法。如果本着以往的经验去做,虽然也可能暂时把某件事做好,但在做的过程中,我执往往在随之增强,不利于自身乃至团队的健康发展。只有通过对两套模式的学习,以正确的发心,按照书院规范去落实,并在做的过程中不断检讨,才能把做事变成无我的修行。在达成个人进步的同时,促进团队成长。
   基于这一需要,各修学点、修学处要积极推动义工参与模式的培训。通过培训,建设一个制度化、标准化、模式化、人性化的团队。最终,建设一个无我利他的团体。

七、谦恭做人、低调做事

   我们在菩提书院做事,不是为了做事而做事,更不是为了自我表现而做事,而是为了服务大众,自利利他。所以我们要低调而非高调地做事,同时,认真领会院训所说的“悲、智、和、敬”的精神。
   “悲”是以悲心利他。我们做每件事时,都要检讨自己的心行。很多时候,我们很容易把慈善和传灯当做一件事情来做。做慈善,就是在做慈善;做传灯,就是在做传灯。这样的话,关注点往往停留在事情的成败,甚至带来是非得失的烦恼。怎样才能让做事成为修行?关键就在于心行。当我们发心帮助某个众生时,不要把对方当做需要施恩的对象,而要视之为唤起我们内在慈悲的增上缘,然后带着这种悲心做事,并在做的过程中不断检讨,通过做事来保持并长养这份慈悲。这才是作为义工的最大收获,这种收获将远远大于我们的付出。反之,如果没有生起慈悲,仅仅只是做一些善行,那就只能成就福报,不能成就慈悲。
   “智”是以智慧处事。我们通过三级修学,把佛法智慧变成自己的认识,变成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用这样的认识来看待人生,看待世界,才能找到真正有意义的事,而不是盲目地随波逐流,大家怎么做就怎么做,大家追求什么就追求什么。然后通过对两套模式的学习,掌握做事的智慧。对生活中遇到的一切,都能在遵循佛法的前提下,善巧地进行处理。
   “和”是以和乐生活。在书院,同修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因为我们是为了共同的理想走到一起,这种法的情谊是清净而令人向往的。所以,我们要珍惜这个家园,根据三纲六和的精神与大众相处,共同维护这种和谐的氛围。
   “敬”是以恭敬待人。我们对每个人,不论是书院同修,还是社会大众,都要像印光大师所说的那样:“视一切人为诸佛菩萨,唯我一人是凡夫。”这样对待他人的时候,正是在培养无我的修行。你把自己放低了,就是把我执放下了,不但没有任何损失,还会从中收获无限的智慧,无限的利益。

结  语

   以上七点,是我根据2014年工作开展的需要,和大家所作的一些分享。今年,我们的工作重点将落在修学点、修学处的规范化运作,希望大家都能遵循以上要领来落实和开展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