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在读书会召集岗位已经承担了半年。对我来说,不管是修学还是做事,都有飞速的进步,也特别想和师兄们分享一下我在承担召集义工后,一路以来的心行成长历程。
  去年10月28日,我正式上岗做召集义工,之前的一段时间为陪伴朋友,会经常去护持沙龙。看到师兄们身上的闪光点,我心生向往,于是,护持沙龙就成了我每周六的常态化行程。当师兄问我是否愿意承担召集义工时,我没有太多考虑,便答应了,想着一定要好好做。
  在做召集义工的前期,我很少和义工师兄们沟通,感觉自己又忙又累,一直在处理各种事情,就像个大家长一样,事必躬亲,时时考验着我的心行。有时书友来的少,有时义工师兄人手不够,有时会碰上来“砸场”的书友等等,每每遇到状况,我的心都随之波动。直到在一次前行会上,当读到导师的一段开示时,我被点醒了。导师说“我们希望达到的效果是,只要他来到读书会,就能在不同程度上对佛法产生兴趣,想要进一步了解,读书会可以令更多人从佛法中受益。”导师的话语字字珠玑,语重心长。
  从那以后,我时刻提醒自己,调整自己的发心。做读书会的目的不是为了将规模扩大,而是为了让书友于法受益。所以来一个人和来很多人都是一样的,主要是我的心。碰到有些修行很久的书友,我要怎么样面对?千万不要想:“哎呀,他提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应对,是不是他有意刁难我?”那时,要放下自己这颗心,想想怎样能帮助到他。我的心柔软了,对方也会被感染到的。
  之后,事情越来越顺利,状况越来越少。我开始得到师兄们的赞誉、夸奖,说我承担很多,做事细致,这让我有点沾沾自喜。我觉得自己很能干,能做很多事情,多方沟通协调,都能处理好,但压力也越来越大。我总担心召集不到义工,担心自己细节照顾不到位,反正就是各种担心,也有点焦虑。每次护持完读书会,跟义工师兄们就没什么联系了,再次护持时,有的能见面,有的可能好久才会再见。直到有一次,新班师兄来护持,听到一位师兄说,觉得自己修学不够好,先做茶水和引领义工。那一句话触动了我,立马想到自己,原来我不也是这样吗?就这么被师兄鼓励着推动着,从原来桌长都不敢做,到现在承担了召集人,我也应该鼓励义工师兄们才对啊!
  正巧,元旦去西园做义工时,碰到另一位召集人师兄,她说,我一个人独揽这么多事情,先不说我会不会累,其实,这也是剥夺了其他师兄成长的机会。我们要关注书友的收获没错,但也要关注义工师兄们的收获,他们有收获,才愿意多来做义工啊。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我以前一直担心的问题就是,护持义工不够,于是我把一切都包揽了,没让师兄们承担,他们自然就没收获,怎么会愿意多来啊!原来一切都是我的问题,我在做事中成就着我的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
  从西园回来后,我开始关注师兄们的成长和收获,和他们沟通,同时也鼓励他们多分享。以前觉得沙龙需要分享员,但找不到人。其实并不是,多鼓励引导,很多师兄是愿意发心分享的,当初我也是被这样鼓励出来的。因为我知道每次准备分享稿,最受益的是自己。在准备分享稿的过程中,可以不断检视自己,深度挖掘自己的内心。现在每位承担分享员的师兄,都分享得特别好,特别精彩,有些师兄说,以前是临时上场,现在认认真真写一篇分享稿,自己也受益很大,特别随喜赞叹师兄们。
  我也逐渐发现,当我的心调整到关注师兄们的成长和收获的时候,以前担心的问题,现在都不存在了。来护持的义工师兄们越来越多,师兄们都特别棒,特别用心,每个细节都能处理好,同时还发掘出我的好搭档,和我一起承担召集义工。以前一周一场的读书会我都觉得压力大,前一段时间连续两周都是三场活动,事情虽多,但我很欢喜。我发现,当我一心想着别人的收获和付出的时候,“我”的感觉被慢慢弱化了,我不再觉得自己最重要,而是觉得师兄们更重要。家长的身份去掉了,我执也少了,成就师兄们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向小菩萨的道路前行。
  每一场活动的成功举办,收到的每一句夸奖和赞叹,都离不开我身后每一位师兄的支持和付出,感恩他们,感恩三级修学这个平台,让我发现了更好的自己。现在,我更愿意站在师兄们身后,让他们也能发现更好的自己。
  做义工究竟是为了谁?其实真正是在利益我们自己啊!我也更深刻地感受到,利他,不仅可以成就慈悲,同时也可以成就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