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明确何为修学意乐。思维:我的修学意乐是什么?
  “修学”,指学习与修行,学的是正见,修的是心行,在这里指的是对《道次第略论》的修学。意乐,指意愿与想法,体现了修学《道次第》的主动性。导师说:“人的一生是被动的一生,被动地出生,被动地衰老,被动地走向死亡。”那么,在修学上,只有生起坚固不退转的意乐,才能从被动修学转为主动修学,从而在我这短暂的一生中充分发挥“人”的意义和作用,争取在此生“了脱生死城”,掌握“何时死亡”“死后去哪”的主动权。因此,我的修学意乐是:安住三级修学,积极主动地修学《道次第略论》。
  二、于我而言,《道次第》修学意乐的来源和动力是什么?
  一是通过思维《道次第》是不是善法,培养“善法欲”,这是修学意乐的来源。我从高中就背诵心经,到读研期间因为研究民间信仰开始诵读《阿弥陀经》和《地藏菩萨本愿经》,再到刚踏入社会跟随某位上师修加行,先后曾在千佛山、五台山皈依,也曾动念考取佛学博士,可谓在佛门外盲修瞎炼了十几年。但因为缺少善知识的有效引导,一直没能踏上修学正途。表面看,我是在用一颗凡夫心“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其实内心非常渴望能够系统深入地修学佛法,而不是只在佛法门外徘徊。
  然而,佛教法门众多,经典浩瀚,作为初学者应当如何抉择?《道次第》是一部基础之作,一方面“显示一切经教互不相违”,在《道次第》的基础上可以导向一切法门的修学,一切法门的修学者皆可修学《道次第》,融会贯通,四通八达,修学没有负担、没有障碍;另一方面“易得佛密意”,《道次第》虽是基础,却为我指引了一条解脱的捷径。
  二是通过思维修学《道次第》能不能获得利益,生起“欢喜心”,这是修学意乐的动力。“多闻能知法,多闻能远恶,多闻舍无义,多闻得涅槃。”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学,我认识到,人由观念和行为组成。我的观念(念头)在法上安住得越多,在有害或无意义的事情上安住得就越少。虽然从观念调整到行为调整还需要一个过程,但是只要第一步迈出去了,第二步就会不难。只要生命开启了一个从知法到远恶再到舍无义的良性循环,那么涅槃就是水到渠成的结果。从我们小组的分享来看,其实每一次“远恶”和“舍无义”都是一次“涅槃”的体验,都能感受到心灵的“妙欢喜”。师兄们的欢喜心起来了,“善法欲”自然而然增强了。
  三是从培养“善法欲”到生起“欢喜心”的关键是,牢记“一切经教皆为教授”。《道次第》既是理论,又是方法;既是正见,又是实修。我在修学过程中,感受到了“证”的重要性,树立正见后,还要通过实修,将法变成自己的一部分,“药”才能真正起效,才能体会到法对我的殊胜利益。其实,八步骤是从教到证的最佳方案,也是“疗病”过程的再现:第一、二步,了解药方的具体配方;第三、四步,结合自身情况遵医嘱用药吃药;第五、六步,服药后观察自己的身体变化,感受健康的身体状态;第七、八步,彻底摆脱疾病,保持长久的健康状态。
  三、修学意乐对于我、对于同修和众生而言意味着什么?
  第一,修学虽然以“意乐”为起点,却要做好吃苦的打算。要想把《道次第》的基础打牢,只有修学意乐是远远不够的。对我而言,我要克服修学容易出现的拖延、懒散、疲厌等不良习惯,更要克服因为碰触到自己固有的观念、习气而产生的强烈抵触心理。我要努力做到真诚、认真、老实,勇于自我检讨,不自欺,不逃避。
  第二,提高修学与分享质量,让同班师兄道心坚固。在去年的同喜课程中,因为班级氛围紧张压抑、分享流于形式、无人敢讲真话,我起了很大的烦恼,甚至曾经想过退出班级,改为个人自修。当时,对导师、三级修学和八步骤三种禅修都是非常认可的。可能正是基于这样的认同,我在梦中见到了导师。在梦中,导师经过我身边的时候随口问了一下我的修学情况。当时的具体对话内容我已经模糊,但是导师在梦中的示现帮助我渡过了那一段煎熬期,引导我走向了《道次第》,现在班级氛围也焕然一新。这段经历是非常宝贵的,我不仅感受到了导师的慈悲加被,更感受到了班级氛围的重要性。我也要从自身做起,以充分的自修和敢于向自己动刀的勇气,提高分享质量,通过让同修师兄在共修时受益,坚固自己的道心,也帮助师兄们坚固道心。
  第三,以修学为起点,打下向大众弘扬佛法的坚实基础。通过学习,我明白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不是为了成佛而帮助众生,而是为了更好的帮助众生而成佛”。这对于调整修学发心起到了振聋发聩的作用。修学是起点,弘法利生才是目标。于我而言,在认真修学的基础上,还要不断扩大心量,让更多的人了解佛法,了解三级修学,了解《道次第》的殊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