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  海

  这个世界有许多天生就喜欢吃素的人,但他们中间肯定没有我——虽然我已坚持吃素许多年了。
  吃素,对我而言,最初是充满功利主义的一件事。
  我身体一直不太好,从小体弱多病,成年后还动过两次手术。今生花在吃药上的钱,估计比花在吃饭上的钱少不了。因此,如何健康地活到退休,是我以前的最大追求,没有之一。而且,好几个算命先生都说我能活一百多岁,咱这身体好歹也要对得起人家对我的殷切期望吧。
  结婚前,我没有接触过佛法,是个无肉不欢的人。结婚后,老婆大人照顾周到,生活又有规律,我很快从120多斤的精致男变成了150多斤的油腻男。精力比以前好一些了,但过去的老毛病一个都没少。工作压力大时,耳朵依然痒,嘴上照样起泡,晚上睡不着,种种问题依然困扰着我。
  接触佛法后,有人劝我吃素,说对身体有好处,我深以为然。于是,开始吃——素!
  一向雷厉风行的我说做就做,一下子就纯素了,不到三个月就瘦了30多斤!本来是一个行动不便的大胖子,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个风都能吹走的苍白男。一位同事说初次见到我时,觉得我就像飘过来的一样,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但她感觉我身体不是太好。是的,她说对了,我当时的身体糟透了,比不吃素时糟糕多了!
  老婆大人终于找到了反驳我吃素的证据,劝我不要坚持吃素了。我想想也是,对“吃素更健康”这个说法怀疑起来了。经过一段时间犹豫,我决定不再坚持吃素。于是,断断续续地开始吃点肉之类的。身体状况却并没有太大改变,依然是各种毛病,而且,还增加了一个新问题:因为吃了一段时间素,再接触肉食时,肠胃有些受不了,老拉肚子。
  就这么反反复复地在吃素和不吃素之间摇摆,身体健康并没有太大好转。于是,我得出一个结论:吃素与身体健康没太大关联。
  在这段反复期间,虽然肠胃不太喜欢肉食,但口腔和大脑依然对肉食念念不忘,所以我经常打打牙祭。直到发生一件事,我彻底不敢再吃肉了。
  那一天我记得非常清楚,是宗喀巴大师的圆寂纪念日。我很崇拜宗大师,也是他的永远拥趸者。
  那一天早上我还在想,今天要做一点功德,因为宗大师的缘故。
  但到中午吃饭时,这些念头早都跑了。看见羊肉泡馍,于是大吃一碗。结果,刚吃完就拉肚子,就这么一直拉,肚子也不疼不痒,却一直拉到了晚上。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身体要挂掉了,但脑子却很清醒。这时候才想起了宗大师,于是很后悔,觉得在这么庄严肃穆的日子,却放逸自己的习气,这正是拉肚子的一个缘起吧(当然这也不一定,只有佛陀才清楚了知一切细节,我只是妄想而已)。晚上就不敢再吃东西了,休息了一顿。第二天,满血复活,神清气爽,仿佛昨天把体内所有病痛都排出去了。
  从那天开始,我下定决心一直吃长素。
  有一段时间,只要沾上荤腥,我就拉肚子。闻到肉味依然馋,还想尝一尝,却是有贼心无贼胆了。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着,我就很奇怪,为什么肠胃已经不再接受肉食了,口腔和大脑却依然贪婪肉食?难道口腔、大脑它们与肠胃不是一家人?哦,真的,也许它们不是一家子。身体就是这么一个因缘的组合体,有时候肠胃不见得就会认同口腔和大脑的意见,它们也有意见相左时,在吃素这事上就如此。
  在坚持吃素的这几年,我的身体逐渐健康起来了,好几年都没生病,体检各项指标也正常。
  有一次,我跟妈妈说,好几年没生病了。她说,你吃素嘛,自然不会生病啦——过去她可不这么认为,老担心我不吃肉会营养不良。这时候,我的观念又改变了,认为:吃素对身体健康有好处。
  许多年过去了,我也老了(45岁),一直没生过病的我,突然在去年冬天被一场说来就来的感冒打倒了。我感冒起来与大多数人不一样,那动静就像天塌下来似的,全身各器官在各种味道的N多疼痛中煎熬,严重时身体都挪不动了。我已经记不得“上一次死”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但感冒这件事的痛苦估计也快接近它了吧——真是感冒如小死啊!
  不过这时候我还是很自信的,在“小死”煎熬中坚持了三天都没去医院。第四天终于撑不住了,被老婆大人搀扶着去看大夫。两副中药下肚,症状缓解,又活了过来。感冒是好了,但咳嗽依然断断续续,话不能多说,一多就气喘。这也算是一个少说妄语的增上缘吧。
  于是,那么在乎身体的我,又开始反思吃素的意义了。吃了这么久的素,按理说,身体应该越来越好的,怎么反而突然不好了呢?我甚至怀疑起吃素的作用来。
  这时候,老婆大人又发言了:吃不吃素,顺其自然。想吃肉,说明你身体需要,那就吃吧。是的,我的确还想吃!但肠胃却不想,它们用拉肚子来抗议我不负责任的行为。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奇特的想法突然冒出来:是不是持某种咒语(真言)的话,然后就可以吃肉了,还不会有过患……
  我就试了试吃一次羊肉烩面,吃时心中默念咒语。结果,这次居然没有拉肚子!
  迷信?非也。这是我的亲身体验。
  然后,我就妄想纷飞:济公大师吃肉喝酒时,大概持的也是某种高明的咒语吧,他能让吃掉的动物再复活,用的又是什么咒语呢……
  不断地修学佛法正见,还是蛮有好处的,起码能保证我上面的妄想不会继续泛滥成流沙河。
  重新看到《百法》里的“唯识无境”时,我特别有感触。唯识无境,字面意思就是“唯有识,没有境”,具体到吃素与身体健康这件事上也如此。唯有心识在不断地排列组合变化着,并没有什么固定不变的客观的外在境界,包括身体这个看上去很实在的存在,其实也只是心识的变幻而已。
  这确实让人难以理解,更难以接受。不过,我的确能体会到,自己心念对身体的影响,甚至对羊肉烩面的影响。这一点都不奇怪或玄幻,就像我呼出一口感冒气,传递到你的肺泡里,你也可能感冒一样。心念也像这口感冒气,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它的力量却是存在的。至于有多大力量,那要因人而异,持咒的作用似乎是在创造、确认和加强这个力量。
  具体到吃素上,如果我一直纠结吃素对身体健康有没有好处的话,那么只要身体健康有点风吹草动,我对吃素的信心就会摇摆不定。但如果我真正认识到吃素是基于平等对待每个生命的大慈大悲时,就不会再受到任何外在的影响而动摇吃素的信心了。为什么?因为这就是真实,大慈大悲是真实,而只在乎自己身体健康的心不但是狭隘的,且是不真实的——要不然怎么老在变化无常呢。
  真实才有力量,修行就是证真实——如是简单,简单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