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苏醒

  上周我们修学“思惟地狱苦”,导师告诉我们:“没有那个业力,就看不到那个世界。”尽管对法义中所描绘的地狱的种种受苦惨状以及时间的无限久长心生恐惧,但还是感觉地狱跟自己的关联不紧密。但修学“思惟傍生苦”这课时就不一样了,畜牲道与我们生活在同一个空间维度,它们所遭受的种种苦痛我是能亲眼看到的。
  在青少年时代,逢年过节,我自己曾亲手宰杀过家里饲养的不少鸡鸭。由于无知,又没有因缘听闻正法,下手时从没有替它们想过,更没有去感同身受它们有多悲惨。村里有人家杀猪了,全村孩子们像过节一样欢喜,因为杀猪的这家人会请大家吃一餐杀猪菜。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肉食是难得的美味佳肴。为了能满足一次口腹之欢,平日里还会心心念念地盼望着。如果没有得遇善知识听闻正法,至今也还是不知罪。
  为什么过去我会冷酷无情,无视和自己一样鲜活的那些生命呢?
  思考后得出结论:一方面,正如导师所说,人是很健忘的,我们过去生中肯定也受过傍生苦,但我们忘记了;而另一方面,也跟我们后天受的教育大有关系。我们从小就接受了这样一种理念:努力用心地饲养家畜家禽,就是为了吃它们的肉,这是天经地义、毋庸置疑的。
  我父亲养过几百只会下蛋的鸭子,也专职为生产队放过几年的牛。为的是卖鸭蛋,为的是牛能耕地。我父亲还是个捕鱼能手,别人生产队收工了就在自家的自留地种菜,我父亲则是拿渔网在小溪里网鱼,还自豪地说:我家的菜在河里。别人家孩子多,没肉吃;我家孩子少,还时不时有父亲抓的鱼可以改善生活,常常被人羡慕。父亲年轻时还做过几年杀猪师傅。我听说,当年,我那位仅4岁就夭折的兄长看见人家把猪肉买走了,他爬上案板大哭大喊:这是我家的肉,你们不能拿走!而他哭喊的这一嗓子,还一直被父母和周围人所赞赏,大家认为这孩子很乖,那么小就知道自家的财产不容侵犯。这件事还成为父母怀念这个没能长大的孩子的一个具体的细节,和感到非常伤心的理由:这么小就这么聪明,没养大,多可惜!
  我从父母身口教育、从生长的社会环境熏陶中,传承了这种与动物的相处之道,从没有怀疑过这里面会有什么问题。而且后来还很自然地把这个理念“接力棒”一样地传给了我的孩子,我女儿目前还是无肉不欢。她小时候看见爸爸在水池里宰杀一条大鱼,便想着吃肉的快感,还问她爸爸:我们什么时候买头猪来杀?被杀动物的苦难也同样没经过她的大脑。
  思维傍生苦使我真切感受到了轮回之苦,我们是生活在轮回道上的众生,必定要感招因果报应。我和我的父亲,曾经都是不眨眼的刽子手,手上都沾满了动物的鲜血!现在我幡然醒悟,真心向那些被我和我父亲杀害的众生求忏悔,向功德无量的三宝求忏悔!从今时乃至菩提,再不能杀生造恶业!我的父亲已去世多年,我无法让他了解杀生的恶果,但再不能把杀生的“接力棒”传给我的下一代了!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即使我的孩子做到了,但放眼望去,杀生的现象比比皆是,每天都有数不清的鸡鸭鱼肉死于人类的刀下,一批又一批正在长大的孩子也如我过去一样接受着牲畜是为我们口腹所用的教育思想。轮回的业力不停地运转着,使我们生生世世在受苦。因此,弘法就是宣传事业,就是教育事业,宣传事业任重而道远!教育事业任重而道远!跟着导师学佛法,跟着导师学弘法,对我们来说,这是我们能够做,也是必须做的。
  同时,作为三宝弟子,我还要本着无我利他的胸怀,要把闻思佛法以及一切善行功德除了回向给我父亲、回向给我的骨肉至亲以外,更要回向给这些被残忍杀害的众生,回向给所有在三恶趣里受苦的众生。希望用我的精进修学让他们有朝一日也能和我一起念诵佛号,念诵三皈依,消除违缘,消除对我们的嗔恨,早日获得暇满人身,修学佛法,离苦得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