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首届生命关怀论坛扫描

图文│善果

  “如何帮助重病的亲人在临终前减轻痛苦安详离世,创造助念因缘使其得以往生,不仅是每一位师兄的需要,也是每个家庭的需要。”3·17首届生命关怀论坛的邀请函上这样写道。
  本着让更多的人能安然离世得善终,究竟离苦得乐之心,生命关怀组的师兄们从议题调研,制作报名链接到推广,从编写课件PPT到邀请落实分享嘉宾,从统计报名信息到分组通知确认,从视听到文宣,从布置场地、茶歇到礼物准备,从现场签到、引领计时到录音直播、网络主持、主持主讲……两周时间,师兄们以清净的发心、满腔的热情,齐心协力出谋划策,积极筹备并圆满举行。
  3月17日上午8点,首届生命关怀论坛在西园举行。现场满满当当,还有师兄网上连线参与、倾听,反应热烈。
  令人赞叹的是,为办好本次论坛,义工们在论坛之前便设计了《关于生命关怀最想知道的事》议题征集,您最想知道什么,我们就给您讲解哪方面的内容。生命关怀,从一开始,就从你我的切身利益出发,以一种无言的关怀温暖他人。截止到3月11日,共收到311份反馈表。论坛针对提出的最热烈的四个话题进行学习、培训、分享。

为什么来参加生命关怀的学习?

  主持人慈含师兄讲述了母亲直肠癌去世的故事:从2010年发现,到2014年去世,四年里带着母亲四处求医,像捞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哪里有什么偏方就跑到哪里。一人得病,全家人都在共同经历痛苦、对未知的恐惧,明知疾病指向死亡却不敢言,而母亲一直到死都没有解除对死亡的恐惧。
  师兄回顾着学佛前的经历,有些哽咽。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每个病者背后都是一家人的痛苦,医院每个刹那都有生离死别。可是,面对死亡,我们有什么力量?生死一刹那如何保持正念?当时什么都不懂,只有惧怕、忐忑不安、悲凉。这才让我今天愿意来学习,并做生命关怀的义工。或许我们都有类似的经历,才让我们坐在了一起……
  慈含师兄真诚的分享,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是的,教育亏欠了我们一堂重要的死亡课,对死亡话题讳莫如深,不等于死神就永不降临。生命关怀不该是乏人问津的荒漠。
  谈到生死,气氛似乎有些凝重。这时,主讲人弘云师兄把她的菩提宝宝带到了台上,她笑着说,宝宝在她肚子里时就已参加了两场助念,平时培训他都在场,他是最小的助念者。新生命尚在孕育,就已然为他人的往生助念,弘云师兄的一袭笑语让大家刹时体悟到死本就是生的一部分。她感恩她的妈妈,一位学佛已十几年的老菩萨,并给妈妈送上了礼物。生命传承的美好典型跃然台上。

如何与年事已高却无法(不愿意)面对死亡的亲人谈生死?

  不愿意面对死亡的原因,大家讨论时一致认为:求生的欲望让我们不愿谈死,认为谈论死亡晦气,触霉头,仿佛只要不谈论它就不会发生。害怕死亡,认为死亡是冰冷的、不幸的,终结了本该幸福美好的生活……
  生命关怀就是把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变成对生命的尊重。可是如何与亲人在临终时谈论死亡?
  济群导师高屋建瓴地开示:死亡时的那一念很重要。所以,对临终的人做心理引导就特别重要。心理引导有三个方面:首先帮助临终者认识到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要把无常看得正常。一百年前的人都死光了,再过一百年,我们也要死。没有哪一个人可以不死。要接纳死亡这样的事实。为什么怕死?无非是对生的留恋和对死的恐惧,不知道死了要去哪里。
  第二,要帮助临终者回忆他这一生得意的事情,特别是他的善行,让他安住在善念中,心安理得,对自己能投生善道有信心。
  第三,才是生命归宿的问题,建立对西方净土的信仰,了解阿弥陀佛的功德愿力,了解西方净土的庄严,生起求生西方的真切信愿。
  导师关于临终助念的开示,让大家豁然明白,不接纳才是痛苦的放大镜。撩开死亡半遮半掩的面纱,扪心自问:我对死亡恐惧吗?我知道死后将去向哪里吗?我能接纳死亡吗?我具备引导他人正确面对死亡的能力了吗?

怎样让不信佛的家人同意临终助念?

  看上去这是一个大问题。事实上真有那么多不信佛、不同意助念的家人吗?
  道亮师兄娓娓道出自己陪伴奶奶和小外公,一起面对疾病与死亡的经历与心态。2016年,86岁的奶奶脚骨折,她辞了工作去农村陪伴曾是作为童养媳的奶奶。面对奶奶的指责,她把这作为所缘境,尽心尽力护理,直到奶奶奇迹般地康复。
  2017年,“小外公”——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孤寡老人,他患上了糖尿病,腿上和脚底板都烂了一个洞,骨头都出来了。道亮师兄请了三个月假去陪伴护理。在他家里放了念佛机,跟他讲述阿弥陀佛的功德,一痛起来让他不要叫妈妈,而是叫阿弥陀佛,给阿弥陀佛“打电话”。临终时,“小外公”独自穿戴整齐,头朝门外平躺,面部安详,表法在面前。道亮师兄说,最后见到临终的他时,她哭了,因为这是一个人从容而有尊严地面对死亡的生动示现。这也对她的修学产生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慧承师兄则分享了在父亲得癌症后如何尽孝的过程。父亲是生命关怀组成立后的第一例跟踪案例。一开始,慧承师兄瞒着父亲,不让他知道自己的病情。在生命关怀组师兄们的帮助下,她才发现接受不了病情的不是父亲,而是自己。于是有义工师兄们介入,告知父亲真实病情。伴随着这一个转折点,她开始真正进入生命关怀历程。
  她学习与疾病相关的知识,学习如何缓解痛苦及护理知识,学习如何善终的相关知识。她总结出启白三宝、引导父亲亲近佛法、相约极乐世界等关怀三步骤。
  在引导父亲亲近佛法这点上,她陪伴父亲共同回忆过去,赞叹父亲对家庭的付出,向父亲忏悔认错;在闲聊时,她有意针对某件事谈自己学佛前和现在观念的改变;她和父亲一起看佛教视频及听法师开示;她积极做功德(念经、念佛、放生、普佛等)回向给父亲,与父亲分享做临终助念义工的所见所闻……师兄善巧地缓解了父亲对死亡的恐惧,让他愿意跟着自己念佛,最终得以安详往生。
  还有法慧师兄也现场分享了自己是如何帮助朋友为奶奶助念,朋友家从不信佛到全然听从她安排的过程。
  听完师兄们一段段的亲身经历,大家才发现所谓“家人不同意临终助念”只是内在的设定。只要有足够的信心和同理心,很多情况都能迎刃而解。

四大分解和临终征兆

  这临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医学是这样讲述临终过程的:临终期一般为10-14天(有时候可以短到24小时)。临终病人常处于脱水状态,皮肤摸上去凉凉的。你不要以为需要加盖被褥以保温。相反,加盖一点点重量的被褥,绝大多数临终病人都会觉得太重,觉得无法忍受。呼吸衰竭使临终病人喘气都困难,此时供氧无法减轻这种“呼吸饥饿”。吞咽困难使病人无法进食和饮水,倘此时喂食会造成呕吐、食物进入气管引起窒息、病人不配合而痛苦挣扎等后果,无法安静地走向死亡。而静脉输液虽能解决脱水问题,同时也会带给病人水肿、恶心和疼痛。呼吸时,积聚在喉部或肺部的分泌物会发出咯咯的响声,若用吸引器吸痰常常会给病人带来更大的痛苦。听觉是最后消失的感觉,所以,不想让病人听到的话即便在最后也不该随便说出口……
  佛教则从“地、水、火、风”四大分解的角度形象阐述了临终的症状。而命终征兆,诸如指甲、额头、手掌、大拇指、耳垂等有一些迹象可以观察,一些经验可以判断。

亲人病重临终时,该怎么做?

  如何说服家人不要哭?如何说服家人换衣服要在二十四小时后?这一块,民间有些做法存在着一些误区。
  很有助念经验的仁能师兄分享了一则实例:家人乱糟糟,但她和临终者沟通约定,“你只要跟着我一心念佛,什么事都与你无关。”一心笃定,放下万缘地念佛。在她们的助念下,最终往生者脸色红润,光泽鲜耀逾于平时,现出比生前还要庄严的瑞相来。
  道忱师兄激动地分享一月份公公在佛号中往生的情形,更衣入殓时,脸色安详,左手臂、左腿是伸直的,手柔软得像棉花,嘴巴笑得合不拢……公公的往生过程让她亲身验证,在一起生活了25年的公公,一生的福报都在最后四天。她感恩佛力不可思议,还有什么比三宝的智慧、慈悲更让她惊叹、赞叹的呢?生命究竟的皈依处是佛、法、僧!她感恩导师施设的两套模式,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师兄们的发心,发愿生生世世做一名佛弟子,尽未来际地修学、修行,利益更多的人。
  当四个主题都结束时,生命关怀组的师兄们上台合影,收获了大家长久的掌声。《印祖文钞》赞叹助念功德:“成就一个人往生,即是成就一众生作佛也。”生命关怀体现了同体大悲的菩萨精神,而把学到的知识分享给更多有缘人,也是在遍种西方九品莲。
  一天的时间,不仅有专业知识的培训,有过来人的现身分享,有热点议题的讨论,还有模拟演练“我和家人谈生死”……信息量那么大,然而师兄们的内心已然觉得死亡并不那么可怕,临终并不总是沉重、黑暗的,内心有种饱满的收获感。
  生命关怀,让逝者平静地走向生命终点,在阿弥陀佛垂金色大手的接引下,生命完全可以呈现出安详、温暖和喜悦来。“生如夏花之灿烂,逝如秋叶之静美”不只是一个句子,还可以完美地现实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