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至今,五千年的文明,人类都在寻求幸福和快乐。我的人生也一直在追求幸福,从未停止。何为幸福?小时候期待有一个温暖的家,家里有爱自己的双亲。拥有喜欢的玩具、一群玩伴。还有可喜的成绩、赞许的目光和语言;长大后,我期待佳人的爱慕、工作的体面、爱情的美满,家庭的和睦、收入的丰厚……我对幸福的期待永无止境,越堆越高,越压越重。可是,这些期许带来的满足,很快就在记忆中烟消云散,而一路的痛苦却在生命里跌宕起伏,来来去去。
  小时候上学,老师喜爱把学生做比较,得出的结论往往是,这个孩子优秀,那个孩子差劲。我就在这种比较的教育中失去自主,被评价、被定义,被动地接受这些“标签”。当被抬高时,就期待再往高处行;当不被认可时,就讨厌那个“与我为敌”的评价者。日子如流水,时不时会被烦恼闯进。情绪时而不快、沮丧,时而委屈、痛苦,烦恼并无一刻离开过自己。
  青春年华,我爱慕的人却得不到,求而不得让我有如肝肠寸断般煎熬。那种想得到,却虚无缥缈得看不见、抓不住的情感,让我的情绪起伏宛如过山车,有一段时间甚至如跌进万丈深渊里,怎么也爬不出来。
  家人生病,我也经历着生不如死的痛,情绪随着病情发展像跳蚤般上下弹跳,爆发的强度又如洪水般势不可挡。那时候甚至想:人活着到底为何?为什么我的人生不是幸福,而是这般煎熬和痛苦?
  加入三级修学后,导师一系列的开示让我明白:凡夫的生命本质就是痛苦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五阴炽盛都是苦。把幸福和快乐建立在满足自己需求和欲望的基础上,这种幸福是短暂的、无常的。带来的满足感也是极其虚幻的,让我的心无法安宁,随境抓取。长此以往,我变得浮躁、混乱、焦虑、恐惧、没有安全感,因为我对外在的一切是那么地依赖,对所有的变化都恐惧担心。
  佛法让我们了解苦的本质,并不是让我们被动地接受苦,而是去了解痛苦产生的根源,究竟地离苦得乐。万法不离因缘法,生命的痛苦也是如此。由于无知、无明,使得心对外在的境产生虚妄分别并加以执著,于是有了数都数不过来的烦恼。不良情绪下,又会产生各种过激的想法、语言和行为,苦果也就此酿成了。
  而当内心不再有迷惑和烦恼,感受到的幸福才是生命本质的存在。它不需要任何外在条件,无论在什么环境中,我们本具的智慧光明都会源源不断地散发喜悦。究竟的幸福是生命本自具足的,找到这种存在就找到了幸福的宝藏。佛菩萨的举身微笑,那种发自内心、遍布全身的喜悦,不是因为得到了什么、依靠着什么,而是来自于觉醒的心。佛法告诉我们:要直下承担,要认识到我们本来具足的佛性。
  再回过头来看自己曾经的痛,哪一个不是建立在虚妄分别的基础上?又有哪一个不是因为执著带来的烦恼?贪嗔痴的毒瘤依附在心灵上,阻碍了它的自由,挡住了它的光亮。而自己就是在黑暗中行走的路人,根本看不清一切。
  原来我一直在与幸福背道而驰。那久已干涸的心灵在导师的慈悲开示中得以被滋润,那因痛苦不能自拔的情绪也终于能够释怀:我一直在寻找的幸福被我弄错了方向,之前所努力的,都是在给自己带来痛苦、烦恼和灾难,一切皆因我缺乏透视宇宙人生真相的智慧。世界远不是我眼见的那一点点,从我的生命到生命所依存的宇宙,我的认识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我原有的认知是没有办法让我获得幸福的,只有建立正确的认识,我才有可能遇见真正的幸福。
  我认识到,唯有佛法智慧能让我跳出“牢笼”,那一个个夸张的、自导自演的妄念才能被认识和熄灭,那个觉醒的心才能见到它本来的面目,那个一念未生之前的我才会被自己认识。这才是痛苦的究竟解脱,是生命的大自在。生命竟然可以如此宁静与美妙!
  然,佛法义理浩如烟海,累生习气又如盔甲般坚硬难以攻克,我又该如何去寻找、认识自我的真心呢?通过这一课的学习,我坚定了向道之心。我明白,以我当下之力,实在无力弄懂《百法》《坛经》《金刚经》含藏的甚深微妙法,现阶段甚至连当下的一个妄识都还难以察觉,但是,只要有方法、有地图,就不怕迷失方向。我坚信,三级修学会带领我一步一步迈向光明大道,揭开包裹心灵的神秘盔甲,见到开放在彼岸的幸福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