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智青

  春节,成了让我想要逃避的日子。
  近年来,谁家口袋都不缺吃的钱。于是聚在一起大杀大吃的理由也就多了起来。以前,日子苦,到了年初四,也就基本结束了年味,至少结束了走亲串戚。现在呢?好像结束不了你带人到我家吃两天我带人到你家吃两天的活动。为什么?因为春节聚餐准备的禽畜还没杀完。
  除夕前几天,母亲家里养的鸡、鸭、鹅就开始不吃饭了。母亲说:“第一个人来买鹅,它们就开始吃得很少,近年了,更不吃了。”它们知道的,人们狂欢的日子就是它们的末日,有谁面对死亡而无半点恐惧的?
  我说:“它们什么都知道,知道要死了,都愁得吃不下了。动物是有情感的。”
  母亲说:“是的,所有动物都有情感。那年去药蚯蚓的时候,有一个地方非常多。可第二天再去的时候,那地方一条蚯蚓也没有了。我就想,是不是害怕被药,全部都逃走了。”
  “那是肯定的,那么多同伴被抓走,有机会逃走,它们还能不逃走吗?”
  可是,人们就算知道禽畜害怕被杀而采用不食等消极抵抗的方式,也不会生起一点点怜悯之心而放过它们。
  春节,十五叔把杀好的鹅放进滚烫的沸水中煮一阵子,然后用铁钩勾起那只鹅,再用力地抽那只鹅的喉管,我被吓得即刻带着儿子给那天所有被杀的动物念三皈依念佛号——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安定内心的恐惧。
  恐惧什么?恐惧造恶业,恐惧业力成熟后堕入地狱,去经受酷刑,千万劫求出无期。
  可是,对母亲养的那些绝食的家禽,我却无能为力。放生它们也相当于虐待它们,因为,这些平日受圈养的动物们在大自然中无法独自生存。
  学习《道次第》,思维三恶趣苦,看到法义描写地狱众生受刑时的痛苦情形,想到自己在学佛以前有意无意地也加入过杀生行列,这种共业使下地狱之因不断庞大,内心充满恐惧。
  今天都年初十了,还有很多聚餐正在约起,因为笼子里还有很多鸡、很多鸭、很多鹅没杀完,继续留着还得喂它们粮食……
  我仿佛看见,人们在欢天喜地地累积着下地狱的因;
  我仿佛听见,刹那之间,大肆杀害动物的人们被地狱中的狱卒放在刑具上翻接煎煮时的惨烈的呼救声;
  我仿佛感觉到,地狱之火吞噬着我的躯体,钻心的痛苦恒久接连不断。
  有多少无知就有多少痛苦。因为无知,杀生害命;因为痛苦,再次受刑。辗转轮回,无可穷尽。
  不!不!不要!我不能在这轮回中任宰割。佛法僧三宝啊!请拯救我这个可怜悯者,把我从轮回怪圈中拯救出来。
  不能再这样活,不能再造恶。我唯一的机会,就是安住三级修学中,依教奉行,精进修学,用佛法智慧清除恶道之因,止恶行善,积累成佛资粮,究竟脱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