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带的第二个同喜班最近刚升同修班。虽然不能说没有问题,但总体状况比所带的第一个同喜班好了很多。
  观察发现,有几个阶段是学员修学比较困难甚至容易退失的时段:一是同喜班前三个月,二是“教界篇”时,再就是同修班前半年。
  其实,导师为我们施设的三级修学是层层递进、一环扣一环的,每个阶段,每个单元,甚至每一课,都有其必不可少的“营养”。作为学员,要及时汲取到;作为辅导员,更要做好引导和示范,如此才可以陪伴师兄们走得更远。
  同喜班头三个月,是入班的“蜜月期”,有好奇心、新鲜感,也有冲劲、热情。这个阶段,如果辅导团队配合得力,烧好三把火,踢好头三脚,就能为班级后续的健康成长打下良好基础。我所带的第二个同喜班在这方面受益很大,辅导团队自身也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此外,开班模式的落实,甚至开班前的陪伴也非常重要。修行,是一场“心”的长途旅行,每一段都要带足装备,加足油,备足盘缠。如果在入班前对正信佛法和三级修学多些了解,进班后就更容易安住,更容易契入。前行做好了就是正行,真实不虚!
  一般来讲,同喜班头几个单元是很欢喜的,“心态不知不觉就变好了”。因为我们过去的烦恼很粗大,导师深入浅出地引导,还有前面所加的油一般这一阶段尚发挥着作用,所以“药”下去,很容易见效。
  但这个阶段也最需要未雨绸缪,尤其对“模式篇”和十八字方针,要时时勤拂拭地提醒、强调,要润物细无声,甚至大张旗鼓地导入,因为修行最终还是要靠自觉。虽然刚开始会“不知不觉”受益,但如果不提前加油,到了“教界篇”,很快就会出现心行跟不上的情况。
  相比其他内容,模式篇的引导更需要用心。我做过调查,对模式篇的内容,虽然当时都说很欢喜,但过段时间换个场合再问,发现并不尽然,其中的微细不可不察。
  模式篇对辅导员的要求也更高,因为不但要说,更要做,否则传达不出模式的内涵,力量也出不来。辅导员的素养中有一条就是要身体力行。如果说这是对每一课的要求,那么对模式篇的引导,更是重中之重。
  又比如对班级服务,本来认为自己已经耳熟能详了,最近跟所带班级的班委一起重新学习,本意是要引导大家自我检讨,但学的过程中发现,最需要检讨的还是自己,对很多内容并没有真正用心领会,更不用说做了,对八步骤也是如此。我在带班第二年,才发现自己在第三步存在比较大的问题。而在重新学习第三步的过程中,又发现自己前两步的问题其实也不小,态度模式则更不必说。八步骤还好些,毕竟整天挂在嘴上,耳濡目染,那其他方面呢?
  换句话说,如果前一阶段该加的油加到了,哪怕是部分加到了,“教界篇”就不会太难。比如对“教界篇”,反映出来的一个问题是会认为跟自己关系不大。试想,前面的修学如果入心了,对自己的生命现状和三级修学的殊胜有了一定认识,从而对修学因缘的难得易失生起珍惜和渴求之心,甚至生起大乘佛子的担当之心。如此,对教界的事,还会认为与我无关,还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吗?而这些心行的生起,其实离不开前一阶段按照模式一步一个脚印老老实实地学习,要真正学到心里去,真正成为后续阶段的资粮,而不是搭个便车,到此一游,打打酱油。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看似是教界现象,其实很大程度上,它跟前一阶段辅导员对模式的导入和学员对模式的真正掌握与否以及修学是否入心有很大关系。稀里糊涂地,生命就改善了,这样的好事可能一时会有,但如果不注意因上努力,是不会一直有的。
  “教界篇”的问题在所带的第一个同喜班比较突出,在其他班级也有类似情况。所以,我在带第二个同喜班时就早早开始预防,虽然状况多少还是会有,但已经好了很多。
  而有了“教界篇”和前面一系列的基础,再学“利他篇”,也就顺风顺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