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带班的时候,面对比如如何带班,三十分钟如何讨论,我如何进行总结分享,面对师兄们的分享如何反应等等好多问题,我自顾不暇,在法义上没什么“建树”。但是也在不经意间做对了某些事情,坚持开班委会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我个人世俗能力和法义理解引导能力都有限,同时福报贫薄,精力也有限,我还有个观念是“懒妈才能养勤快的孩子”,所以我要推动师兄们学会关心班级,相互关爱,养成主人翁意识,自己管自己。那么最好的突破口就是班委会,所以我从同喜班开始就重视班委会的召开,风雨无阻。
  其实都是既有的模式标准,班委会的内容:上次共修时提出的问题的落实情况、师兄们小组的出勤率、自修的遍数、有没有烦恼,是否需要上门关心、还有本次共修师兄们的分享质量等等。我们经常开半个多小时的班委会,无论是不是要放假或者参与人员少,我们都坚持不懈地召开。一年多下来,通过班委会,师兄们对于班级的情况“明察秋毫”,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班级师兄发生了很大变化。
  有的师兄年龄大,眼睛老花,思维跟不上,就有师兄每次在小组共修前,通过电话把法义给这位师兄复述一遍,经过大半年的修学,现在老菩萨自己每次分享都很“接地气”,开始带动其他师兄修学;有的师兄身体不好,不能出门,小组共修就去她家里共修,不仅解决了探望,而且也解决了共修问题;有师兄排斥小组共修逐条讨论,我们知道后,就随顺因缘,小组共修她不用分享,师兄在“道”上就随喜赞叹,同时在“略示修法”重点关注引导,现在这位师兄对模式十分认可安住,并积极承担“召集人”义工;有位师兄家里母亲重病,我们班委主动联系慈善义工现场给我们培训,第二天师兄的母亲往生,班级师兄很从容地承担了从助念到追思会的主要义工,真是不可思议。
  通过班委会,班级的传灯也“有声有色”。对于禅心读书会的护持,从最开始的“打酱油”,到“有模有样”,最终还被颁发了“定海神针奖”,由衷地为师兄们感到高兴。另外,我们班级师兄把有“意向”的亲友,拉到我们读书会的群里,每天轮流诵读导师的法本,接引了很多亲友。而这离不开每次共修后班委师兄对于班级护持和读书会群的用心关注,身体力行地带头诵读。现在这个群每天诵读五分钟导师法义已“蔚然成风”。
  因为班委是“旗帜”,所以首先法义要修得好,修得积极。有时候发现班委师兄的班级分享流于形式,我会在班委会给班委师兄“开小灶”,提出问题:自修不够、没有结合自己、没有抓住导师的意思等等,班委师兄都能接受,只要有空就聊聊,大家很欢喜,也很乐意多修半个小时。
  班委会其实就是菩萨开会,通过这个道场,让我们开始学着关心班级师兄,临摹菩萨的悲愿,检讨自己的凡夫心,强化菩提心。
  班委会真是个自利利他的好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