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即将过去,像是一场感召的游戏,我看到自己在游戏中的角色扮演,有点沉重,有点滑稽,有点哑然失笑。要与过去的自己挥挥手告别了,来一场回顾,也是一个仪式。

  十分感恩三级修学的两套模式,让我的生命与之进行了紧密的连接。虽然我正常上班,但日程的安排以及内心的所缘,却更像是围绕三级修学进行的。现在分享三大收获:

  一、修学依然是我花了大部分业余时间的项目。因为感觉自己不够智慧,天资不足,所以为了带好班,投入了不少时间用于闻思,对法的领会因此比原来加深了,体会到导师所说的法源自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代代相传,纯净、甚深微妙。

  在做事的过程中,经常与自己的串习撞车,于是烦恼现行了。但有了闻思的基础,我发现无论何时起了烦恼,当期法义都能对治它,大部分时候都能令烦恼不过夜。若次日起来,前一天的烦恼依然存在,我就利用早课前后的时间在佛前思惟:它是什么?根源在哪里?为什么影响我?我是什么?每次的结果都是相同的,那就是:强烈的我执。为了这个“我”,我一次次以身试法,一次次体验痛苦,一次次与串习拉锯。当我认识到这些,烦恼也就消失了。

  二、义工行亦是对法的全面体会。别人一句不随顺我的话,一个不认可的反馈,别人的表现不如我的设定和期待,“好现象”未出现……这时,烦恼都会任运地在心灵上空排兵布阵。这些都是因为我执而产生的对境。在对境中,每每要通过与我执的拉锯来完成对法的认识。一遍又一遍地来,一遍又一遍地消失,伴随着修学与做事的过程。

  回首这些,体会到所有经历都从内心的痛苦中穿过,被我培养得很强大的三种感觉“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随时变换面目,光明正大地登场。往往等痛苦在内心生起了,我才意识到:哦,又来了一个回合。有时是短兵相接,有时是浩浩荡荡,蔚为壮观。总之,当时很难受和抗拒。但当我用法义把自己解救出来后,体会到的是天清地宁,天宽地广,真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回忆起来就是两个字:刺激。也真切体会到,那个在演戏的不是我,而是一个众缘和合的五蕴和合体,对境中的人与事是来陪我练兵的。这个道理,导师常常开示,但内心没有触礁时就是体认不到,由此,我体会到“历事练心”的修行深义。

  三、之前我在工作与生活中,有很任性的一面,对凡夫串习不太上心去收拾,认为我是修行的,你们不认识真理,不屑与你们为伍(不像与师兄们相处那样,比较注意反省)。所以在生活与工作上,应付得很是敷衍。

  随着修学的深入,今年我认识到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这种慢心是我执的流露,是我为我执保留的一块肥沃黑土,我需要那么深爱这个我吗?师兄与同事、与家人有本质区别吗?慈悲心、智慧的心应该是平等对待一切,而非分别对待。于是,我在佛前发愿:愿我能在每个当下看到修行的契机,愿我能将每个当下当作修行的对境。当此认识明确后,确实体会到,天天有对境,时时都需要提起正念,工作与生活就是道场,无需外觅。当我尝试去改变时,我的家人对我更柔和了,几乎给了我无条件的包容与接纳。在工作上,也自然地向自己感兴趣的工作内容发展,逐渐顺心起来。在同事们普遍感觉工作压力增大的情况下,我的心理压力反而变小了,能够把心更多地用在修学与做事上。

  回过头来看所有的一切,我认识到:修行上的点滴进步,都来自两套模式对自己的拉拔。我现在面对的还有三座大山:1.根深蒂固的我执与烦恼串习;2.扎实践行菩萨道的勇气、精神以及大格局都是很缺乏的;3.对《道次第》中每一个法在心行上的落实,很多还是很飘,缺乏深度,落实得很是不堪……所以,在未来的日子里,我愿意一如既往地服务大众,掌握正见,在做事中看到差距,将法落实到心行。修行的路无有尽头,我要精进不懈地努力。当穿越所有的心灵障碍时,我相信,一定能够亲见与诸佛菩萨心灵一样的万古长空,不管穿越它是一件多么旷日持久的事。大道,就在内心深处延伸,我愿做道上的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