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有云:“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而我想,如果释迦牟尼佛没有在菩提树下悟道,人类更是在万古长夜中。正如《三宝歌》中所唱:“人天长夜,宇宙黮黯,谁启以光明?三界火宅,众苦煎迫,谁济以安宁?”
  对于我来说,不说轮回之苦,就是这一生,如果没有佛法的智慧指引,不知还要跌跌撞撞摸索多久。人活着,总会遇到这样或那样不如意的事,如果没有智慧引导,就会陷入各种误区,不能自拔,体会无穷的痛苦和烦恼。
  小时候,我受到的教育大概是——只要自己努力,就没有达到不了的目标,克服不了的困难。可是事实上,喜欢一个人却得不到他的爱,越努力越痛苦,放弃努力又不甘心,心灵饱受煎熬。当爱情受到父母和外界的反对,就拼命抗争,以巨大的代价获得些许甜蜜,以为会长长久久,却总是劳燕分飞,不是这个想逃离,就是那个想逃离,彼此饱尝断肠滋味。心情也是起起伏伏,有时候感觉自己的心很孤寂,颇有看破红尘的感觉;有时候被一份感情打动,但这段感情又会带来各种各样让人猝不及防的问题。
  物质的发展、科技的进步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便利,但是对心灵的帮助却是微乎其微,甚至带来更多的压力。文学艺术带我领略艺术的美,也曾经写歌曲抒发自己的感情,在各种世间的书籍中寻找答案,但它们更多的时候如同一个放大镜,把痛苦放大了给我看,纤毛毕现。记得有一次看余华的《活着》,有感于人世间种种让主人公麻木的巨大痛苦,心痛地大哭起来,文艺依然不能帮助我解决人生的苦恼。有的哲学家,虽然能看到生命的虚妄,但却缺少智慧的引导,对未来不免产生失望甚至是绝望悲观的情绪,提出了问题却找不到答案。我也参加过心理学的沙龙,希望能寻找到心的答案,却总是不能让这颗心安定下来,获得长久的平静。直到有幸遇到佛法,带领我一步步破除对生命的误解,认识人生的本来面目,才狂心渐歇。
  想想也真是后怕,如果没有遇到佛法,还要在苦恼的漩涡中打转多久,是否能走出烦恼的泥淖?如果没有遇到正信的佛法,还是会断了自己的法身慧命,一样可怕。非常感恩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模式,我才能有机会听闻正信佛法,并能逐步将佛法融入自己的生命中。
  看到生命的虚妄性,仍以慈悲精神积极入世。有人因信仰佛教而改变人生乃至趣向解脱,但面对一个巨大的社会,佛法不能遍及一切。导师说:“良好社会制度的形成,良好社会风气的形成,要经历一代甚至数代人的努力,但我们别无选择,因为我们面对的社会、面对的形势就是如此,不管来得及来不及,我们总是要做,做总是比不做要好。”导师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这才有了我听闻正信佛法的机会。这让我想到一个故事:
  一个男子到海边散步。他注意到,许多被暴风雨卷上岸的小鱼困在浅水洼里,回不了大海。用不了多久,这些小鱼都会被干死。忽然,他看见前面有一个小男孩,捡起水洼里的小鱼,用力把它们扔回大海。男子走过去说:“孩子,这水洼里有几百几千条小鱼,你救不过来的。”“我知道。”小男孩头也不抬地回答。“哦?那你为什么还在扔?谁在乎呢?”男子问。“这条小鱼在乎!”小男孩一边回答,一边拾起一条鱼,扔回大海。“这条在乎,这条也在乎!还有这一条、这一条……”
  要是没有导师的慈悲,我就像小鱼一样,会被干死。是导师的慈悲大愿,让我回归了大海。我也要跟着导师的步伐,点灯传灯,把佛陀点燃的希望之灯传递给更多人,让心灯汇成一片灯的海洋,照亮这万古长夜,让每一条想回家的小鱼都能找到回家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