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灵创造幸福》的体会

  《心灵创造幸福》一课,导师从五个方面为我们开示了幸福问题。关于逆境,导师告诉我们,不接纳逆境是痛苦的放大器,接纳则是转化的智慧。同时还告诉我们,“对于人生来说,顺境有时会成为麻醉剂,让人忘乎所以,而逆境反而让人更加清醒,对人生的思考更加深刻。”也就是说,只要能正确面对逆境,接纳逆缘,即可以避免无谓的烦恼,有助于人生的历炼和成长,使其成为修行的增上缘。
  人生中遭遇的两次逆境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佛陀教法的究竟,体会到导师的慈悲和良苦用心。逆境的确使人成长,亦是修道的助缘。
  第一次逆境是我父亲去世。父亲去世时我25岁,第一次面临死亡,第一次面临与自己最爱最亲的人永远分离。那是一种心痛到窒息的感觉,我常常在深夜里独自落泪,后悔没有对爸爸尽到孝,常常做很多“如果当时怎样怎样就好了”的假设。此后的好几年,感觉自己都不能提爸爸,不敢回忆在北京病房里的情景,一想起就会陷入忧郁痛苦的情绪中。现在我知道,这就是《杂阿含经》中所说的,对逆境不接纳所带来的心苦。沉浸在不良情绪中,这是第二支毒箭。
  另一方面,父亲的去世让我开始思考生死,让我特别想为他做些什么,于是我开始走进寺院,在很多寺院为爸爸点灯、做佛事。我以爸爸的名义放生,为爸爸诵经、抄经……虽然现在看来,这些行为也许是不究竟的,离正信还有距离,但通过这些行为,我的内心在一种恭敬敬畏中得到了净化,这些经历也成为了我接触佛教的最初因缘。
  第二次逆境是医生的一次误诊。有了小孩后,我就一直在盼望小孩赶紧上幼儿园,这样我就可以“自由”了。我不断盘算着要怎样挥霍这种自由:我要健身,把松弛的肚子练出马甲线;我要看电影,把我漏掉的大片统统补回来;我要旅游,要享受美食,要和朋友聚会……
  然而两次胰腺炎接踵而来,禁水禁食暴瘦十几斤,让我感觉连米汤都变成了人间至味;有了小孩后渴望睡到天荒地老的我躺在病床上,睁眼看着点滴到天亮,就盼着能下地活动一下。正如导师所说的,“快乐只是对痛苦的一种缓解,没有哪一种快乐具有本质性。”因为两次胰腺炎发病时间相距很短,并且我不饮酒,没有三高,所以通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高度怀疑我的胰腺炎是因患一种罕见的疾病所致。医生告诉我,这种疾病无法治愈,只能靠激素缓解其发展进程,最终任其发展成绝症,并可能让我在痛苦中走向死亡,也许这个过程会很快。
  我一方面觉得死亡怎么会一下子就离自己这么近,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放不下自己的女儿和家人;另一方面,我突然觉得自己曾经在乎的很多东西变得一点也不重要了。那些我曾经渴望的“自由”,想要获得的职称职务,想要证明自己的各种暗暗较劲,想要获得的关怀和爱,在乎的皮肤和身材,在乎的他人的目光与尊重……统统变得没有意义,这些不是也不该是生命的意义。现在看来,我曾经在意的许多东西不过是想体现自我的优越感、重要感罢了。
  好在这一切只是一场误诊。当北京协和医院权威的医生对我说,你这个只是胆结石引起的轻症胰腺炎、没有什么大问题时,我仿佛获得了重生,这种重生是心灵上的重生。
  因为经历了,我明白了死亡来临时是怎样一种绝望的心情,那是一种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状态,对未知的恐惧以及对至亲的不舍。所以在得知误诊后,我非但不想以吃喝的方式庆祝,反而不想失去生病时的心理体验。那段时间,我的心量变大了很多,放下了很多执著;我更加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因为不知道还能拥有多久。我甚至希望这种让我清醒的体验能够保持,我害怕自己过不了多久又会掉入世间幸福的假相编织的温床。所以我拼命寻觅,希望能找到一种生命和心灵的究竟归宿。
  各种因缘不可思议,我遇到了读书会和三级修学,让我从迷信走向了正信,生命的方向从此变得不一样。我想,是这次虚惊一场的逆境让我清醒了,让我对人生的思考更加深刻,成为修行路上的增上缘。现在,我的身体很健康,胖了十几斤,并且在净皓师兄的鼓励下为生病的外公吃素。因为吃素的原因,核磁共振检查下来,连结石都没有了。当然我知道这一切也不是恒常不变的。
  而修学和心灵方面,当我有所懈怠、起烦恼或是又想追逐世间名利享受时,我都会去想这次误诊。再次用心体会死亡逼近时的感受,我会很快警醒。
  导师说:逆境对人生来说未必是坏事。我深刻感受到了!面对逆境,接纳、转化就能使它成为修行路上的增上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