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护持读书会,比较有机会亲近书友们。前些天,有位已申请加入三级修学的书友和我说,她的睡眠不太好,睡不好第二天很累……我十分确信地告诉她,那您报名三级修学,就是很正确的选择!
  柴静说: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我想,对失眠的人而言,常常是深夜里欲哭无泪。可能是因为神经比较纤弱,以前的我有时也会半夜突然醒来,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失眠时,各种念头纷涌,躺在床上,任念头们粉墨登场,我无法自控地左思右想、翻来覆去,越翻越焦虑,越想越精神……感觉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偶尔划破寂静夜空的声响仿佛都在提醒你,你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人。有时也起床看一两小时书,过后再去睡,但第二天,这种疲倦感挥之不去。除此之外,多梦也让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太高。
  我的睡眠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好的呢?我也不记得,只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好像很久没做恶梦了。留心后发现,偶尔有邪念时,梦中也会念佛号,虽然平时也没有不间断的持咒习惯。印象清晰的是,上次梦中要犯戒时,会提醒自己赶快转念……虽然不是每次都可以清明觉知,但比起以前在梦中种种的惶然和“入戏”,已是好了很多。
  当然,有时仍会半夜醒来,但比以前的频率低多了。且和以前比,最大的不同是,不再那么容易被念头带着走了,只是觉知地看着念头,任它如天空的云彩,来来去去。就这样在清明的状态中,不知不觉再次进入睡眠。因而,失眠的事几乎再没发生,而且是几乎任何时候(即便偶尔忙到特别迟,夜里一两点)都可安然入眠,我真正开始感受到佛法于身心的益处!仅就彻底改变睡眠这事,我就对三宝充满了感恩!
  仔细思惟,我的睡眠真正改变,是加入三级修学后。虽然之前我也皈依受戒了,但无论在生活中还是梦中,犯戒(甚至是严重的戒)都是时有的,失眠是时有的事。修学后,刚开始仍会失眠和犯戒,但随着修学的深入,对念头的觉知力不知不觉增强了许多。想起以前的失眠,不就是“一念迷则念念迷”吗?而现在则深信,“不怕念起,就怕觉迟”,看护好念头,莫使念头空过。正是对念头的看护,守护了我的睡眠。
  当然,对念头的看护,不仅睡时要做,在白天也特别要留意。如果动了一些不善的念头,或起了嗔心之类,只要当下觉察到,我基本都会反思忏悔,及时清零,不让贪嗔痴的火焰炽盛,意识似乎就更清凉,身心也更轻盈。
  除此之外,我也会有意识地调整入睡时的姿势,舒展身心。入睡时如果不能以吉祥卧的姿势,也会尽量右侧卧,不压迫心脏。还有,最近入睡前也会和白日里一样再修习一遍慈心禅:先从头到脚放松自己,而后对自己发送慈心祝福,亲切地对待自己,温柔地拥抱自己,我和我在一起。自然而然地,脑中会回响起《慈经》里的话语:愿我无敌意,无危险,无精神的痛苦,无身体的痛苦,愿我保持快乐……然后把这份祝福自然地扩大到一切众生,就更加柔和安详了。想起我的辅导员慧渡师兄也曾分享,睡前以菩提心作意,睡觉常有好梦,时有欢快,时有明亮。柔软的菩提心,便是睡眠的最佳护舵。
  谁拯救了我的睡眠?归根结底,还是自心的修习。有佛法,就有活法;有佛法,就有睡法。“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人生何尝不是一场梦境?在觉知的慈心中穿越,当下便是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