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辅导员是成长最快的,可以迅速增长慈悲和智慧。我相信,导师也是这样说的。
  于是我内心蠢蠢欲动,观待时机,赶快上岗。一切顺理成章,一路过关斩将,我很快成为了实习辅导员。
  喜悦与心虚并存于心中。心虚什么?是对自己的不自信,还是对模式不熟悉?应该都有吧,但转念一想,怕什么,有模式在,照做就行了,没有多难的。于是,我开始带班了,组织共修、推动定课、宣导八步骤、组织庆生、慈善关怀、组建班委、课后谈心,老实地按照模式做,也很用心。结果怎样呢?
  从班级人数来看,两年下来,除去外地工作学习的师兄,另外的师兄虽然表面上各有理由,但我心里明白,关键是自己没有引导好,让他们在法上受益,班级温暖也感受不多。这件事着实让自己的凡夫心受伤了一把。
  从班级修学做事及氛围来看,过于松散,不稳定,氛围时起时落,义工行与兄弟班级相比,差距也很大。师兄们焦虑、烦躁,各种状况层出不穷,这也让我的凡夫心很焦虑。
  从我个人心行成长来说,过去带班,烦恼多于喜悦,压力大过动力,班级的健康指标一直是我心中的痛。每当出现状况,我就安住不了,表面镇静,内心波澜起伏。我曾不止一次想过要放弃带班,太累了。
  我迷惑了,不都说辅导员是成长最快的吗?导师的话怎么可能是错的呢?可我实践的结果却是烦恼增长最快,智慧和慈悲跑哪里去了?
  痛定思痛,道理上我知道,所有问题根源都在于我,可问题是什么?我并不清楚。每次追问,都在自责和委屈中徘徊。因为看不明白,或是不愿面对,用道理指导内心,心结并没有打开,一碰触就痛。带班成了负担,道理战胜不了内心的真实体验。我怕这样下去,于人于己都是损失,不是在积累资粮,而是在消耗福报。
  怎么办?就这样下去吗?绝对不行,内心有种声音告诉我,不能因为自己耽误师兄们,拖延回避只是自欺欺人。我重新振作起来,祈求三宝加持,消除内心的负面情绪,并请求团队支持,帮我诊断问题,给出建议。
  在敢于正视自己问题的同时,重新回归到模式的学习中。渐渐的,我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原来,我所谓的用心,用错了心,用的是凡夫心,而非菩提心。认真反思:我为什么要做辅导员?真是发心为了利益师兄们吗?仔细剖析,原来我用心带班是为了自己能够快速积累福报资粮;我用心带班是为了有机会多学两遍《道次第》;我用心带班是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有福报。结果我的努力得到的是一颗更加强大、坚固、狡猾的凡夫心。正验证了导师的那句话:用错了心,忙来忙去,结果掰着脚趾头算都不合算。想到这里,我惭愧地低下了头,感到自己太愚痴。修学五年了,还没有走出凡夫心的掌控,为了重要感、主宰欲和优越感而努力,真是可怜啊!
  重新审视内心,看清虚伪的凡夫嘴脸,我痛下决心和凡夫心说再见。重新回归导师对辅导员的定位:学习者、分享者、服务者、辅助者。摆正自己的位置,加强个人修学,放空自己,从头开始,用服务、谦卑、感恩的心陪伴师兄们在菩提道上稳步前行。
  调整定位后,我还经常忆念导师教导的法宝“四摄法门”: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并尝试在师兄们身上运用,用同理心、包容心倾听师兄们的心声,理解每位师兄的缘起差别,尽自己所能,为师兄们提供服务。
  渐渐的,我发现班级氛围好起来了,师兄们修学做事的动力增强了,凝聚力也提高了。有的师兄克服了家中的违缘,回归到班级现场共修;不愿发心的师兄也开始发心了,积极加入到义工行中。目前班级师兄中,有了三位辅助员,还有两位师兄准备报考辅助员,其他几位师兄也各自承担了不同的义工岗位,积极践行两套模式。最让我感动的是,这些可爱的师兄们平均年龄在55岁以上,最大的师兄已经年近70岁。师兄们的变化给了我莫大的动力和信心,让我在辅导义工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
  转换心行,每一次用心,内心都是满满的欢喜和感动。渐渐的,我发现自己烦恼少了,压力也减轻了不少。过去带班结束后,总有松口气的感觉,现在内心感到平静、喜悦,并期待和师兄们再次相遇。
  回顾这两年的辅导义工行,有太多的收获和感悟,从认不清自己的生命现状,到敢于正视问题,真诚面对。这一跨越对师兄们来说可能不是很难,对我来说,着实不易。因为自己内心的尘垢太厚了,需要加倍努力才能赶上师兄们的步伐。
  真诚感恩所有师兄的帮助,感恩师兄们对我的不离不弃,让我还有机会继续服务大众,耕耘福田;感恩师兄们五年来的用心陪伴和关爱,让我在菩提道上稳步前行;感恩我的引路人觉正师兄,没有您的传灯,我可能还在无明黑暗中沉沦;感恩我的辅导员善有、兴善师兄,没有你们的耐心引导,就没有我今天的次第成长;感恩家人的理解支持,没有你们的默默付出,就没有我修学和做事的宝贵机会;感恩导师的无限的慈悲智慧,让我坚定依止,依教奉行。最后还要感恩觉净师兄的鼓励和推动,促成了这篇辅导札记,让我也学会了什么是直下承担!
  真用心,用对心,就没有烦恼。2018年,愿和师兄们一起发菩提心,同愿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