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道砚

斜风轻抚姑苏岸,佛教安养颐天年;
拨云见日燕归时,悲智向佛一心坚。

  2018年1月20日,周六清晨。处于四个不同修学阶段的师兄们,相约来到佛教安养院。一是为了陪伴老人,二是为老人们包馄饨和饺子,三是承担上午半天的清扫工作。兴之所致,意欣欣然。

擦拭佛像的男师兄

  大殿里,佛像栩栩如生,宝相庄严。因此,男师兄们擦拭得格外认真,容不得一粒尘埃;擦拭得细腻小心,生怕错过一点角落;擦拭得恭敬投入,顾不得酸举的手臂。师兄们明白,大家手里擦拭的不仅是佛像,更是内心最真挚渴求的皈依地。

  佛菩萨代表着慈悲和智慧,是一切美好的化身。没有三宝,我们的身心所归何处?幽深暗海,我们还要漂泊多久?无明长夜,我们又将沉迷何时?        
  几世的福报积累,才能拥有暇满人身,有幸听闻正法?又是怎样的因缘殊胜,才有机会得以亲近三宝,身体力行,将最明亮、圣洁的佛像拂拭洁净!         
  这厢,男师兄们爬高擦佛像,那边,女师兄们扫地、拖地忙。

清扫大殿的女师兄

  “扫地,扫地,扫心地。除尘,除尘,除尘垢。”
  如是想着,心内欢喜。扫去的不仅有灰尘,还有我们因无明和强大的串习而不断涌现的内心烦恼。地面净了,我们的心也变得透彻清净!     
  擦着台面的尘土,观想着,此时有无数个我,正恭敬礼拜在尽虚空遍法界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前。声声念佛号,深深赞功德。佛号不间断,功德无边际!         
  观想着,此时有无数个我,跪拜在无数尊佛的脚下擦拭,擦去每一片灰尘,洒扫每一个角落。跪拜感佛恩,跪拜折我慢,唯有深依止,依止无永尽!
  此刻,唯有深深地感恩:感恩给我们亲近三宝的机会,让我们的心在三宝的拂拭下,变得更清净、温暖、澄澈!

青春厨房

  厨房原本是闲人免进的重地,今天多出了南北方数十位“厨师”。
  前一天观月师兄大采购,十多斤包菜、荠菜、饺子皮,早已在案板上等候多时。女师兄们勤快能干,干起活来驾轻就熟手脚麻利,这边是荠菜馄饨,那边是萝卜丝饺子。包完足够多的馄饨留给安养院的老菩萨们后,师兄们也开!吃!了!

  大家说,好有过年的感觉!都说馄饨好吃。除了感恩观月师兄的前期筹备,还要感恩和馅的徐蓓师兄。好馄饨离不开好馅,徐蓓师兄像个大姐姐,始终在灶台锅前忙碌着,给大家盛好一碗又一碗,直到最后没人再添,自己才吃上。听到大家都赞好吃,她笑得好开心好满足。

安养院的居士们

  来到佛教安养院,必须介绍一下多年服务于此的安养院主任宋居士。当净函师兄和仁能师兄将宋居士介绍给我们时,大家眼前一亮。这是位非常有涵养、清净、喜乐的老人。他鼓励我们一定要做好闻思修,每日的早晚定课必不可少,因为这是强化皈依最有效的方法。据他介绍,安养院里的老人们每天早中晚定课不断。
  说话间,正值午供,我们随老居士们做了简单的功课。宋居士洪亮的梵呗诵唱余音绕梁,让我们赞叹不已。当得知满面笑意的宋居士竟是身患三癌正处于化疗期间,为了和我们见上一面才特意赶回来时,心里既酸楚又感动。
  身体不能代表“我”,疾病仿佛与他无关,对法的信心、对三宝的坚定依止,让宋居士在疾病面前泰然自若。一声阿弥陀佛,是念念无心还是万德洪名,完全由自己决定。直至我们最后离开,宋居士都是笑脸相迎,毫无烦忧。祈愿三宝加持,愿他病魔去除,身心康健。佛法是大智慧,可以最根本、最究竟地去除烦恼,感恩您向年轻的我们表法!         
  另外引起我们注意的是一位82岁的老人。她虽然弓着背,但是行动利索,走路轻巧,面颊微红,言谈思维清晰。倘若不说她的年龄,我们并不觉得是在和一位老者对话。

  护理人员告诉我们,这位老人在安养院服务了很多年,尽心照顾尼师和老人们的日常生活。现在老了,理所当然地留在了这儿。想象着她数年如一日为尼师和临终居士们细致服务,大家都十分感动。
  还有位老居士,看起来90多了,我上去搀扶时,老人婉拒说自己可以走。另一位老人,大家合影时,年轻人在她富有光泽的脸庞边,竟显得黯然失色。\

  几十年的素食、内心的慈悲、一心念佛的信念、简单而有规律的生活,以及对往生极乐的向往和追求,让这里的老人显得分外不同。这里的老人不是在等死,而是在求生。轮回路上没有陌生人,我们怀揣的是同样的菩提之梦。也许,他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当我们依依不舍离开时,安养院的工作人员对我们表达了谢意,年轻义工们的到来,为老人们注入了新鲜的活力。与我们而言,今天所见所行的一切,是在成就我们。半天的服务时间很短,甚至来不及更多的陪伴,此刻,我们就要暂时离去。     
  亭台楼阁、牌坊古迹,在闹市中不过一隅空间,却出尘不染、寂静安然,让人欢喜。
  佛法智慧常相伴,菩提路上永追随;城市烦恼尘光景,时时拂拭清凉地。感恩陪伴,下次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