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艺术班成长半年记 

文│无患子

导师在设计师静修营为大家做《心经》的开示

  每次看到师兄们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都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这种喜悦随着修学的持续,了解的加深,慢慢变成一种静水深流的朴素情感。天凉了,会牵挂师兄们要多加一件衣服;发现好吃的食物,会想着给师兄们带一点;那些藏在内心深处的话,不愿跟他人说,却在与师兄们共处时自然流露。

第一次班级共修留念

在雅印堂共修之前,师兄们的素食体验。

在苏州香支洞举办中国佛教洞窟文化沙龙活动。

法汇师兄在班级静修活动现场,为大家讲解“咏春拳”的佛学内涵。

子金师兄精于茶艺花道,他在班级静修活动现场为大家泡茶讲茶。

上海地区大分享活动结束后,班级师兄们合影留念。

身在外地的师兄,通过电脑连线参与小组共修。

辅导员善瑞师兄和大家一起在西园寺。

子金师兄在参加静修营时,主动帮助后厨洗碗。

第一次户外禅行活动结束后,师兄们在醉白池百年银杏树下合影。

  开班仪式上,我萌生出大学入学一般的新鲜感,但并不能用“同窗情”来简单定义班级的力量。班级就是小小书院,最初对这句话我体会不深。幸运的是,我们遇到了辅导员善瑞师兄,她从不说教,而是用言行与师兄们相处。
  记得第一次班级共修,善瑞师兄给没来得及吃晚饭的师兄们准备了素包子;在学习“佛教的环保思想”这课后,善瑞师兄赠给大家她定制的手绢,打开来是中国山水,每一张的右下角都写上了每个人的名字;善瑞师兄尤其重视大家对当期法义的学习,每一轮班级分享后,她都用准确的总结帮助大家进一步对法义加深理解;遇到迟到或因工作缺席的师兄,她给予充分的理解和包容,还劝勉每一位师兄都不要掉队……
  2017年,善瑞师兄担任了两个班的辅导员工作,而她自己却从来没有流露出一点点疲惫,她总是把最好的精神面貌带给大家。
  观理师兄、净欢师兄和善丰师兄,是三个修学小组的辅助员师兄。观理师兄每天都不忘在班级群里发送导师的开示,书院的新闻,一日一日用这宝贵的精神资粮陪伴大家的修行;净欢师兄除了日常的辅助员工作,多次组织班级活动;而善丰师兄多次给我打电话,鼓励我在异地不要放松修学。
  在学到“负面情绪”时,有一个“第二支毒箭”的概念,我自作主张地“发明”了一个新词来形容班级的力量:“第二朵莲花”。辅导员和辅助员用慈悲和智慧,在每一位师兄心中种下了第一朵莲花,是她们让大家感受法喜,大家是受益者。而第二朵莲花是自己盛开的:师兄们心中渐次感受到慈悲和智慧的伟大力量,这份力量破土而出时,我们学会感恩,明了了“悲智双运、自利利他”的深刻内涵。正因此,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糖糖师兄长期坚持在雅印堂做义工,不计回报,为大家服务;也能理解为什么在静修营,子金师兄会自发帮助后厨义工洗碗干活。
  说到底,我们要感谢的是导师,导师施设了三级修学模式,鼓励大家自修共修,又通过服务大众模式检验修学,培养慈悲心。不知不觉,我们每个人都发生了改变,坚定、坚强、慈悲和少欲知足一点点地取代了犹疑、软弱、贪念在心里的位置。
  第一次在书院的大分享活动现场看到导师礼佛,看着导师的一举一动,我抑制不住感激之情,当场就泪如雨下。我不明白缘何如此?现在想想,正是源于班级的力量,修学起作用了。
  我相信缘分,偌大的上海,偏偏是我们走到一起。我们是幸运的,偌大的中国,我们没错过三级修学,没错过和三宝的善缘。
  2017年12月3日,我们班举行了第一次户外禅行活动,在去“醉白池公园”的地铁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心情如当天的阳光一般灿烂。大家有了共同的人生方向,再也不会迷失了。
  这份平静和喜悦,会延续在我们每个师兄的生命里;而感恩和慈悲,亦会不断生长、壮大,绵延江河万里,福田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