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曾讲过:“立足于班级成长传帮带路径,重新梳理模式”,目标指向是班级的自觉、独立、自我优化和裂变。
  每一个传帮带小组,大家都彼此认识,相互关爱,相互加持,但是细细回忆一下彼此,我曾经对每一位小组成员主动关爱陪伴过吗?带班时互相打过照面,我曾经陪伴其他班级学员共同成长过吗?
  曾经,我对传班带是这样认识的:
  1.传帮带是老辅导员对我陪伴关爱,给我传授带班经验,帮助我解决带班问题。
  2.传帮带是组长的事,我只要在微信小组群里有回应,提提问题,有些互动就是捧场了。
  3.班级传帮带路径很多,辅导员只要落实好修学模式,对传灯慈善随喜赞叹就好,我能带好一个班,或者多带几个班就很满足了。
  这些狭隘的看法完全是仅限于作为辅导员自身的成长上。平常我口头上也会复述着导师的开示,所有的工作都要指向一个重心——落实和传承三级修学;一切都是朝着办好一个班服务;班级是重心,辅导员是关键;班级要自觉、独立、自我优化和裂变;班级是落实菩提心的最好平台等等,但落实在传帮带上都体现到哪里去了呢?
  原因在于我自身的格局不大,眼光只看到所带班的学员,没有看到别的班的学员,乃至三级修学的所有学员和一切众生的需求;做的种种分组和活动是着眼于解决眼前问题,没空时有地方请求代班,无力时需要一起备课,而不是从内心里产生的生命内在的需求,我需要通过班级平台来发菩提心、慈悲心、利他心,利益一切众生。
  导师慈悲,一直在等待我们成长,提高自身素养,慢慢地引导我们从个人的选拔、培训、传帮带落实,转向班级的成长,以班级为重心,发挥辅导员的关键作用;注视着我们这一个个管道有没有在班级积极推动落实两套模式,让班级真正具有裂变的可能。
  在三级修学的义工种类中,辅导员是特别受导师关注的群体,应该是最能体会导师深恩的一群人。辅导员直接在前台,就像盛开在班级里的一朵朵莲花,每个班级从开始就蕴含着果实。当班级力量还弱的时候,需要依靠团队力量,通过辅导员、班委义工、学员的合力来互帮互带,相互学习,共同发心,共同成长。
  一个人带班可能是孤芳自赏,也可能是孤掌难鸣,一个班级行走是踽踽独行,三五成群才会你追我赶。在班级的成长中,班委义工是发动机,辅导员就是启动发动机、掌握方向盘的人。所以班级的成长离不开班级之间的传帮带,辅导员也需要从带好一个班的观念中提升为如何办好一个班,乃至无尽个班。
  本月份,当地几个班级自发组织了班级的感恩会、交流会,不仅看到师兄们同心协力共同增上的加持力,而且还有责无旁贷地愿意连带扛上你的同愿同行。这种凝聚力令人欣喜,也引发思考。辅导员除了带好一个班,还要承担起更多的传帮带责任。
  过去,我对传帮带的理念认识不到位,没有认识到班级就是践行无我利他的平台。三级修学除了要有合格的辅导员,还需要有优秀的辅导团队,大家共同发心从建设传帮带班级做起,扩展心量和格局,实现服务大众、成就大众的目标。
  我发愿以后带班时,观想师兄们都是未来的辅导员,无论他们现在是什么岗位,最后都成为导师的一只眼、一支手,是导师的千百亿化身,而他们的身后有无量的学员、无量的众生。只要发起愿菩提心,传帮带就已经在路上了。
  2018,让我们同愿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