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7日,我不小心测了一下血压,收缩压居然到了197毫米汞柱(小小地扒一下我的心理状态,其实当时我心里真不着急,而是得意:看,我多厉害,就是高血压也高得有高度)。事后,老公给我制定了一套严格的饮食方案:全素,不许吃甜食,不许吃外卖,一天6克盐,不超过2小时的手机使用时间……林林种种列出10条,还要每天考核。
  好吧,其实我做不到。就连吃药我也是偷工减料。在我看来,高血压根本就不是病。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我偷偷地观察自己,发现:
  1、几乎每次吃饭,我都是吃饱了还在吃。
  2、越不让我吃的,我越想吃。比如:一想到不要吃肉了,下一刻,我的手上就拿了根香肠。
  3、我发现我喜欢偷偷地折磨自己的身体。
  晚上,我偷偷地和身体对话。身体告诉我:我喜欢折磨身体。
  我居然喜欢折磨自己的身体,这是我最新最大的发现。然后,我想起了几件事:
  1、10岁的时候,我得了阑尾炎,高烧快四十度,妈妈对我可好了,还给我开了罐头。我发现生病是有好处的,能够得到平时不敢企及的关心。
  2、28岁的时候,脑袋一拍,我决定考注册会计师。当时我经常对自己说:折磨掉半条命,我也要考过。眼睛、颈椎因此严重受损。
  3、38岁的时候,我陷入严重的忧郁状态,天天想着出门给车撞了就好了。如果没有这个身体,我就可以离开了。
  身体对我如何呢?
  1、10岁的时候,高烧39.8度,我的数学考了年级唯一的满分。
  2、30岁,我通过了注册会计师全科的考试。
  3、39岁,我得了肺炎,开始研究痛苦的原因,探索幸福的秘密。
  身体在以它的方式帮助我,教导我。
  今天早上,我拿起一块香肠,咀嚼,吞咽。和我在冥想中观察的一样:眼睛看到的是色,鼻子闻到的是香,齿间留下的是味,而肠胃接收到的是负担。咦,如果这真是我所认为的,那么我在咀嚼后吐掉,不就是可以既满足口舌之欲,又不增加身体负担了吗?到了晚上,我嘴里嚼着香肠,心里开始这样想,一个声音叫嚣着:吐掉,吐掉吧!好吧,我咽了下去。我发现我舍不得吐掉,因为:浪费粮食可耻。空口吃了一片香肠,真咸。我真的不是自己生命的主人。
  我只是跟着眼前的快乐在走。不去思考,不去观察。写到这里,我想起一个小故事:
  一个人走在沙漠中,口渴难耐。有人给了他一瓶水,告诉他这是慢性毒药,两年后发作。他喝吗?
  我会喝。
  我是一个短视的人,热衷于满足当下的感觉,如口腹之欲,追求想象中的快乐。正如今晨入口的那块香肠,它的美好:色,香,味,虽然只在口腔内存在片刻就结束了,而我乐此不疲。而后,所有的食物都开始同样的消化之旅。在身体里经过同样的历程,为身体所用,提供身体需要的能量;为身体所弃,成为排泄物;为身体所累,残留在体内而成为负担。
  当下,看到这点,我想改变吗?我会改变吗?看到了不改变的过患,我愿意为自己的身体健康负责吗?
  我试着去倾听身体,试着尊重身体的要求。也许真的没有比身体更了解身体的了。
  学佛,学佛,学习幸福的秘密,学习平和的秘密,学习觉醒的秘密。这一世,这具身体随我而行。如果我都不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还谈什么学佛?谈什么幸福?可改变习惯真的不容易,即使此时此刻,在自我反省的时刻,我发现我仍然没有勇气承诺:做对自己身体有益的事情。深深忏悔!如果还是没有做到,那就说明我真的不知道身体的意义所在。
  身体,对不起,请原谅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好好照顾你,关心你;谢谢你,一如既往地支持我,用你的方式提醒我。请求您继续提醒我,告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