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三级修学已近三年,我的人生发生了怎样的改变,现在向大家汇报一下。
  我的童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与父母的长期分离,给我的内心留下些许阴影,形成了有点敏感忧郁的性格。回到父母身边上学后,我犹如一只刚放飞的小鸟,每天都很快乐,天性中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性格活泼开朗,乐于助人,父母老师同学都喜欢我。可到了青春期烦恼增多,觉得有点迷茫。开始思考活着究竟为什么?人死后会去哪里?心里的困惑无处诉说,只有去书上寻找答案。看了一些哲学和心理学方面的书,受到唯物论影响,认为既然生命只有一次,就一定要追求自己理想中的生活。
  2003年,我的大儿子五岁,被确定为“孤独症”,这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一时不知如何面对!那段日子是很灰暗的,我好像得了忧郁症。家里人也天天盯着我,唯恐我会想不开。等心情稍微平静下来,我生活的中心内容就变成了孩子的康复。孩子有一点进步就快乐,看不到进步就大声呵斥,有时还故意跟孩子较劲,给儿子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我经常掉进情绪的深渊里走不出来,哀叹命运对自己的不公,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不愿跟外人接触,把自己慢慢封闭起来。
  儿子八岁那年做了一个脑部手术,因为发生了点意外,我也终于在惊吓和紧张疲惫中病倒了。躺在病床上,我思忖:自己这些年活得太痛苦了,真想离开这个世界,也许那样就解脱了!当人痛苦到一定程度时,要么沉沦,要么就会被激发出斗志来!我又不甘心地对自己说:“凭什么呀!我一定要找到自己生命的出口,要么好好地活着,要么就真的去死!”
  我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心理咨询师的培训,考取了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学习心理学知识让我的内心开放了些,还萌生一种“救世主情结”,可当真的面对需要帮助的人时,却发现自己的内心依然匮乏,不但不能帮助别人,而且把自己搞得心很累,所以就放下了。
  最初和三级修学结缘是得益于济群导师人生佛教的书,是慈慧师兄送给我的,看了以后消除了对佛法的误解,并对佛法的究竟智慧产生向往。等到小儿子二岁半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参加读书会和沙龙,终于在2015年的4月,正式进入三级修学,开班时同班师兄们欣喜的笑容直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学佛其实就是调心,也是改变生命的系统工程。让我们不再外求,四处攀缘,而是向内看。认识到自我优越感,重要感和主宰欲给生命带来的过患,不再以自我为中心,而是以佛法正见为中心。只有自己的内心真的改变了,外面的世界才可能改变。在学心理咨询时,我的心理症结就是与母亲之间的连接,每次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都会因揭开儿时的旧伤疤而痛苦不堪。学佛后知道这一切都是源于因缘和合,不能再从外面找原因,渐渐的,内心的怨恨也少了,被念恩、报恩替代了,现在母亲也从我学佛的反对者变成了支持者。
  过去我还有个很难改变的坏习气,就是喜欢情绪消费,一烦恼就爱买衣服饰品来发泄情绪,常常因为家里屯着一大堆不用的东西而苦恼,为此还特意买过一本学习“断舍离”的书来改变自己,但不太奏效,隔一阵子还犯。学佛后,我很少去逛商店,大部分时间用来修学,培植福报,生活变得越来越简单知足,家庭关系也和谐了,和爱人不再因为生活中的琐事而计较。看到我这些变化,爱人也从支持我修学开始,到他自己也成为了一名三级修学的学员,我们这一对经常吵架的冤家变成了菩提眷属。
  学佛不仅改变了我的生活,也给我带来了事业上的增上缘。本来我是一名西医大夫,在麻醉科已工作二十多年,相对也比较轻松了。开始学佛后,我曾发愿,有机会学一个比较踏实落地的技术去利益更多的人。感恩三宝加持,让我有机会学习了经典中医,勇敢地迈出原来工作的舒适区,明确了自己事业的目标和发展方向。现在来找我就医的病人很多,连单位的同事都惊叹道,没想到人到中年的我竟然完成了这么完美的跨越!只有我自己心里明白,这是三级修学带给我的力量!
  中医治病是整体观,与佛法机理是契合的,因为一切疾病的根源都来自于心,在为病人解除疾病痛苦的同时,其实也是在点灯,传灯。生命就如同一盏灯,当内心无明的时候,是不可能照亮别人的,只有我内心的灯被点亮了,才可能去点亮别人心中的那盏灯!三级修学,点亮了我心中的这盏灯,让我走出生命的黯淡,走向了光明的菩提大道。发菩提心,做如来使者,利益一切有情,才是生命最究竟的价值和意义!这也是我,一个佛弟子的终生使命!
  感恩我们敬爱的济群导师为我们创办的三级修学,感恩师兄们的相互鼓励!感恩家人的支持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