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我各方面都比较顺,加上年轻时工作稍有成就,于是很长时间以来家里都是我的声音最大。随着儿子渐渐长大,我的焦虑却越来越大。因为我对孩子期待太多,孩子压力很大,进入青春期后,我们的关系剑拔弩张,孩子和我很疏远。
  那段时间我非常痛苦,到处寻求帮助,希望通过自我成长来改善我们的亲子关系,但收效甚微。我的努力没有得到孩子的认可,他该怎么叛逆依旧怎么叛逆,该怎么疏远我依旧怎么疏远我。
  后来通过接触心理学,我渐渐明白,孩子没有问题,问题在我身上。但苦于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好办法,“知易行难”是那时我经常挂在嘴上的话。
  孩子都是来度父母的,他不会骗人,有一天儿子很认真地对我说:“老妈,我觉得你学了这么多,变化不大。”是啊,孩子能当面对我说这句话,说明我们的亲子关系有改善。但让我真正意识到水面下那个大冰山的,还是进书院学佛后。
  也就是说,根本原因在于我执。我虽然嘴上说要征求对方意见,心里却希望对方按我的想法做,不然我就不高兴,甚至发火。是的,自我三毒,在我身上一应俱全,我是“全副武装”啊。家里有这样的我在,大家怎么会轻松自在呢?
  现在,进书院一年了,家里气氛完全不一样了。我从家里“最强大”变成“最弱小”,凡事打心底里检讨自身不足。
  儿子上大学,平时家里就我和先生,在与先生互动中一旦发现自己错了就立即道歉,同时有意放大错误,一遍遍找机会和先生聊自己错在哪里,怎么错,以后可以怎么改变。
  对儿子也是,全然接纳。以前很喜欢转发东西给他,炖各种“鸡汤”,有自己“炖”的,别人“炖”的,儿子基本不回应,这样的老妈,他才懒得搭理。现在我十分克制,几乎不“炖汤”了。
  慢慢地,亲子关系悄然发生了转变。现在,孩子不但回我微信很及时,寒暑假在家还争着当大厨,分担家务。先生也是,比以前幽默很多。前几天他还跟我开玩笑说,“你都是被我惯出来的,都是我的错”。我知道他说的是以前那个强势的、以自我为中心、不顾别人感受的我。
  家人之间可以如此轻松自在地互动,我很开心,心中充满对书院的感恩,对三级修学的信心。
  带着这份感恩和信心,在三级修学做义工时,就和自己刚进书院时的感受完全不同。
  现在每次做义工前,我都会带着欢喜心,过程中带着觉察还有清净心,最后带着满满的信心回家。每次义工行都是对自己心行最大的检验,每次做完义工都感觉收获最大的是我自己。
  所以,我对三级修学模式的殊胜性越来越有体会,对未来能更好地安住在书院修学也越来越有信心。是的,通过这一年有氛围、有次第、有方法、有引导的学习,我知道了,要因上努力,果上随缘;也渐渐做到检讨自身不足,随喜他人功德。就这样,佛法智慧一点点进入我的心行。
  就要升班了,期待在未来同修班的学习中,能更上一层楼,有机会成为更好的自己,有能力更好地去服务大众。
  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