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智玖

  从2013年3月进入三级修学,到现在为止差不多五年时间了。在保证修学的同时,也算是比较积极地参与到服务大众模式中去,所以无论是传灯还是辅导义工岗位,都能见到我的身影。唯独慈善岗位,尤其是临终助念,我基本上没有参加过。
  还记得第一次参与的情形,那天跟几位师兄在我家一起学中医,学习结束后大家说要去参加助念。因为是第一次带班的辅助员师兄的家属,同时又有慧文师兄他们几位资深的义工师兄在,一点都没有恐惧地就去了。随后再也没有参加过任何临终助念的活动,无论是培训,还是现场的助念。
  直到最近,班级一位师兄的家属病危,慈善义工发布信息后,班上的师兄们都行动起来了。之前大家基本上都没有参加过助念,我在这种氛围之下,要去的心变得十分坚定。
  我们是晚上九点的时候接到信息的,草草料理好手上的事情,回到家里跟父亲说了一下便打车前往。那天,我念到凌晨十二点多离开,班上的两位师兄坚持了通宵,其他师兄白天轮流加入。我第一次看到班级因为参与慈善而形成的强大凝聚力。
  第二天晚上七点多,老菩萨示寂。接到信息的时候在带班共修,依然是结束后家里交代一下便立即前往。我发现自己这次在参与临终助念的时候,内心没有丝毫的犹豫,原因很简单,是自己班级师兄的父亲。我也跟班上的师兄分享过,如果不是班级的师兄,估计百分之九十九我是不会去的。因为之前遇到小车祸,虽无大碍,但是身体的疼痛感还很明显,就更有支撑自己不去的理由了。
  事后进行反思,才发现自己内心的缺陷与不足。一直以来我对大多数人都很冷漠,即使有些夹杂着复杂的凡夫心的慈悲和关爱,也只是停留在与自己直接相关的人身上。我会关注自己班的师兄,尤其更加关注自己所带班级的师兄,关注跟自己交往比较多的师兄。而对之外的人,似乎显得一点都不在乎。很多时候在我眼里,一个人的离开跟蚂蚁的离开没有什么区别。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关怀(或者连关怀都说不上),不仅仅是冷漠,而且还很狭隘。
  看到自己内心的这个层面,心情是很复杂的。时常自我标榜说要利他,而在别人真正需要的时候可能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参与的义工行,或许也曾带着很微弱的利他心,但即便如此,我发现还是会选择自己比较喜欢做的事情,或者以为比较擅长的事情来做。至于自己没有做过的,或者觉得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那还是让别人去做好了。承担的心很微弱,即使有承担,之前也会反复地计算和思考,把他人的需求放在一边。比如说助念,我没有像其他师兄的那种恐惧心,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觉得熬夜太累,会计较自己的得失。
  事实上在参加助念的过程中,最受益的还是自己。身临其境地念死无常,同时在念佛的过程中熄灭妄想。而思维弥陀净土的殊胜及忆念三恶道苦的过程中,不仅能够增强对诸佛菩萨的信心,而且还能够激发自己慈悲心的生起。第一次在助念的过程中,更用心地体会到“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和“普贤行愿”观修的殊胜。而之前因为没有经历过,所知道的最多就是知识罢了。
  紧接着又有另外一场助念的通知!这次,我毅然决然地报名参加,没有任何犹豫了。心在打开的过程中,内心也在成长。我忏悔自己曾经太少参与临终助念,以至于带班共修的过程中,很难跟师兄们分享助念的感受和体会,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推动师兄们去参加临终关怀。我想,如果我只是一个学员的话,那么可能只是障碍自己的修学,但是作为辅导员,如果因为自己没有体会而不能向师兄们及时宣导,那可能就是我的失职了。所以,我发愿在接下来的时间,在有因缘的情况下,更加积极地去参加临终助念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