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追求幸福。学佛前,我很努力地工作,以为工作优秀,成为大家羡慕敬重的“专家”就是幸福;我疲累奔波于工作和为人妻、为人母之间,以为家庭就是我的幸福;我假期旅游,一有空就搜索有特色的餐厅,美其名曰“爱自己”,以为拥有丰盛的物质就是幸福。只是,当这一切都已拥有,我却总会冷不丁生出些许迷茫和无聊。幸福,就像放烟花,瞬间灿烂,却难以把握。
  我曾认真搜索过生命中的幸福时刻。
  今年的6月30日,对我来说,那可是一个获得巨大幸福的日子。参加高考的女儿成绩不错,之后,她参加了今年的高考新政——综招。那天,女儿告诉我,同学说综招录取名单上有她的名字。我连忙打开链接,看了又看,啊,太幸福了!啊呀,名字不要搞错哦,再核对一遍,对的。咦,上海外国语大学官网上还没有嘛,会有错吗?当幸福来临,患得患失也伴随而至。最后,确认了,幸福的味道感觉有点冲淡,然而,这种感觉,半个月后就没有了。这份伴随孩子学习生涯而等待了12年的幸福,有效期不过10多天。
  三年前的7月,我在出差归来的飞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恭喜晶晶老师获得上海市特级教师称号。经过重重筛选、答辩,三年一次评选,每次一个区的一个学段顶多1到2人入选,我得到了教师事业上的最高荣誉。幸福吗?感觉有点茫茫然,因为紧接着就是支教任务。当时,上海为实现教育公平化目标,要求特级教师去郊县支教,连续三年,天天都去。而同时,女儿刚结束中考,即将升入高中。幸福只持续了几个小时,随之而来的却是很多迷茫和不安。
  9月1日,在一间小班教室,我开始了支教。人生第一次离开父母,踏入集体生活的小班孩子,面对离别,很多都哭了。我抱起一个小女孩儿,她说,囡囡乖,不哭,妈妈爸爸马上就会来接我了。我说,囡囡想妈妈想爸爸,老师知道的,囡囡难过就哭一会儿,老师陪着你。之后,她哭了,我便静静陪了她一会,又带她玩玩具,她就好了。这时,保育员过来抱她去吃点心,她一回头扑到我身上,软软的小手勾住我脖子,脚像树袋熊似的挂在我腰上,还往上蹭了几下。我觉得真幸福呀,这种被需要、被信任的感觉。两个星期过去了,再看到这位囡囡小朋友,貌似她已经把曾经抓着就不放的我忘记了。
  是啊,如济群法师所说,“幸福,就是一种不稳定的感觉。”是的,幸福飘忽不定,会转换、会冲淡、会消失。
  如今,我进入三级修学已经一年零三个月,通过修学,我才明白,幸福不是凭空想要就能有的。因为任何幸福的获得都是因缘和合促成的,幸福就是一种不稳定的感觉。   
  通过这一年的修学,我还明白了,从当下开始,哪怕从一个想法、念头开始,种下良善的种子,比如像现在做义工、做分享、参与这种会让人清净愉悦的读书会、甚至读一读人生佛教的小册子,都是在培养幸福的种子。
  有一次,单位里和我年龄一样大的几位同事说,人生就是这样,孩子现在都读大学了,然后么结婚,然后么我们带孩子、变老,人就这个样子,没啥意思。我在一边,突然觉得很庆幸,也很清醒,我一点也没有觉得“没意思”,相反,我特别清楚我要什么。这一年的佛法修习,妙不可言。我很确定,通过智慧文化的修习提升我的生命品质,将是我今后的人生目标和信仰。也非常幸运,遇到三级修学,在寻求幸福的路上,有导师,有伙伴。真的,修习智慧文化,拥有信仰,能把幸福无限延展,我将继续修习我的幸福之路。我们一起,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