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誓,今后不再对你嘲笑、责怪、生气。”
  姐姐吃完晚饭,开心地离开我家。先生说:“你要多称赞她,感谢她,让她高兴”。我百分百肯定先生的做法,夸奖他做得好,值得我学习。
  姐姐是个老修行,在我的推荐下参加过静修营,到过阿兰若,就是无缘进入三级修学。为此,我心里总有一丝隐痛。我希望姐姐多来我家,听我分享在三级修学收获成长的喜悦,可她来了以后,我们却常因话不投机而互生别扭,甚至有两次她还赌气离开了。
  这次,她从海岛回来,我与先生商量,一定要改变自己,不惹她生气。然而由于串习力故,我会不知不觉暴露恶习,流露不满。这时,先生会现出一副弥勒菩萨般的笑脸,把话头扯过去,跟她谈在我学佛圈子里他的见闻感受。
  这还得缘于在我腿伤期间,他护送陪同我参加了几场活动。一是参加班级庆生家庭沙龙。师兄、眷属、亲友们虽然年龄不同、身份各异,却能如家人般欢聚一堂,听分享、做游戏、吃蛋糕,让在场每个人都感受到浓浓的亲情和正能量。二是随同办公组义工去沩山礼佛开会。沩山密印寺是沩仰宗祖庭,到那后,先生也加入到师兄们虔诚叩拜绕佛的行列中,感受那份心灵的清净和佛菩萨的加持。
  先生对姐姐说,你夏天回来,我们去沩山住一晌。我内心窃喜:佛力不可思议,习惯了城市生活的先生居然主动提出去深山乡野暂居,这意味着他要放弃打麻将、下馆子的生活了,嘿嘿。
  先生还蛮有心计,纠着我的夸奖得寸进尺:“我这属牛的听不得别人讲我闲话,你以后一定要记住。”我既惭愧又高兴,心想他真是来度我的菩萨,我再也不能随便起嗔心了。《道次第》中说:“千劫所积施,及供如来等,凡其诸善行,一嗔皆能坏”。一念嗔心坏了我辛苦积累的修善,多划不来呀!这个赔本的买卖我才不干呢。于是就有了开头的发誓。
  “我要说声谢谢你!”
  早几天我去乡下时,收到在我们家做了两年多钟点工的文姨的短信:“姐晚上好。和你们相聚一起,不知不觉已二年有余。我们一直以来相处融洽。现在我换了一个新环境,工资略高一点。同时给你家也介绍了个阿姨。她比我年轻,长得标致,很会做事,较我应是绰绰有余的。望您滿意。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望你们。祝您身体早日康复。”
  信息虽短,透过文字的内含却不少。
  首先,说明是文姨炒了我的“鱿鱼”。两年多前她来我们家,刚做两天,我就罗列了一堆不满,炒了她的“鱿鱼”。但之后我心里忐忑不安,因为这时我已进入同喜班。心想学佛了,怎么还能跟过去一样——计较、尖锐、粗暴!不改掉这些恶习,这佛还学得下去吗?于是,我下决心向她赔礼道歉,不管什么情况一定要把她再请回来长久相处,决不能因为我的问题使她离开。后来我真诚的请求打动了她,这算我迈开了修行的第一步吧。
  第二,说明在我家二年多的时间里,她做事还是比较顺心的。因为我发愿以她为对境修行,改正以前挑剔、冷漠、语言不柔等串习。所以,我真正把她当家里人,关心、理解和包容她。文姨好强,不习惯认错,比方说自己不小心弄糟了某事,反责怪是某事的问题。从她身上,我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于是我用“检讨自己、随喜他人”的法宝对治,不仅温柔了自己,也感染了他人,家庭生态环境日益见好。
  第三,说明文姨也在践行自利利他。她追求高一点的薪水无可厚非,难得的是还记挂着为我家找一个放心的阿姨。
  此外还有爱语、谦虚、慈悲、关心、不舍。这两年多虽然我在学佛,可她也没有少修行。由于她的付出,让我从繁琐的家务中解放出来,有了更多闻思经教的时间,所以我在给她回话中说:“两年多来您给我太多的帮助,真心谢谢您。”
  导师说:“佛法这么好,每个人都需要。”自我学佛以来,家里的成员多少都受到佛法的熏染。小孙孙皈依了三宝,睡觉前总要听佛教故事,而不只是《一千零一夜》了。别人问女婿,你信什么教?他想想说,信佛教。至于女儿,可能要待我变得更优秀,才会影响到她。所以我还得加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