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道桦  图|通一、法健

  近日亲历了班级师兄母亲的离世,有幸完整参与了生前关爱、临终助念和追思会,内心的收获沉甸甸的。

  一、与无常相遇

  12月的一天晚上,接到同修观焰师兄的电话,告知我她的妈妈恐怕不大好了。平日里常听师兄分享照顾老母亲的琐琐碎碎,却并不在意,觉得生活无非是这样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终了。偶尔起个念头想去看望一下老人,也只是想想而已。寥寥几语挂了电话,我心里却泛起了波澜,即便是一位88岁的老人,我还是觉得很突然。定了定心,我决定次日一早送完小孩上学就去看望老人。同时获知消息的还有慈善义工智玉师兄,她的想法与我一致,要尽快去探望老人。智玉师兄六十多岁,平日要照看上幼儿园的外孙,正巧那天遇上幼儿园闭园日,只得将外孙托付给一位朋友。
  老人的状态比我想象得要好,可以和我们说几句,笑一笑。观焰师兄一如既往地照顾着老母亲,像对待一个小宝宝,很呵护。第二天,观焰师兄所在的小组成员到她家里探望和共修,道润师兄的播报是:老菩萨的精神挺好的。第三天,观悦师兄带了苏州小吃去和同为苏州人的老菩萨相聚。第四天,有中医经验的道介师兄上门护理老菩萨。一切似乎风平浪静,老菩萨说:等过了这个冬天,我就好了!我觉得这极有可能是真的,内心的那根弦松了下来,还拦住了一些想去探望的师兄们。我的想法是,老人的日子还长着呢,大家的探望悠着点吧。直到第五天晚上,慈善义工善隆师兄在群里发布紧急通告:老人往生,速速准备助念。我被无常重重打了一拳,有点闷。师兄们陆续从上海的各个角落赶往助念。我因孩子关系只能呆在家里,内心不安如同困兽。
  不是每一个人都如我不识无常。赞叹观焰师兄,及早做好了一切准备,除了通知一些师兄让大家有心理准备,还督请我们在第一次探望时为老人做了三皈依,家中三宝像、念佛机、陀罗尼被、金光明沙、咒轮等一应俱全,还适时引导母亲认识阿弥陀佛,亲近阿弥陀佛,念诵佛号。赞叹慈善义工师兄们,在我们第一次探望时便建立了“观焰母亲生命关爱群”,聚拢了一批有发心的义工菩萨,并陆续安排负责生命关爱的义工师兄上门探望,了解情况,并在第四天及时为我们班级做了临终助念培训。

  二、当下便是净土

  那晚往生的通知一发布,群里陆续冒泡,“我马上到”,“我下班后到”,“我可以通宵”,“我凌晨到”,“什么时间缺人”。有悄悄去悄悄离开的,也有因缘不足不能前往而在家中念佛祝福的。冬至将近,寒风瑟瑟的上海夜晚,温暖的接力棒在传递。整整一个夜晚半个白天,四五十人陆续抵达,在慈善关爱义工的引领下,排班、助念、离开。小区的大铁门咿呀打开,又咿呀关闭,位于市中心闹中取静的小区一如既往的平静。夜里我不能前往,但依然能感受到那股强大的佛号的力量在我内心一波一波的。次日,我安顿好孩子前往现场,路上接到通宵助念的观悦师兄的信息:“身体撑不住了,但是想等班级的师兄来‘衔接’一下。智玉师兄已到,我就撤了。洗手间有袋垃圾忘记带走了,师兄留意一下。”我于9点赶到,我们班的辅导员、通宵助念的慧理师兄还在,他一见我便说:“你这么远也赶来啦!”我当下有些哽住了,夜晚的寒冷与睡魔的侵扰谁人不知,师兄们是雪中送炭,我这会儿来只能算是应应景罢了。助念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师兄们依然陆续赶来,有我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观焰师兄亲自为母亲做引导。间隙,她与我倾谈,一次次落泪,被师兄们所感动。观焰师兄的先生、儿子也在家中,平日里,他们尊重观焰师兄的信仰,此刻依然是。
  午间,助念结束,师兄们离开,带走一切随身物品和垃圾,现场如同没有人来过一样。老菩萨静静地躺在她的床上,等待更衣。智州师兄为主导,其他师兄配合,为老菩萨擦身,更衣。我看着智州师兄体贴地为老菩萨擦身,听着她宽慰老菩萨的爱语,内心无比感动。生前老人曾说:“等我好了,也跟你们一起做义工!”此刻,身体已经没有了温度,原来,这就是生命的无常!我们七位义工围着床,佛号不断。

  三、照见因缘因果

  慈善义工师兄说此次生命关爱是最完整最圆满的一次,老菩萨走得从容安详。众缘合和在此次助念中体现得淋漓尽致。首先,所有参与的师兄们都在三级修学的平台上成长,大家的心行是一致的。其次,生命关爱模式经过慈善义工的不断努力,日渐成熟。第三,班级师兄的凝聚力推动着事态的发展,师兄们有分工,更有合作。这一切都要感恩佛法,感恩三级修学。更重要的一点,我觉得是观焰师兄一家人感召善缘的力量。
  观焰师兄的二哥作为家属代表,在追思会上发言,他感恩母亲将他养育成人,在儿女成人后又是儿女的精神支柱;他感恩母亲的单位照顾和关怀母亲;他还感恩佛法,感恩三级修学的义工师兄们对母亲生前的关爱以及后事的料理。浓浓的感恩之情在追思会的大厅里弥漫。赞叹观焰师兄对家人的关怀,让没有佛教信仰的家人能够理解佛法,相信佛法,从而共同帮助老人蒙佛接引,往生净土。

  四、一曲终了

  助念结束,有位师兄感慨地说:“愿我也可以这样死去”,这同样是我的肺腑之言。
  愿我可以这样死去,佛号一声又一声,我如婴儿躺在佛菩萨的怀抱里轻轻摇晃;愿我可以这样死去,佛号一声又一声,慈悲之光将我包裹,宁静、祥和;
  愿我可以这样死去,佛号一声又一声,来自佛国的召唤;乘着众志成城的愿力,阿弥陀佛带着我,飞向那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