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带班也有四个年头了,送走一批同喜班学员,迎来一批同修班师兄,有时会陷入一种麻木带班的状态,也会用“随缘”来安慰自己。在主持了一期主题为“随缘与进取”的读书会后,对自己带班的“随缘”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佛教对世界的解释通常是四个字:因缘因果。它揭示了一切的存在都是一种条件关系,运用在带班上也是一样的。
  我之所以能成为这个班的辅导员,是和这个班的师兄有一定的因缘,所以首先要珍惜和感恩这个因缘。其次,辅导义工岗位是检验修学以及能在做事中快速成长的平台,四年下来,收获最大的是我自己,所以应该感恩班级每一位师兄的示现和对我的增上。
  随缘是一种大智慧,只有通过修行来学习这种缘起的智慧,才能跳出主观的和错误的认识。
  记得刚开始带班时,那是一个满腔热血激情投入,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知道的佛法知识都告诉给班级的师兄们,恨不得亲自为师兄们解决所有的问题,恨不得每位师兄都能严格按照三级修学的要求去做。当现实与自己的设定有差距时,就会陷入焦虑和失望的状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当现实状况没有得到改善的时候,又会用“随缘”来安慰自己:随缘吧,反正我又改变不了他们,每个人有各自的因缘,随他去吧。就这样,又陷入一种麻木、放任、消极的状态。
  现在分析,之前自己所谓的“随缘”,不是真正佛法意义上的“随缘”,而是“随我”,是随自己主观的错误认识,是自性见。这种认识的背后是“我执”和错误的认识:这是我带的班,关系到我的形象和荣誉,班级师兄修学精进,我脸上有光。我会设定班级的每一位师兄,都应该严格按照三级修学的要求去做,忽略了他们是条件不一样的个体,每个人有着各自不同的因缘。
  在班级出现问题后,没有采取正确的心态去接纳,以有效的方法去应对,问题没有办法得到真正的解决,就想着随他去。这种麻木、放任的消极状态,背后的根源是一种逃避和推卸责任,这也不是佛法的“随缘”。
  真正的随缘,是要跳出自己的感觉,具备一种理性、开放的心态,去客观地认识一切现象,然后做出智慧的选择。
  班级师兄们能否从佛法受益,能否安住在三级修学,当事者是因,其他都是外缘。外缘包括班级的氛围、辅导员的引导等等。辅导员能做的是积极创造良好的外缘,如导师开示的八字方针“陪伴、关爱、理解、引导”。而师兄们所呈现的状态,都是因缘和合的现象,没有绝对的“好”与“不好”。当师兄们从佛法受益,要发掘他身上的“因”,随喜赞叹,引导师兄们向他学习;当师兄们不能从佛法受益,出现状况时,要反观自己的陪伴关爱做了没有,有没有真正看清现象背后的因缘,去理解和引导。
  反观自己带班的状态,真的很惭愧,慈悲心欠缺,对师兄们的陪伴关爱做得很少。班上的师兄能从佛法中受益,是他们的善根福德因缘,这是主因,真的不是我的“功劳”。当状况出现时,思维我应该做的部分做到了没有,提醒自己在这个方面去积极改善,同时不要太执著于结果。当这样思维之后,焦虑和压力就不见了。
  随缘不是被动消极的,而是主动积极的。随缘才能更好地进取,因为随缘代表着我们对某件事情有一个客观的评估,然后在这基础上,采取一种正确的方法去努力进取。
  作为一名辅导义工,我应该不断地去宣导三级修学两套模式,引导师兄们安住在模式中,在慈悲心和智慧的观照下,接纳班级出现的任何状况,做好陪伴和关爱。其中修学是根本,定课、每日自修的闻思、共修的提醒和引导,还是要日日讲、月月讲、年年讲,并以身作则,这才是真正的“随缘”带班。当我们能够用缘起的智慧观察世界时,才能完成生命的觉醒和解脱。
  感恩班级师兄们的包容,感恩三级修学,感恩辅导义工岗位提供机会让我成长。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写上这篇札记,是对自己辅导义工心路的总结,也标志着2018年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