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不同的缘起带了两个异地种子班,感恩师兄们因缘和合的支持,让我看到自己生命中显而易见又深深隐藏的凡夫心。

急于求成

  我是急于求成的!希望一天减肥就变得苗条,希望一跟人沟通都达成自己所愿,希望外境都随自己的意志所转……对无常无我不了知、不透彻,这种心行也太正常了吧。这种感觉就像习惯了今天学习、明天试卷上就得100分一样。然而缘起的世间不如考试那么简单!
  A班是我在第一次带班拆班中场休息之后重新出发带的一个种子班。去年8月份与师兄们来上海观摩时初次见面,9月份见面会,10月份开班,至今一年有余。
  度过了前期的“蜜月期”,自己对现实不满、习惯性的挑别人毛病的串习迅速卷土重来。加上自以为第一次积累了经验教训,同时也因为波折中锤炼了相对“彪悍”的心行,颇有一种百折不挠、临危不惧的勇士风范的我,其实只是一个“纸老虎”。可惜刚入班还没经修行训练过的师兄们,慢慢地从一个个freshman变成了我眼里的“牛鬼蛇神”。这个老修依止心不够、还在外围打转,那位师兄个性太强、影响他人,这位师兄依恋红尘、心不入道,那位师兄散乱飘浮、不是所云……
  在我的凡夫心运作中,渐渐的,现实中“亲眷不沟通、孩子不配合”的生活模式又轮回在带班中。我发现,我的心与师兄们渐渐有了隔阂——即便,师兄们都切切偲偲地给我勉励,彼此间也在交流辅导员的不易和对大家的拳拳之心,大家领情但不关情,感恩但不感动。于是,班委师兄们似乎也倦怠起来,不知进退、不愿取纳……
  急于求成的我,没有及时观照自己的不足并调整,反而越发地着急啊!抓紧关爱某位师兄一下,反而关爱出了烦恼!及时提醒某位师兄一次,反而让师兄更懒得动弹……于是,我消停下来,不去打扰,反省自己,看到自己的局限和狭隘,让自己沉静下来。
  如果能发自内心地去陪伴、关爱,才有可能真情实意地理解每位师兄的生命节点、因缘时节,依于因缘、接纳缘起,顺势而为,才是真正的慈悲,也才能有效的引导吧!
  我还要急于求成吗?不。虽然我知道这种串习的根深蒂固,那么提起觉照吧。一切都是无常的,所以师兄们也在不断发展变化调整。既然是无我的,那么尽好我这个外缘的力量。惟愿三宝和导师加持,菩提花开满A城!菩提花开满世界!

坐享其成

  一度,习惯了求不得苦的自己,做梦都在幻想着坐享其成。然而贪图安逸却不能、寻求庇护却不得……现在看来这也是我能接触到佛法的重要缘起。无苦无出离!惭愧往昔不善业所招感的痛苦,也感恩所有的生命苦难促成自己今生的暇满。
  多年修学,被因缘因果之理打磨过的自己,已经不指望不劳而获的自己,没想到竟然有美梦成真的机会。B班是今天7月份临时接手的一个修学了两年的异地种子班,两套模式落地有效、团队健康、各项推动运作良好。接到消息,第一反应是很开心:终于可以再学一遍《道次第》了!第二是:这个班班风良好、班委给力,我可以更多时间用于修学,不用如消防队员一样操心出勤率啊,各种波动情绪啊,坐享其成、贪图安逸的种子被这个缘起激发得一览无余!
  如是思、如是行。我欢喜修学,自得其乐,差一点忘了,这是个种子班,这个班已经有一多半的师兄是辅导员、辅助员……他们的修学和心行直接影响着当地三级修学的发展。当认识到我需要更用心的时候,竟然有那么几念:我没有能力!我没有这个打算!我能不能只是埋头带班,守好这一亩三分地?如果不能,我还要继续带这个班吗……刚刚前一刻还在酝酿发酵菩提心的利益,并喊口号“立志不退转,受持此行心”……后一念遇事竟然第一反应是“舍弃众生”!有我这样的伪君子吗?泥菩萨也只能“泥”到这种程度了吧!
  传帮带的师兄及时宽心,让我知道我并不是孤军作战,然而习惯了单打独斗的自己不确认自己有能力和足够的心量来寻求相应的支持。但是我知道我没有退路。“意若思布施,微少凡常物,因悭未施予,经说堕饿鬼。况请众生赴,无上安乐宴,后反欺众生,云何生善趣?”既然没有退路,那么就一条道走下去吧。用心、尽力去做,就是了!
  我还想坐享其成吗?别了吧。“从来就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我相信了!因为这才符合这个有漏、五浊世间的真相。愿与师兄们同愿同行,加入到这个觉醒的缘起中,愿菩提花开满B地!菩提花开满世界!
  我想,辅导义工是给了一个让我认清自己生命中有漏染污的种子的机会,从而让我能够树立正见、认清真相、摆脱错误、重复正确!愿依此励力而行,与众生共圆满。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同修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