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分享的内容是《拔掉心中那根刺》。说起这根刺,还要从最近我父母家拆迁的事说起。
  说到“拆迁”,人们很容易把它和“一夜暴富”几个字联系在一起。前些日子,有几位热心的亲戚朋友听说我们家要拆迁,赶快跑来向我表示祝贺。对于这些,我只是一笑而过。通过自己几年的努力打拼,现在已经有车有房,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对于金钱没有过多奢求。尽管如此,我的父母最后做出的决定,还是令我及身边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自从三年前我弟弟因为意外事故离开人世,我便成了父母唯一的孩子和依靠。为了支撑这个家,我努力工作,四处奔波;为了让他们从丧子之痛中尽快走出来,我每天嘘寒问暖,关心照顾他们的衣食起居。母亲生病住院,我放下一切工作,四处寻医问药,病床前端屎端尿,不眠不休……然而,我们家是个传统的重男轻女家庭,他们最后还是把拆迁所得房产和款项都留给了我弟媳,说是将来要留给他们的孙子。
  说实话,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我泪如涌泉,就像有一根刺或者说是有一根钢钉深深地扎进了我的心里。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像个孤儿,被父母抛弃的孤儿。那一刻,我确定自己不是伤心,而是寒心。我一遍遍地问自己,他们真的是我的父母吗?连自己亲生父母都可以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简直生无可恋了。是的,他们可以不顾及我的感受,但他们可曾想过他们的晚年,我弟媳还那么年轻,如果有一天改嫁了,将这些财产席卷而空,到时年迈的他们将怎么办?
  许多亲朋好友得知此事,要去找我父母讨个说法,都被我一一阻止了。那时,我不愿面对也无暇顾及外界的众说纷纭,因为我懂得什么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也不敢去面对师兄,不愿意惊扰他们精进修学的清静。心中的委屈和无奈,我无处诉说,最后只能选择了逃避。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这个时候才发现,因为平时没有真诚、认真、老实地修学佛法,凡夫心炽盛的时候,我只能落荒而逃。于是,在外面流浪的那些日子,无论走到哪里我都带着导师的法义,每天坚持做定课,坚持参加网络共修。作为一个佛弟子,我坚信,只有佛法才能让我得到究竟的解脱。
  在外面漂泊的日子,佛法正见又将我导向了如理思维。我发现,我只是陷入了自己狭隘的设定中。既然我相信佛法,相信因缘因果,干嘛不能从缘起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恐慌呢?扪心自问,我并不是真的贪恋父母的财产,但多少年来,还是想努力得到他们的认可和尊重。说白了,对他们付出,我还是希望有所回报。
  冷静地想想,换位思考一下,他们又做错了什么?父母从来不欠我们什么。他们既然养育了我们,我们就有义务赡养他们。他们有权利处理自己的财产,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评论和抱怨。他们失去了唯一的儿子,把爱和希望都寄托在孙子身上,其实也是无可厚非的。如果他们这样做,能够在心灵上得到一点慰藉,作为女儿,我还有什么苛求的呢?
  “处世界,如虚空,如莲花,不著水……”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细细地咀嚼着每一句歌词,仿佛悬浮在这无尽的太空中,心似莲花不再粘著。一遍遍地吟唱着《处世梵》,心一遍遍地被洗礼着。慢慢的,慢慢的,心释然了,我也拔掉了心中的这根刺。心清净了,便真的放下了;放下了,便真的没有烦恼了。我还是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走进三级修学,没有学习佛法,我人将会怎样,会怎样处理这样的问题?我很忏悔修学了一年多,因为不够精进,时常被凡夫心所控。但这一年多的修学,我也确实收获了很多,改变了很多,学会了以佛法为镜,时时观照自己,也学会了人我互换时,平等客观地看待问题。
  感恩三宝没有忘记我,感恩三级修学给我修正自己的机会,感恩导师教给我们修行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