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学佛法前,我是“佛学白丁”,对佛法处于不了解、不崇拜、不排斥、不抵触的边缘化状态,因为我相信自己,相信科学,认为只有自己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是七零后,生长在农村,同龄人都知道,当时农村并不富裕。所以,从中学起,基本上都是我利用假期时间倒卖粮食,赚取差价来供自己上学。之后,我求学工作、成家置业、打拼事业,也都是一人独办,从没依靠过任何人,事实也依靠不上。
  我就像在城市楼群中穿梭的一只蚂蚁,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卑微渺小如一粒尘埃。那时的我,每天只想一件事——站起来。我太想通过物质经济的改善跻身社会上层,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为实现这个目标,我多年如一日地“工资外块两手抓,埋头苦干搞经济”。
  这样的成长经历造就了我贪著财富、唯利势图、争强好胜、冷漠强势的性格,做事以得到利益为导向,不做无目的之事。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在我的思想中根深蒂固,我执更是表现明显,在这种心态下,我开始患得患失、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最先受波及的是我的家人,我被冠以“大圣”名号,意为脾气躁、爱炸毛、不能惹。如果老公进门后鞋子和衣物没摆好,我就像在单位给员工开管理会一样,首先要求必须统一思想——从态度到做法,再从头到尾苛责一遍,最后还要提出做事流程和执行标准;如果孩子考试成绩不理想,我就一通抱怨,批评指责接踵而来,导致孩子性格自卑怯懦。家里虽表面和谐,内里却一团乱麻,隐患重重。我忘记了家是讲爱的地方,而不是讲理的地方,是道场,而非战场。
  偶然一次机会,一位师兄接引我参加三级修学。刚开始,我不屑一顾,但随着佛法智慧慢慢灌入心田,我变得安住,能真诚、认真、老实地学习佛法,因缘因果、无常、无我、轮回、空等正见在我内心逐渐起作用,替换了原有的错误思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生活。
  原来我显现的是魔性,被欲望贪著所系缚,把幸福建立在物质财富的积累上,烦恼才如此多。学习佛法不到三个月,我断除了“非善业”的收入,学会了如法求财;以前对孩子,我是满满的期望和设定,这都是源于自己强大的无明和我执。我凭空设计孩子的未来,不管她心里能不能接受,愿不愿意。现在,佛法让我知道了因缘因果的道理:生命是无尽的积累,因上努力,果上随缘,我开始接纳包容、鼓励引导、爱语调柔,一番调整努力,效果显现,孩子阳光快乐、聪明活泼起来,能自主独立地学习,成绩从班级前40名上升到14名;原先我和爱人处理问题是秉着互相有理不争论、无耐随它去的思想,当我用佛法对问题追本溯源,从根上剖析并解决后,先生说他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回家,因为家里有人在等他,有一盏灯为他而亮。
  此外,一起修学的伙伴又让我体验到没有染污的法情,真诚接纳、随喜赞叹、彼此鼓励、互相帮扶、共学增是,愿这超越血缘的感情能尽未来际地陪伴我们。
  我在三级修学中受益和成长,这种智慧的引领帮我找到人生新的目标和方向:是佛法慈悲的力量让我无需防备,甘愿卸下伪装;是佛法的正见助我断除无明和我执,以智慧调心做事,让我的生命品质得到提高;是师兄们的法情陪伴,温暖了我干涸麻木的心灵。智慧觉醒的文化,我愿尽未来际去归投追随,我愿在践行佛法的路上次第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