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群导师曾说:三级修学威力无比。初听这句话时,我不以为然。但经过两年学习,我开始感受到它的力量,果真不同凡响。我和我的道场都因三级修学而发生变化。
  首先说说我的变化。
  第一,修学方面。我是1984年出家的,也曾上过佛学院。虽然奠定了一些佛学基础,之后也在不断学习,但正如导师所说,我的修学缺乏系统性、次第性、方法性,故不得要领,导致修学效果不显著。
  自从进入三级修学,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导师创建的这套修学模式,是针对当今教界修学普遍存在的问题而施设的。导师非常清晰地分析了问题根源在于没有系统、没有次第、没有方法、没有引导、没有氛围,造成我们修学上不去,不得要领,偏执一端,盲修瞎炼,虽学佛多年而功夫不得见长。随着修学的深入,我深地感受到导师的智慧善巧,体会到这套修学模式的完整性和殊胜性,如获至宝,精进闻思,不再攀缘。
  第二,弘法方面。看到人们对佛法的误解和社会对佛法的需求,作为佛子,我感到肩上的责任,曾誓愿要以弘扬如来正法为己任,但怎么去弘法?怎么把高大上的佛法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准确地传递给社会大众,让他们真实获得佛法利益,改变人生的轨迹?
  进入三级修学后,经常听导师开示说:学习三级修学课程,会让你快速成长,并掌握弘法技能,培养弘法能力。起初,我没在意,也不相信会这么快速。但经过两年的学习,我确实感受到三级修学的威力所在。比如同喜班的人生佛教小丛书,我们学习后马上就能学以致用,经常以小丛书的内容用不同的方式与人分享,如微信群、小小读书会等,收到很好的效果。大家都很受益,我也品尝到与人分享佛法的喜悦,并对弘法生起一定的信心。
  第三,个人性格的改变。我从小性格偏内向,沉默寡言,不太主动与人沟通,觉得话多了会惹祸。在僧团中,很多人认为我不苟言笑,很严肃,有点高冷,大家看到我都有点怕。而现在的我话多起来了,时不时地将所学法义与人分享,甚至有时对来访的师父或居士也能说上几个小时或半天。不知不觉中,我发现我的性格在调整,观念也在改变。
  以上是说我的变化,下面说说我们道场的变化。
  我所住的道场就是种德寺,在导师的家乡福安甘棠镇。自从2015年11月种德寺第一个三级修学僧伽班成立后,寺院就不知不觉地在发生着变化。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修学氛围变浓厚了。种德寺第一个三级修学班叫“法界种德”,有15位学员,现已修学两年。第二个班叫“般若种德”,有10位学员,现修学半年多。因为这25位师父加入修学,所以很快影响了整个寺院的修学氛围。现在大家在一起闲话少了,经常是谈法义,分享心得,或是热情传灯,自修、共修两词更是挂在嘴边,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正如导师所说:修学是一个道场的根本,修学上去了,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我现在深深地感受到了。
  第二,管理变轻松了。管理最头疼的就是人,若人没问题,事就好做了。修学前,大家做事会比较被动,有些师父甚至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事”的思想,尽量把自己包裹起来,不惹事也怕事,没有很多积极性。这种思想也造成彼此之间相处冷漠,增加管理难度。
  修学后,大家受两套模式影响,特别是服务大众模式,提出要让做事成为修行。导师告诉我们,做事和修学同样重要,也是一条走向觉醒、走向解脱的成长路径,做事就是在践行修学,是在成就无我利他的慈悲修行。参加三级修学的师父们变得积极向上,热情洋溢,做起事来也主动多了。没有参加的师父也受到影响和感染,彼此之间增加了沟通、交流、理解和鼓励。上下和合,管理自然也轻松了。
  第三,与外界的交流互动多了。第一个三级修学僧伽班成立后,由于导师加持,种德寺备受其他地区三级修学学员的关注,先后有上海、厦门等地的学员前来参访交流,传递信息,互相学习。我们也多次参加苏州西园寺的活动,参加培训,拓宽视野,学习了很多新知识、新技能。今年我们还负责了周边僧伽三级修学班的开展,于12月21日成功地支持福州崇福寺福建佛学院法师第一个班顺利地开班!我们有几位学员很光荣地成为这个班的辅导义工。
  现在种德寺参加三级修学的法师们,个个热情高涨,以各种方式、渠道对外传灯,组织附近各寺院负责人开展读书会等,收到很好的效果。
  总之,因为三级修学,我们和外界交流互动的机会多了,大家也在交流互动中得到成长。
  非常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祈愿法界种德走出种德走向法界,超越有限成就无限!并愿菩提花开遍尘刹,无尽心灯耀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