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单元我们学习皈依之法和皈依学处,非常受益。我想重点分享的是“皈依之法”。
  皈依到现在近20年了,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对“皈依”有这么清晰的理解和这么多殊胜、感恩之情。从前,“皈依”对我而言,只是进入佛门的一个仪式,是区分佛教徒与非佛教徒的分界线。在我的概念中,只要是参加过皈依仪式,就算是佛教徒了。从没有想过还有什么“皈依体”,更没想过还有失去“皈依体”这样的事。因此,对于皈依我总是不上心。
  虽然,我也念过20万的皈依,但只是把它当咒语真言一样,是要完成的加行之一,只知道师父说它重要,那就是重要,究竟有多重要,我并不十分清楚。因此,修的时候嘴里在念,心只是听着自己念的声音,有时候还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更别说安住在皈依境或融进功德海,我连三宝究竟具有什么共与不共的功德都不是很清楚。所以,可想而知,我并不会主动叫别人皈依,即便有人要皈依,我都把她推到师父那里,我就协助作下仪式。
  直到有一次,我和师父去一家人那里念经,要住在那里几天。我是不明就里去的,以为只是地方习俗要请师父到家里去念经,我也像平常一般去念,竟未想到那是闹过鬼的地方,因为出了很多事,才请师父去。白天,我只觉得偌大的楼房里,除了诵经时,上个厕所都会有莫名的恐惧感,还以为是屋大人少,缺少人气的原因。结果,第二天夜里,我在梦里明显感到一个像鬼一样的东西朝我扑来。在梦里,我吓得一直喊“师父”。同时也想起师父和我说的,遇到恐惧的时候要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赶紧使劲地喊“师父,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于是,那个影像就不见了,我在梦里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半夜醒来一身冷汗。凌晨三点不到,师父比平时还早地起来念经,而且还不是平时的经和咒。我一下明白了,师父似乎知道我昨晚梦里的遭遇。一下子,我对师父、对“三皈依”生起了绝对的信心。这次学到“既知利益,勤修皈依”,讲到皈依的八种利益中“人与非人不能为害”,我一下子想起了这件事。皈依的利益果然真实不虚。
  前不久看了一部影片《七十七天》,讲述一个户外运动爱好者为了挑战极限,追求生命的意义而横渡藏地无人区。当死亡真正降临到他面前时,他的那份豪情壮志荡然无存。巨大的恐惧与无助笼罩他时,唯一能让他稍微安心的是吹响了代表某种图腾的口哨。我的心被揪得好痛,在我眼前,已经不是他这个人,而是无数和他一样深陷在巨大痛苦中无力自拔的众生。他们恐惧焦灼无助,他们痛苦绝望,不知谁能解救他们,相信此时就算有根稻草,他们也愿意去抓的。只是,悲惨的是,有时连稻草都没有,甚至,是一个把他们推向更为绝望境地的恶业。
  佛陀宣说“苦集灭道”四圣谛时,就揭示了生命的本质是痛苦的。也因为苦,人们才想寻找离苦得乐的方法,想解脱的希望和可能性。但,能找到的幸运儿仅仅是那么一小部分人。当所有媒体都在宣传获得“幸福的方法”时,当微信朋友圈到处有人在炫耀“幸福”的画面时,你该知道这个社会是多么缺“幸福”啊!明眼人一眼就能看透这所谓的“幸福”,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沫,让人自得其乐,让人盲目跟随。商家不断鼓动人们的欲望,让人迷离于这五色世界。不断增长着的贪嗔痴又促使人不断地造着与三恶道相应的业。人们不自知,厚重的障垢重重阻隔了觉性的明珠。当死亡突然降临,他们有如冬夜的鹅毛飞雪,纷纷飘向三恶道之河,不知何处是归期。
  我们的暇满人身来得如此稀少珍贵,比摩尼宝珠还珍贵。就像那个被判了终身监禁的囚徒,被赦免了半天。是继续造更重的业,还是造赦免的业,我们究竟要如何去利用?真正懂得自己囚徒身份的人就会知道该怎么做。问题是,很多人,并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白白浪费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只能继续沉沦,甚至堕落到更加悲惨不堪的境地。
  究竟谁是明眼人,谁有能力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为什么是佛、法、僧三宝?为什么选择三宝来作为依怙的对象?
  没学佛时,相信很多人在碰到烦恼困难时会找各种方法,包括找良师益友,包括移情,比如睡觉,美食,旅行,或者开始一场新的感情,或者换环境,或者把自己埋于事业中,让忙来麻醉一切。这些方法也许偶尔有效,但并不是每次都奏效,于是,再寻找,再失望。我们的心总是在受了第一支毒箭后,由于处理不当,再被第二、第三第四支甚至更多的毒箭,伤到体无完肤,了无生趣,生无可恋。因为这些对象都不能究竟帮助到我们,我们依然于水深火热之中渴求拯救。
  当学到“思惟皈依境的殊胜”时,看到佛陀具有“无畏、善巧、大悲、平等”四种能力后,我真正明白了何为“大雄、大力、大慈悲”的内涵,真真正正确认佛陀才是我的究竟皈依处,从而生起决定的信心。我也确信佛陀是任何一个人的究竟皈依处。佛陀就像寻找失踪王子的父王,到处寻找,时刻等着我们回家。我们却忘了自己是王的孩子,像乞丐一样到处觅食,备受欺负,饥寒交迫,却不认识回家的路。即便王寻来了,我们还处处躲避,深怕被再次奴役,再次挨打,因此离得远远的不敢靠近。最后,只好由王使出种种伎俩,哄我们回家,给适合我们心性的活干,直到我们长了智慧和心量,才敢与我们相认。想想,《法华经》里的穷子喻,说的不就是我们吗?我们曾背离三宝,而追求世间五欲,结果生生世世受苦和轮回,不认识回家的路。今天,如父般的佛陀施设种种方便劝诱我们回家,我们还得具足一些福报才能接受这份悲心。
  如今,还有和曾经的我们一样的众生依然在苦海中沉浮,他们是我的兄弟,在无尽的轮回中也曾做过我的父母,我如何忍心看他们沉沦一世又一世?我该如何拯救他们?我只有在每次念诵皈依时,带着他们一起深情地呼唤。我们不仅在呼唤寻求救怙,更多的是希望众生都能找到三宝这个大依怙。这样才能最究竟地帮助他们,让他们找到回家的路,和我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