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禁感慨万千,时间过得可真快,我都带班9个多月了。从最初的陌生到熟悉、相知,这9个多月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改变。从不熟悉到彼此信任,从没有了解到彼此理解,我也从一个内心脆弱的孩子,成长为心行稳定的义工,这一切都源于和师兄们在一起!
  记得刚刚开班时,我对辅导员的定位没有太多的认知,认为只要凭着自己的热情和努力去做就好了,所以我在激昂振奋的介绍中和师兄们相识了。
  记得那时经常给师兄们打电话、发微信,了解师兄们的情况,还因过于热情导致个别师兄不太适应!三个月后,大家彼此有了了解,也开始建立了信任,可我却觉得好累,不想再坚持下去,因为我已经证明了自己,同时也知道建设好班级接下来需要付出更多,可是我并没有准备好,我想放弃。
  虽然在其他师兄的安慰和鼓励下,我带着责任继续前行,可内心并不开心,随着修学进程的推进,班级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为了解决问题,我第一时间和班长沟通,并放弃了自己的修学来支持师兄们。可是问题并没有因此而减少,终于有一天,问题集中爆发了!我的内心很无助,也很有情绪:我努力了,付出了,我都提前提醒了,这都不是我的问题!我没有错!说起这些,我哭得稀里哗啦,满腹委屈。
  师兄们并没有责备我,世界不是二元对立的,而是缘起的。我突然想到,这一幕和我前几年工作上的经历是如此相似,当时我选择了逃避,今天同样的情形却在这里再次发生。很久了,我没有遇到如此困难的境地,很久了,我没有如此痛苦过。老公和女儿不让我再做下去,建议我做好自己的修学就够了,不要管那么多。
  我不愿接受这样的现实,也意识到现在不是逃避的时刻,唯有面对,才是对师兄们的保护。从开班到现在,每周和师兄们一起修学,说得都很好,做得怎么样呢?现在不正是考验吗?导师说,现代人说起来头头是道,做起来一无是处。我讨厌做这样的人,我想让自己真正地落地,解行合一。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无论如何我都要坚持下去,否则师兄们怎么办?
  班级群一片寂静,我不想师兄们离开,更怕师兄们受到伤害,于是我在班委群和师兄们开始了内心的对话。经过沟通,班委师兄们的心渐渐稳定,发动机又开始运转了。接着,我在班级群内互动本期学习内容,班级修学氛围很快有了生机。到了共修的日子,我硬着头皮去参加,努力让自己淡定,当时没有别的想法,只想着这是一种责任和担当,也是对自己的考验。经过此次风波,师兄们之间逐渐融洽和包容起来,我的心也从容了些。
  一直以来,我的内心没有主动做事的喜悦,有的是怕麻烦和烦恼。最近班级考勤特别低,个别师兄甚至不来共修,说明了情况,只交心得,不来现场。这样下去师兄他也很难受益,对其他师兄也会有负面影响,而且班级马上面临升班。这又是新的挑战,接下来如何做,我也很迷茫。
  是师兄的经验分享让我找到了方向。真正的慈悲是什么?导师说慈是给予快乐,悲是拔苦,那如何给予他人快乐并究竟拔苦呢?佛陀通过大智慧观察到了十二因缘,为众生开示了四谛法门,并找到了究竟解除痛苦的方法。唯有佛法才能让我解脱,让我走出轮回的泥潭。三级修学两套模式传承和传播佛法,我的受益和成长都来自于此,那我接下来也应该引导他感受两套模式的好处。之前面对问题我只有抱怨和牢骚,而现在我想的更多的是:如何让师兄们真正在三级修学中受益?为了师兄们顺利地升班,我该做什么?当我调整了心念,烦恼顿时减少了很多,内心开始变得有力量了。
  我体会到了正念的力量,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导师说,凡夫用自己的认识来看世界,在依他起的见分和相分上产生我执和法执。法执让我以为看到的一切是真实的,我喜欢恒常,所以不能接纳无常的变化。我把一切当成是我的,我带的班就该怎样怎样。执著,是我痛苦的根本原因。
  导师说,做事需要掌握两个要点:一是本着利他的心去做;二是尽最大能力去做。此刻我才终于明白。接下来,我会调整自己的发心,尽最大的努去做,至于结果,都是因缘和合的。心念调整,执著减少,烦恼减少,智慧的显现也就指日可待了。一颗久久动荡的心渐渐安定。
  我开始发动班委义工一起学习晋级宣导,让师兄们对三级修学模式产生认同。导师说戒是此应作,此不应作。是啊,在三级修学中,模式也是戒律,有了模式就有了方向。通过带班我终于学会了如何做事,这是多大的成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