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三级修学已一年,我亲身体会着自身的变化,是佛法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的生活,让我从一个固执、偏执,每日愁眉紧锁,抱怨重重、脾气暴躁的“男人婆”变成如今相对温言细语、微笑和乐的人。我想,我在法中受益,即使再大的困难也动摇不了我学习佛法的决心!
  何为幸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和衡量标准。在没有学习佛法前,我对幸福的理解很肤浅。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从小生活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童年对我来说是冰冷无情的,我最期待的就是父亲能给予我像对待哥哥和弟弟一样同等的爱和亲情,能公平地对待我,而不是每到缴纳学费时,需要我到父亲跟前去哭求一场才能得到学费;寒冬腊月,男孩们可以穿军钩的棉鞋,我只有一双脚后跟已损坏的二棉鞋,冻得脚长冻疮;哥哥弟弟上学每人一台自行车,我只能每日徒步往返八公里上下学。如果做事能得到父亲的赞许,哪怕只是一个眼神儿,对我来说都是最大的幸福,虽然这样的情况不多。
  为了得到这很少的幸福,也为了让它更长久,我选择刻苦攻读学业,希望以此改变命运,跳出农门,我想脱离这个家庭,脱离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如果我不从农村出来,很可能早早就得嫁人,而我还有好多理想要实现啊!于是,我每天只睡五个小时,自己制作台灯,挑灯夜战,苦学三年。最终,我以全镇第一、全县第三的成绩考出来了。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乡邻们围着父亲称赞他培养了一个好女儿。我看到父亲笑了,看到他赞赏的眼神儿,我那时感觉很幸福。
  以后的十几年时间里,我不停地打拼,有了稳定的事业,不菲的收入;有了幸福的家庭,有了品质优秀、才德俱佳的爱人,有了聪明可爱的女儿。物质生活富足,居住环境优美,生活不愁温饱,花销从不计较,可以定期旅游,我当时深以为这就是幸福。可当所有的目标都一一实现、问题也都得到解决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内心在发生变化。原来那种幸福的感觉渐渐变淡了,每一个阶段的幸福感太短暂,且随着内心的变化而变化着。我自认为自己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家中婆媳关系和睦,孩子聪明懂事,还擅于理财理家;工作上,业务突出,精明能干,得领导赏识,身居高位,呼风唤雨。我内心开始膨胀,变得在乎名利,在乎别人的评价,在乎物质财富,喜欢听到别人的赞美,爱显摆,并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在家里霸道独裁,说一不二;单位里为职位晋升不择手段,背后使绊子,设障碍算计人。我感觉没有我不行,特别愿意证明个人的价值,苦刷存在感,希望得到更多人的欣赏、赞叹、尊敬、仰慕,我以为抓住了这些,就抓住了幸福。
  然而,世事无常。从2000年到2012年,连续三年相继发生的三件大事,让我失去了高薪的工作,自己的公司财富大量缩水,一切引以为傲的资本荡然无存。仅能从打工做起,重新创业,体验着世态炎凉。这种连续的打击和巨大的心里落差让我难以接受,也不甘心。人变得烦躁、易怒、喜怒无常,体会了太多的苦楚,没有幸福可言。生活一片黑暗,身体也出现了问题,需要定期去疗养,每每疗养要反复经受寒凉和曝晒之苦,我内心迫切想要寻求解脱,想离苦得乐。直到遇到佛法,犹如明灯一样,为我拨开心头迷雾,照破黑暗,引导我看清事物本质,让我认识到什么才是究竟的幸福。
  以前的我争强好胜,是被强烈的贪婪和欲望所支配,被强烈的自我所支配。殊不知,欲望越多,烦恼越多,痛苦也就越多。我从来都是拿着欲望当借口,当武器,不懂得放下,怎能解脱?只有止住贪欲和恶性需求,断除痛苦,少欲知足,生活才能简单幸福。真正的幸福在内不在外,不是对外境的占有和享受,而是源自于内心的一种幸福的感觉,幸福的根本在心。是佛法智慧让我在生活中有了解决问题的能力,抉择的能力,以及面对痛苦的承受能力。随着观念和心态的调整,我变得心态平和、心胸豁达、宁静清明了,生活水平也恢复到了原来的状况,甚至比原来更好。我一有空就去陪伴父亲,和父亲的关系在双方主动努力改进下,变得温暖和乐。原来,我把抱怨放下,包容接纳一切不足,心会如此轻松!我的真诚温暖了父亲的愧疚之心,他看我的内疚眼神也被亲情覆盖盈满,久违的父爱我得到了,多年的心结打开了,我真是太幸福了!
  是佛法智慧的引领,让我找到了迷失的自己,离幸福越来越近。在依止三宝的过程中,是佛法让我学会放下执着和贪欲,走在探寻幸福的路上。相信随着佛法学习的深入,我一定会得到究竟的幸福,幸福的莲花会在心头次第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