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里有一只野猫,灰色身躯上有一小点白色,毛顺滑顺滑,长得漂亮且乖巧,不怕人,特别讨喜,以它的气质和风度决不应该沦为一只野猫。
  虽说是只野猫,但它还是被小区里另外一幢七楼的人家收养,给它吃的住的,在七层的过道里给它安了个小屋。有一段时间这户人不在家,这只猫就在楼顶平台上被我们家夫人和孩子发现了。
  从小喜欢养动物的我家夫人一下就看中了它。于是她就在我们家下半层的过道上给猫安了屋,为它添置吃饭工具。
  而我,从小就有点小洁癖。因为夫人没有把它放进家里,我就没反对,算是接纳了。可是,有一天当看到夫人拿猫碗直接到我家的水池洗时,我受不了,当面就指责了她。夫人是从来不会示弱的。最后她抛下了一句:你还是个学佛的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只猫在和女儿玩时,把女儿抓破了。我生气了,打电话给夫人,她竟然说可以不用管。我只好请假带女儿去打狂犬育苗,还要打五次。我确实怒了,既为这只猫带来的麻烦而怒,更为夫人无视女儿被抓伤而怒。因为怒,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我对女儿说:“妞,你看清楚了吧,谁在关键时候真正对你好!”显然这样的话也激怒了夫人。
  我们夫妻关系因为这只猫的到来而变得异常紧张,加上本来这一两年来关系就不好,她开始不理我了。她的不理促使我反思自己。学习佛法也有大半年了,我真像她所说的那样吗?我能不能通过佛法来解决眼前问题?
  我想到了那句法宝:检讨自己的不足,随喜他人的功德。学佛以后,我的确改变很大。我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慢慢学会关心他人、帮助他人,但这种关心和帮助背后似乎隐藏了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不要伤害到自己的关键利益。这样看来,这次问题的根源,是因为伤害到我个人和我女儿的身体健康,所以我对这只野猫的到来由开始的接纳转变成讨厌,甚至认为它会给我们家带来祸害!
  这只野猫成了照我内心的一面镜子。原来,之前我带着强烈我执的所谓慈善爱心,并不是佛法里所说的慈悲大爱,对我的修行也无多大帮助。想到这点,我开始转变做法。
  首先, 我在小区里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屋棚,给小区里众多的野猫过冬使用;我还开始经常打包带吃的给这些野猫们吃。我的想法是,如果我把对动物的关爱由那只讨喜的野猫扩展到小区的所有猫,那也体现一个学佛的人和我家那位不学佛的区别了。
  另外,对于夫人对这只漂亮野猫的百般呵护,我从开始有想法到接纳,继而开始赞叹她的善行,有时还会拿这只猫聊聊作为我们关系的润滑剂。我俩都觉得它的福报在整个小区里的野猫中是最好的,这也是它自己修来的。比如它就特别讨喜,我之前也对夫人花时间花钱花精力在这只野猫身上而不管家务活有怨言,甚至感觉她对这只猫要好于我。我就想搞清楚,为什么这只猫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于是我就去和它多多接触。它并不因为我之前对它的讨厌而不理我,相反还是和我特别亲热,我让它打个滚,它就立马表演给我看,让我好开心呀,我一下明白了一切……
  从此,我不再为这只野猫的出现而生烦恼了,相反,我常以它为镜来检验我修学佛法的程度。我从内心生起对它的感恩之心。谢谢你,可爱的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