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次第》略示修法的未修中间,指两次修习的间隔。虽说是“未修”,但在此期间并非不必修行,而是以另一种方式修行。换言之,是座下的修行,生活中的修行。
  守护根门、正知而行、于食知量、悎寤瑜伽是座下修成就止观的四种因。也就是说,在平时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保持正知、正念,做任何事包括吃饭、睡觉都要保持智慧观照,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观照自己的情绪,生活中处处都要修行。只有认真持戒、如法生活,才能让心念保持相续,座上心才能清净、容易入定。
  学习未修中间,我认识到,思惟与心行都存在着惯性,所以只有在生活中善用其心,保持正知正念,过一种清净如法的生活,才能与座上修相互增上,这包含了由戒生定的过程。所以我要通过守护根门、正知而行、于食知量、悎寤瑜伽,帮助自己于座下养成良好的心行,把每一课修学树立的正念渗透到心灵的每个角落,使修行对生命产生力量。
  善用其心,就是要学会正确调心、用心。如何调?用到什么程度?则要通过止观来完成对心的训练,获得安住在正知正念上的能力,使身口意三业清净。
  对照自己,生活中的一切与佛法的指导“此应作、此不应作”还是有差距的,有时会产生有劲使不上的感觉,究其原因还是持戒不够严格!内心深处对无常、因果、无我等正见还没有生起真正的定解!靠有限的座上时间培养正念,其他时间都在培养贪嗔痴,如何能调伏内心呢?更不要说调伏他人了。
  座上的心、座下的心相互影响,自己无论是座上还是座下,对心的调伏都很不够。生命版本,还是凡夫心在操控,起心动念大多在贪嗔痴的串习中,还是喜欢按照自己的思维、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喜好来修学佛法。
  想起导师说过一段话,我是否在内心投射和创造出一个还不错的自我?这个自我还挺好学的,对真理还挺向往的,还挺有生命目标的,然后活在这个创造出来的高尚的“我”里,觉得一切还很美好。忘了态度模式“真诚面对自己生命中的过患,是轮回的重病患者”。
  深入地去观察这个自我到底是什么?无非是一堆乱糟糟的念头和情绪。表面上看上去还行,似乎也能生存,在社会上也不会太落魄,可是这些观念根本经不起推敲。只是在生存和生活层面上自足了,我的生命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我除了不断消耗资源,来维持我的各种欲望,我对于这个社会又贡献了多少正能量呢?我给他人带来了多少幸福和喜乐呢?
  站在佛陀,历代祖师和导师面前,我当下的这个生命是如此的残缺。即使我知道内在有佛性,但我不去努力开发它,有跟没有又有什么不同呢?既然这个自我是虚妄的,不可靠的,那就要坚定地放弃。
  在这末法时代,修行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戒律是一切修行的根本,是无上菩提本,是基础,因此,必须依《健康生活五大信念》的要求,这也是善护其心、善用其心的基础。
  今后,我要将座下修和座上修连成一片,要看到心念是有延续性的。吃饭,睡觉,行住坐卧,起心动念,处处是修行。要时时看住自己的各种念头,看是在哪种念头里,是否认真地听闻法义,还是浅尝辄止?是否老实安住两模式修学做事,还是在四处攀缘?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时时具足正念。正念在心,才能遇事不慌。如此而行,内心的正面心态就可以逐渐建立起来,才能让自己感到生命状态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