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设计师静修营嘉宾专访

文│悟心、净槿    图│觉彬、慧吉

  2017年深冬,苏州西园寺,一场“觉醒的艺术”盛宴吸引了全国各地200多位设计师欢聚一堂,聆听智者的声音,让觉醒人生走进艺术创作,让禅意设计走进平常生活。
  踩着厚厚的落叶,迎着暖暖冬阳走来的,是本次静修营的四位嘉宾。请听,他们心里流淌的声音。

陈熙:设计无我 建筑无相

  说起济群导师,陈熙说,“我看到师父就开心。”为了西园寺的仓库空间改造项目,有一段时间,他经常和导师见面。这种人与人的契合,其实也可以体现在人和物之间。比如,因为职业缘故,陈熙住过很多家酒店,但每每眼睛睁开,都有不知身处何地的错觉。但是,“好的酒店,你一进去就会心生欢喜,有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认识导师后,他的设计理念和人生追求都有了一些变化。“以前做设计,纯粹是为了一种成就感,想要收获别人的赞美。不过,目的性太强,难免就会着相。跟随导师后,导师说,你要以利他心做事,要‘无我’。导师一句话,我恍然大悟,无论什么建筑空间,都是给人用的,都要符合人性的需求,而不是为了设计而设计。从此,我做酒店设计,开始‘放下’,开始考虑如何让用户有心生宁静的感觉。”
  寂静的本身也是一种美感。导师开示:美是无我、无相、无限,寂静、出世、超然。陈熙说,他最喜欢的酒店,一个是斯里兰卡的“天堂之路”,“我们一帮设计师去那家酒店,有种想死在那里的感觉”,令人震撼的不是酒店的豪华,而是契入人性的某种东西。还有一家酒店在丽江—渺庐,由清华大学一位教授设计,“师父所说的寂静、出世、超然,在那家酒店的设计里体现无遗。”
  也许这也是西园寺“拈花堂”给人的感觉吧,清净无垢,让每个走进来的人,都想静静地多呆一会。

赵普:禅意空间设计,学会做减法

  从主持人成功转型的赵普,因为手头有民宿投资的项目,所以和设计师有了比较多的接触。
  他很想通过设计师这个特殊群体,把对于禅的体悟转化为更多的禅意空间作品。他说他还不是佛教徒,但自从亲近济群法师后,对佛法僧三宝生起了“敬畏之心”。尤其是这次设计师静修营,他看到那么多原本陌生的营员一起排班、过堂,如何礼待他人,礼敬法师,这些都不是刻意训练出来,而是出自本心时,见多识广的主持人被震摄住了。
  对于禅意空间,赵普的理念是“要学会做减法。少就是多,少是丰富之后的多,是经过选择之后的多,这种选择的本身就是一种智慧,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修行。因为禅的本质就是智慧,是觉悟。这种做减法的过程和我们的人生一样,那些真正和生命品质有关的需要保留,那些无关痛痒、和五欲尘劳有关的需要删减,这是一种考验。”
  有人理解禅意空间就是简单,可是,单纯做减法就可以吗?空空白白,冷冷清清,如何做好用户体验?如何做到济群法师开示的“让禅意建筑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和需要,又不失佛法的本质”?
  看了那么多空间设计作品,赵普由衷地喜欢西园寺仓库改造项目。他觉得,这个项目的最大长处就是“没有设计”。对设计师来说,没有设计是很痛苦的,因为设计师所谓的创造力就是我执。要没有设计,又要符合物之原形和人的使用便利,这就是佛法中说的去除我执的过程。

顾忆:厢约拈花堂

  从春天的“厢约”到现在,为何感觉《厢》一直还在?眼前是本次静修营的嘉宾,设计师顾忆。他温和地微笑道:《厢》确实在,最终没有拆。设计的无常,就是从《厢》开始,这座位于浦东的禅意空间,摇摆在十个月的生死之间后,终于获得“重生”,保留了下来。
  那里没有商业目的,没有烟火气。《厢》是顾忆在十余年的旅非回归后,心灵彻底放松的自由中,凝聚的人生感悟和激情。因为《厢》,顾忆从行业的“隐士”走到台前。他说:当接到不拆的消息时,我并未欣喜若狂。因为我始终把那里当成一座坛城。凡事因缘际会,只要能给他人带来快乐,也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从《厢》到今天西园的拈花堂,即便没有《厢》,相信我也会来到拈花堂。”凡事没有“如果”,只有一个方案。顾忆已深深体悟到因缘际会的妙不可言。
  设计更像一个向上的阶梯,当佛法打开某一扇窗户时,设计师马上能从窗口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济群法师说过,设计也是一种修行。一个项目从开始设计到最后的呈现,经历的所有痛苦都是磨练。当年轻人求取功名利禄时,作为过来人,一方面理解那是一个必经之路,同时也要告诉他们,必须恪守职业道德,并拥有利他之心。
  看到这次静修营有近300人报名参加,顾忆确实有点惊讶。本次静修营的主题是“觉醒的艺术”,相信大多数人已经开始走向觉醒,来到这里就是停止追逐的开始。

万浮尘 :最好的设计“莫向外求”

  西园寺北门的上方有四个字——“莫向外求”,这也是本次设计师静修营嘉宾万浮尘的领悟。
  其实,作为苏州装饰设计行业协会会长,万浮尘研究禅意空间设计已有十多年。他和济群法师的缘分也由来已久。“师父的寮房也是我设计的。大约从2004年开始,我看了一些师父的著作,比如《禅语心灯》,那时候不理解其中一些话。隔了好几年,人生阅历多了,佛法的修为上去了,豁然明白了。”
  万浮尘认为,一般的禅意空间设计还只是停留在让人产生安静和平静的层面,稍高一点的是定的意境。至于禅意空间之悦、虚境、空境、真境,甚至明境、灵境,几乎少有人做到。为什么呢?万浮尘说:“这其实还是和设计师个人的修养有关。我以前也知道‘莫向外求’‘利他无我’,但是真的做起来,方方面面是否能平衡,做到的宽度和深度都随着修行和对社会的理解有了层次的不同。”
  禅修最大的好处,对万浮尘来说,就是扩大了心量,“当你看到宇宙的无限和自己的渺小,会对自己的设计作品产生很大的能量”,不仅对设计有益,也继而引发他对社会的责任感。比如:这次设计师静修营,就是万浮尘和陈熙、顾忆等设计师一起策划的,因为他看到身边的一些设计师爱唠叨“人生苦,活得累”,似乎没有出路。他愿意通过佛法的弘扬,让设计师这个群体能够有一个心灵的回归。他把“利他、无我”落到实处,比如,帮助一些有困难的设计师公益募捐,发起美丽乡村的公益设计项目等。做这些事,他喜欢以默默的姿态,所谓润物细无声。
  他理想中的禅意空间在哪里?在禅心,在当下。他说:“今天早晨,当几百个人井然有序地在斋堂过堂用斋,那就是最好的禅境,虽然斋堂朴素无华。所以,中国最禅意的民宿我并没有发现,因为民宿不是精品客栈,最好的禅意空间一定要体现主人的修为。”这句话他说得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