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次第》依止之法里讲“依止的胜利、不依止的过患、总明其义”。
  关于“胜利”。积极的胜利,着眼于现世和来世,“成办现前究竟一切义利”;消极的胜利,着眼于过去世,“重业轻报、转灭令尽”。
  积极的胜利,我们也许不珍惜,或可徐而图之;但消极的胜利,则刻不容缓,我们不能不重视。因为过去无量阿僧祇劫中,我们造作的恶业可能随时现前。那时,我们将如何面对?开弓没有回头箭、雁过留声人过留名——“重业轻报、转灭令尽”,何其难也。
  然论中开示,“敬事善知识者,则先时所积当受恶报之业,能于此世身心少感不安,或梦中稍受微苦,即可转灭令尽”。惟有长时依止善知识,精进修学佛法,不断熏习善的种子,常具正念,我们才无暇唤起恶业,得受恶报。即便福薄德浅,令受业报,也因为我们如法依止善知识,习得正见,或能以缘起、因果之理斩灭苦受之一二,于无边有海中稍得拔济、解脱。佛菩萨慈悲呀。
  关于“过患”。“不依止”本身不会增加新的过患,无不能生有。但我们不依止善知识,不修习佛法,就会沿着原来的轮回路生死流转。
  有的人今世福报本来就少,处末法时代,三毒尤甚,如放纵串习,今世“为病扰、为魔侵”怕是在劫难逃,自然也躲不过“后世堕于恶趣,感受无量苦恼”的下场;有的人或有人天福报,机敏练达,但为无明所蔽,今世稍有挥霍,还会落得“诸未生之功德不生,诸已生功德失坏”的境遇。待功德、福报耗尽,还是会堕落、轮回。
  因此,“不依止的过患”实际上就是不学佛法、不知修行的后果。“我辈烦恼粗重,又不知事师法,或知而不行,多生众罪”。自问,这样的后果我敢承受吗?不敢。如何避免?只有如法依止善知识,精进修习佛法,才能改变命运,避免沉沦。
  那我如法依止了吗?
  如法依止包括二个方面,一意乐依止,二加行依止。意乐依止,主要是观念层面,自己通过数数思维,稍有所得;加行依止,主要是行为层面,要有实际的行为才能完成依止。具体而言就是“舍弃自我,依止(两套)模式,忠实传承”。我一点都没有做到。
  两套模式,三级修学和服务大众模式。修学,固然按部就班,中规中矩,但义工行这一层面,自己绝少参与。入学以来,不管是精进的师兄还是老学员、辅助员、辅导员,他们都在讲,修学要按两套模式,不可偏废,一定要两条腿走路,否则走不长,走不远。自己都没当回事。学了这一课,知道了如果不忠实地传承两套模式,就不算是如法依止,而不如法依止不仅没有殊胜的利益,而且还有不可承受的过患,这就不能不有所触动和反思了。
  多少次,不论是班级慈善活动还是读书会支持义工,我都是能躲就躲、能推就推,推得也理直气壮:孩子还小,平时上班早出晚归,无暇顾及,周末要在家陪伴;还可以帮辞职带娃的妻子分担家务,免惹她不快,后院起火,影响我日常修学。组织活动的师兄们慈悲,从没有勉强我。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不做义工,真的是福报不够、没时间吗?没时间,我想过怎么解决吗?为此做过什么改变吗?
  长情的陪伴不一定以时间为标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陪伴的质量、品质才是核心。对孩子,对家人,我是否怀有慈悲心、感恩心、恭敬心?是否真的是用心陪伴?而不是拿长时间待在一起来遮蔽自己的自私、刻薄、轻慢。此其一。
  其二,如果我还是沿着原来的生活轨迹,只不过于其中点缀一点学习佛法教理的小彩蛋,那还算是修行吗?
  辅导员师兄说:“修正自己、突破自己要靠做。先观修,找到需要的心行,然后实践,才能真正落地。”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修行修行,你都没有变化,没有突破,那修的什么行?
  原来,只是自己愚痴,怠于利他,偶有违缘,便裹足不前,蔽入无明,还拿因缘不足、福报不够的空谈来塞责、敷衍。不妄语,何其难矣。
  思维至此,我知道,自己后续的关注点在于如何高质量、高品质地陪伴家人,以便把时间腾出来践行服务大众模式。菩提道上,坚持两条腿走路。而这,需要智慧,佛法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