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上,我很温顺,尊重母亲,但内心却认为,母亲的脾气太暴躁,控制欲又强,负面情绪太多。如果我自己当母亲,一定不能这样。所以我做了两个叛逆的决定:嫁得远远的,在远远的地方自己带孩子。
  可是,我对自己母亲都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我又如何能做好别人的母亲。
  我对母亲的认识分三个阶段。分别是凭感觉,靠科学,依正见。

  凭感觉

  上大学前,我对妈妈的认识主要凭感觉。
  我的感觉是,妈妈很爱我,但我不快乐。每次父母吵架,或是妈妈唠叨爸爸不干活总是打牌,我就觉得这个家不温暖,不安全。每次妈妈指责我笨手笨脚,啥事都干不好,我好想说,妈妈,指责有什么用,直接教我啊!但我总是被妈妈骂人的气势吓得不敢吱声。
  记忆中,在学校比在家里要快乐,要自信。后来,机会来了,上大学时我就跑到外省去了。

  靠科学

  上大学后,我尝试用科学的方法认识妈妈。
  我阅读大量的心理学书籍,读着读着,发现其实最痛苦的还是妈妈,我好想帮帮她。
  当她抱怨自己身体不好时,我对她说,经常发脾气身体能好吗?凡事要看开一点。当她抱怨孙子不听指挥时,我会说,妈妈,控制欲不要那么强,儿大不由娘。
  可事实是,我虽然用科学的方法指出了妈妈的问题所在,妈妈依旧抱怨,依然痛苦。

  依正见

  进入三级修学,我开始依正见重新认识妈妈。

  首先是正见“无常”。

  佛法正见告诉我心念是无常的,情绪也是无常的。有一次,电话中妈妈说,一想到哥哥和嫂子不合就很烦。我一时不知如何安慰,正思考着,她老人家的暴脾气就上来了,话风一转:“跟你说也没用。”然后啪挂断电话。
  要是平时,我肯定惴惴不安,正是这种惴惴不安让我产生错误认识,认为妈妈有太多的负面情绪。但那次我思维到无常正见,告诉自己,妈妈现在生气,但我不能设定她一直生气……果然,过了半小时,我再打电话过去,妈妈冷静了很多,反倒先说:“刚刚突然很烦,其实不怪你。”
  正见无常,可以摆脱对永恒的执著。我不再执著妈妈要每时每刻保持正面情绪,积极心态。

  其次是正见“无我”。

  以前,我认为妈妈控制欲强,啥事都要照着她的要求来做,才算合格。和哥哥相比,我又经常达不到她的标准,所以批评挨骂,痛苦不自信。佛法告诉我,我的表现,我的情绪,这些我都不能永远拥有,更不能把它们当做真正的我。我之所以认为妈妈控制欲强,无非是执著自己的表现,执著自己的情绪。

  最后是正见“因缘因果”。

  有一次,妈妈问我:“你为什么脾气这么好?一点都不像我。”我反问:“是不是你很像外婆呢?”妈妈叹了口气,说:“你外婆比我能干,也比我要求高,要是不合她的意,她会一直不停念叨。你说我唠叨,其实是因为你没有见过你外婆唠叨的架势。”那一刻开始,我理解了妈妈唠叨的缘起,从心底深处接纳,尊重这样一位妈妈。同时也明白,我想要不发脾气的果,就要种修学佛法,持戒的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