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阳光明媚,我一路哼着小曲优哉游哉去公司。
  “糟,前面有车祸!”老公叫了一声。此时,我们正处于苏站路转人民路的路口。闻声,我一看,果不其然,一辆电瓶车躺在斑马线附近,而肇事的出租车也打着双闪,六十多岁的出租车司机在车边焦急地徘徊,警察叔叔也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现场并没有看到伤者,应该是已经送往医院了。
  最近学到念死无常,这不是活生生的例子吗?骑电瓶车的人出门前肯定不会想到今天会被撞,开出租车的也没有想到出来做点生意补贴家用,竟遇如此糟心之事。可是,不管想不想,无常总是来得那么措手不及,让人防不胜防。
  又想起前段时间人民路的爆炸案,遇难者何曾想到,自己老老实实从别人家门口经过,却在瞬间把命留下了。我不知道他死之前是否还有什么心愿未了,也不知道他是否悲愤冤屈,死不瞑目。我惟一能做的,就是为他念三皈依,念往生咒,希望他此生生命结束,能够往生善道。
  “人身如水泡,最极微劣,无须重大损害,但以一荆棘刺之,便可摧坏身命”“人住死缘内,如灯在风中”,我们为之哭、为之笑、为之奋斗到终老的色身,在死亡面前是那么不堪一击,我有了深深的危机感。
  我能不死吗?不能!当年,秦始皇派徐福去海上求取长生不老药,费以巨万计,终不得药。最后,还是骨化行销,只留功过任后人评;影视剧里,大臣上朝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可是,又有哪个真的有万岁呢?万岁的,那是龟!无论多么有钱,或者多么有权,都免不了一死,何况我这个弱女子!
  我能让死亡来得慢点吗?不能。在我打出这句话时,我就离死亡更近了一步。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纵然我高声呐喊:“死亡啊!你来得慢点吧,我还没有活够,我还没有修行有成就!”死亡就会给我开后门,而慢点来吗?答案是否定的。
  我怕死吗?怕,怕得要死!
  我怕临终的四大分解,怕乌龟脱壳般的剧痛;我更怕在自己修行还没有成就时死亡就到来。我无法掌握未来生命的走向,一入恶道,无有出期,三恶道的痛苦远超出我的想象。
  但为什么很多高僧大德可以预知时至、生死自在、来去自如呢?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导师说,死亡是心理的经历,也是一个心灵经验,更是一个解脱的机会。看来,死亡也并非就是坏事,那我现在要从何做起,才有可能像高僧大德一样能够生死自在呢?

  第一、树立无常、无我的观念。

  我们常说的百年好合,福寿延年、青春永驻等等耳熟能详的祝福语,只是一个美丽的心愿。一切事物都不断在变化,何来永恒?要知道,我们的生命随时可能烟消云散。当战争、瘟疫、地震、车祸等等发生时,它可不管你是谁,统统带走。有些年轻人自认为自己年富力强、身体倍儿棒,却不知死神随时会到来。也许眼睛一闭,就再也睁不开了。多少年轻人在睡梦中猝死,“黄泉路上无老少,孤坟多是少年人”。正见无常,才能摆脱对永恒的执著,也才能生起修法之心。
  正见无我,可以认识到这个“我”其实是由很多非我的东西组成,如我的事业、家庭、子女、房子、财富等等都不能代表真正的我。同时,我们的色身也不过是四大假合,而且每天都在衰败。如同一个房子,只能暂时拥有,不能天长地久。房子住的时间久了总会破败,再换个其他的房子、茅屋或者别墅。而死亡也是如此,此期生命结束,换一种新的生命形式。至于什么样的形式,便由个人业力决定。
  前两天遇一老友,一看,比以前漂亮了。聊天时才知,她把自己的一块肋软骨取下来垫高了鼻子,又填充了太阳穴,打了瘦脸针,做了溶脂术……和朋友相比,我虽未像她为了“美丽”的色身而去动刀子,但每天在脸上倒腾的时间也要个把小时,涂一层再涂一层,就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年轻点。可是,老,是一种自然规律,无论如何努力,最后还是一脸褶子。而且,这个色身随时都有可能会毁灭,最终免不了成为一堆白骨。与其把时间花在捯饬这张脸上,不如拿来修行,这才是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事。

  第二、在活着的时候就要念死。

       每天都要念死,把每天当做最后一天来过,放下一切,专修佛法。天天念死,对死亡的恐惧会慢慢减少,就不会执著于现世的快乐和各种名闻利养。
  每天早上醒来,睁开眼,庆幸自己还活着,暇满人身还在,先随喜一下自己。接着,立马就要想,也许今天就是最后一天,那这一天的安排就会以修学佛法为第一要务。早上先从定课开始,让自己座上的心念延续到座下,安住在正向心理中,始终带着一颗利益众生的心去工作和生活。因为可能是最后一天,我就要更多地去利益众生,去说爱语,与每个人结善缘。当然,恶缘也要放下,要生忏悔心,恶缘也是自己往昔业力招感来的,否则,临死还要结恶缘,未来还要继续纠缠,得不偿失。
  如此,老老实实地按照导师的要求去做,时时念死,勤修佛法。待修行有成就,才可能坦然面对老病死。

  第三、三宝是究竟的皈依处。

  每天启白三宝加持我“灭除念身恒常等一切颠倒心”“速速生起念死的正清净心”“摧伏一切内外障难”,念死之心修不起来誓不罢休。
  修念死无常,从当下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