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读到本期法义《佛教的财富观》中关于精神财富的章节时,又唤醒了储藏于阿赖耶识中,即无始以来我生命信息里的那粒精神至上的种子,那个曾经读书不为稻梁谋的我似乎又回来了,对佛教信仰的信心又得以加固,因为它总是不断地将我的生命导向觉醒。
  导师说:“在人类的文明进程中,祖先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其影响之深远非物质财富可以比拟。”
  在我们这个赖以生存的器世间,所有一切皆处于不断的成、住、坏、空之中,而当下人们认为投资最可靠的房产,也会因天灾人祸而消亡。法义中说:“这些身外之物是虚幻不实的,随时可能更换主人,而内在的精神财富才是真正可以依赖的无价之宝。”
  文化的涵养,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或一个人,无一不需要。如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
  于不久前辞世的台湾文学家余光中先生,乡愁是他一世的情怀。他曾说:“中国文化应该是我的家,我在作品里面常常提到我身上有汉魂唐魄。我的魂魄就是我遥远的祖先传下来的。”“在中华文化中,儒家的仁心,道家的超越,佛家的慈悲等等都是值得我们保留的。”
  我想,他的乡愁已不仅是儿时记忆的小家园,而是几千年中华文化融入他血脉的精神家园。他的汉魂唐魄让我为之动容。
  佛陀的一生,居无定所,仅三衣一钵,却给我们留下了三藏十二部经典,并为我们指明了解脱之道,而千年不断的佛灯火,没想到这盏灯竟然传到了我的手中。
  这一切是可以靠财富延续的吗?
  在经历了人生岁月的沉淀之后,当我站在书架前,我想读的还是几千年前祖先留下来的经典,如四书五经,唐宋诗词,佛教经典。这些经典虽然经历了战火纷飞,经历了文化侵略,但它们在宇宙的时空中仍不增不减,因众生共业所感,儒释道文化已深深根植于中国人的血脉中。
  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们当今正处于一个传统道德被打碎,新的道德体系还未建立的社会转型时期,经济的快速发展,导致了人心的浮躁、焦虑与迷茫。我同事的一个孩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重点中学后,竟然不想读书了。她说不知道自己读书为什么?如再逼她就自杀。我一朋友的女儿某天突然问她,我为什么一定要考重点大学?这位母亲答,可以就业优先,可以高人一等,可以有高收入。
  这种物质、功利的教育,家长迷茫,孩子更迷茫,家长痛苦,孩子更痛苦。
  余光中先生说,如果两岸都向“资本主义”走的话,那么所谓经济就是社会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可是经济也不等于一切,所以管仲讲,衣食足而后知荣辱。荣辱,就是道德价值、道德标准的问题,这是一个人的尊严问题,这些问题迟早会显现,需要社会来思考、做选择。
  导师说:道德是人生的最高价值。“我们可能会失去财富,但不会失去智慧;我们可能会失去健康,但不会失去慈悲;我们可能会失去家庭,但不会失去爱心;我们可能会失去事业,但不会失去信仰。”
  欲知未来果,今生作者是。文化遗产的延续,让我更加相信生命的轮回,或许是我前世的因果,今生虽不富裕,但无衣食之忧。更为幸运的是,我今生得暇满人身并得佛法长养,为来生不偏离菩提道正努力修学。生命品质的培养从当下的每一个正念开始。
  当我每天安住于工作与法义的时候,对外境的攀援越来越少,心慢慢变得宁静,由此发现内心的孤独竟有了禅意之美,这份禅意来自于简单的生活,而这份简单,让我知道了物质财富的去向。虽然我们已走上菩提道,但要长途旅行,还需要备足资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