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广州师兄对我父亲的安宁关怀

  一个月前,我从徐州急急赶回广州。爸爸突然病重,四肢变形不能动,身上褥疮一大块一大块的,看不到生机,只是一个被病痛折磨得快没有人形的垂暮病者。
  每天为爸爸清洗伤口、换药,爸爸凄厉的嚎叫声让我心如刀割,心极痛却不能代受。只要能帮助爸爸减轻痛苦的事,我都愿意去做。有人说放生好,我就天天去河边等渔船;这位说诵地藏经好,我就念经;那位又说一心念佛好,我就念佛;还有人建议去做普佛、做烟供……在这样的执著中,我抓住每个希望,拼命想为父亲消业。一个月下来,每天我都身心俱疲,躺在床上,内心焦燥无助,爸爸病危,我自己也成了重灾区。
  那天晚上,我依然不能安眠。拿起手机给广州的智友师兄发信息,诉说了内心的烦恼与痛苦。很快收到智友师兄回复:“给这位师兄打电话,他能帮你……”这个号码是慈善安宁组智恺师兄的。我看了下时间,快十一点了,回复她:太晚了。智友师兄回复:“没关系,智恺师兄很慈悲”。
  怀着期许,我拔了号码并加了微信,等师兄通过,心中却还纠结这样联系会不会很唐突。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智恺师兄的来电。智恺师兄真的很慈悲,说话也很利落,一边了解情况,一边帮我分析,短短时间里帮我重新树立起正见。师兄用导师在下士道讲过的一个故事,帮我消除了所有的烦恼不安。我很惭愧,虽然学完了下士道,对境时自己却用不上。最后,师兄说:“放心吧,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过来看你们。”这个晚上,我终于带着希望和信心,安心入睡了。
  第二天八点多,我就收到智恺师兄的信息,告诉我他和义工师兄们已约好两点到我家做安宁关怀。感叹师兄们,这神速源于师兄们的慈悲!安宁关怀?如何做安宁关怀?虽然带着这个小疑惑,但我终于找到了师兄就是一家人的那种依赖感。
  下午两点,智恺师兄、马振丰师兄、娄菲师兄、净楠师兄、如红师兄、观杨师兄等,都准时出现在我家楼下,有的师兄甚至赶了两个多小时的路。师兄们在楼下做了前行,简要分享了安宁关怀的重点,并了解了爸爸的喜好及家里的基本状况。
  师兄们到家时,我爸爸睡着了,师兄们静静地坐着等待。不一会,爸爸醒了,按照我和师兄们说好的,告诉爸爸,我的朋友专程来看望他。智恺师兄亲切地喊权叔,很快消除了陌生感。接着,以聊天方式开始正式关怀。询问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很痛等。我爸爸难过得点点头,配合地非常好。关爱过程非常细致。了解到爸爸所遭受的身体上的巨痛以及一心想脱离病苦的心情,师兄说:“我给您介绍一位朋友,很厉害,能帮您解除痛苦。”马上拿出准备好的三圣像,介绍阿弥陀佛……善巧地引入到西方极乐世界的话题中。
  爸爸一生爱喝茶,师兄告诉他,极乐世界里有最好的茶,让他去开好位等我们,我们随后就去。爸爸连连点头并露出真诚的眼神。师兄说,去那里还要有“暗号”,就是“阿弥陀佛”四字。爸爸眼晴一直看着,嘴唇在动。这时,师兄说:“我们一起念好不好?”爸爸又点一下头。于是,智恺师兄开始播放导师的弥陀圣号独唱版,在念佛前先让大家按七支供修法做观想,想象十方诸佛菩萨环绕,金光撒落在我爸爸身上,让自己的心念跟随导师的佛号声,念念融入到三宝功德之中。师兄们带着我爸爸一起念诵。刚开始,我担心爸爸会害怕,偷偷看爸爸,爸爸一会看师兄们,一会看阿弥陀佛像,一会又看智恺师兄。原来,师兄一直用手给爸爸比划着让他安心跟着一起念。诵毕,师兄又开始引导爸爸回忆曾做过的善事,并赞叹他,让爸爸生起了欢喜心、善心,并安住善所缘。爸爸一直看着师兄们带给他的三圣像,应该是生起了要去西方极乐世界的心愿......
  经过引导,爸爸听到的不是死亡,而是换一件衣服、换一个地方。那里有茶有清凉。那里是家是归途。师兄们以善的心理消除了爸爸的恐惧心理,使爸爸对生命的相续重新燃起希望。家人自从爸爸病重,一直回避谈论死亡,不敢面对死无常。感恩师兄们帮爸爸生起对新生命的希求,让他可以正确面对老病死。更感恩的是,师兄们为我妈妈做的引导和讲解,让她懂得了如何正确照料爸爸和面对人生的无常,有效化解了妈妈的悲伤,同时,也为临终助念做好前行和保障。
  当今社会,老人们普遍缺乏信仰和心灵归宿,安宁关怀的需求越发突显。广州安宁关怀组师兄们的菩萨行,让我体会到,唯有皈依三宝,依止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认真学习,对境时才能智慧处事,才能令我从迷惑烦恼中解脱出来。真心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佛法,了解安宁关怀,参与生命关怀。唯有佛法的智慧可以帮助大众正确面对死亡,超越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