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放生活动小记

文│宽仁

  “爷爷,什么叫放生呀?”“放生就是看到有生命的动物被擒被抓被关被杀,惊惶失措,生命垂危,我们发慈悲心,买了救它们。譬如我们今天买了许多鱼,把它们重新放回到池塘里,就是救它们的命,避免被人宰杀。”“那放到池塘里以后,又被人捞上来怎么办?”“是呀,所以今天我带你到相隐寺去放生就是避免这个事!”“啊,知道了!”小外孙很懂事地点了点头。

  头几天听说我要带他去相隐寺,他高兴得不得了。恰逢今天是周六不上学,小外孙本该可以睡个懒觉,可一大早也不要妈妈喊就一骨碌地爬起来了。在路上兴奋得问这问那。难怪小孙子这样激动,就连我心情也异常兴奋。这是我学佛以来第一次参加放生活动。佛法说,每个人都在造就自己的人生。我们今天来放生,除了救动物的生命,更重要的是与一切众生结善缘。
  当我们到达相隐寺时,法忠师兄带着儿子,智仁师兄携同她姐姐,早已经把放生的鱼准备好,正翘首以待。不一会,净龙师兄、果宝师兄带着可爱的小女儿,李武求全家四口及观颍师兄、智正师兄都陆续到了。我们班师兄及亲属共17人齐聚在相隐寺山门前。孟冬的早晨,虽说寒气袭人,但师兄们喜笑颜开,早已乐而忘寒。

  上午9点多,放生仪轨正式开始。寺院对这次放生非常重视,特地打开了中门。在弥勒菩萨像前,师父带领我们先敬香,然后依次三称“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遍“三皈依”、一遍“忏悔文”、称号念佛七遍,最后回向。更为殊胜的是,师父还加持了一杯“大悲咒”水洒在被放生的众生身上。整个仪轨过程简短庄严,为的是避免时间过长,造成被放生的众生再受不必要的痛苦。

  仪轨结束后,师父立即带领我们前往放生塘,放生塘位于寺院右前方。今天天气分外晴好,清晨的阳光洒在水面上,使平静如镜的水面现出一片金光,仿佛在等待着庄严时刻的到来。
  随着师父一声“阿弥陀佛”,大家心怀慈悲小心地把鱼儿放进塘中,然后合掌恭诵“阿弥陀佛”。在一遍遍的“阿弥陀佛”声中,鱼儿欢快地游入塘中,不时还有些浮出水面,昂头朝向寺院方向,好似在向我们作最后的告别!也许是我们至诚之心所感,所买之鱼全部活蹦乱跳地回归到水中。智仁师兄高兴地说:“我真担心鱼儿有所不测,今天真是佛菩萨加持,鱼儿全部活着,真是圆满!”
  的确,心诚事事顺。咱们班一直秉承书院“三级修学,解行合一”的修学模式,在认真闻思法义的同时,积极开展慈善活动。这是第二次慈善活动,为了这次放生活动,辅导、慈善义工筹措已久。从放生地点的选择到如何购买活鱼,都要进行周全考虑。记得决定买鱼时,有的师兄担心早晨买鱼困难,提议头天晚上与鱼贩联系。净龙师兄当即否决,原因是担心为此大量捕鱼,造成过多众生受到伤害。听了师兄的解释后,大家都心悦诚服,净龙师兄的慈心满怀感动了我们每个人。因此,师兄们都踊跃报名,除的确因工作、家事脱不开身外,几乎都报名了。
  在返程的车上,小外孙又向我提出许多问题。“爷爷,鱼也是有生命的,那为什么还有人要捕鱼啊?是不是不吃鱼,就没有人捕鱼了?”小外孙提出的问题很现实,很难立刻给予圆满的回答。事实上,我们再怎么努力放生,绝对赶不上世间人杀生的速度;无论我们放生的数量多大,也绝对赶不上世间人杀生的数量。人们因为滥捕滥杀所带来的生态浩劫,不仅给当下,也给我们后代带来无穷的过患。
  养殖业的存在是为了满足大众的口腹之欲,不是为了放生而存在的。我们目前所做的这一点点功德,永远跟不上世间人造下的弥天杀业,这是不争的事实。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放生呢?当然要!我们或许无力阻止世间人造业,但是把握救度众生的机会,这是自己可以掌握的。我们修学佛法,就是要培养慈悲心,并且要把这颗慈悲心放大,放大到生活中每一处,用这颗慈悲心去关爱家人,关爱我们周围之人,关爱一切众生。
  衡量一个人的道德水准,也可以看他对待动物的态度,对一切众生是否平等爱护。一切众生都是平等的,让更多的鱼儿、鸟儿及各种动物回归大自然,让它们没有危险、没有伤害、没有痛苦地生活。要达到人与众生这样快乐和谐相处的情景,我们更需要净化我们的心灵,用佛法的智慧重新认识世界,使我们的生命回归自然、回归自我,从而担当起佛教徒应有的责任!